BB子

【三日鹤】追寻

奇怪的脑洞

爷鹤两个人其实都只在最后的最后才出场了一下

无数的路人

以上大丈夫的请↓

 

 

 

你好……?

找人?照片里的这个人吗,说起来好像在这附近有碰到过几次。但毕竟不认识我也没太注意,所以不确定是不是他,但特征挺像的。嗯——说起来前一阵子好像还在杂志上见到过他?好像帮不到你太多,抱歉。

不过找人的话还是拜托警察或者贴些传单比较好吧?

嗯——不想被知道吗,先生也是个奇怪的人呢。

那我先去上课了,再见。

 

·

·

·

 

啊,这个人我好像有印象。这样的头发和眼睛,我这么多年也就见过那一次吧。

几年前的事了,我还记得当时工作很不顺利,那天被上司狠狠地骂了一顿,晚上回家路上被这个人吓了一大跳。他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张开手吓唬我,穿着一身白在路灯下面看着还真像是个幽灵。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个人示意我伸手,在我手里放了一个小纸鹤,然后就那样走掉了。原本还想冲他发火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那是心情突然就没那么差了。哈哈,感觉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人。

诶,您要找的人也是这样有点奇怪的人啊——那应该就是他没错了。为什么要找他?是熟人的话应该有留联系方式之类的吧……啊,抱歉,我好像问得有点多了,不回答也没关系的。

是很重要的人啊……祝您好运,如果找到了的话,请务必代我向他道谢。当时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呢,他就走了,后来再没见到他了,有些遗憾呢。

 

·

·

·

 

噢噢,这个大哥哥!他很有意思的,经常陪我们玩!他教过我们怎么抓蝉,还带我们去公园玩鬼抓人!可惜他后来搬走了……叔叔你要找他吗?

我不知道他搬到哪里去了,不过他之前住在那边的公寓里!

不用谢!要是找到他的话,要提醒他回来跟我们玩啊!和树还有健太都很想他!我们在后山还发现了一个很老很老的废弃木屋,如果他回来的话一定要带他去!

我回家了,叔叔拜拜——

 

·

·

·

 

这孩子啊,他之前住在302号室,不过三年前搬走了。

他好像没告诉我要搬去哪里,不过我知道他当时在哪里打工,需要的话我就把那家咖啡店的地址给你。还有现在那间房也已经有住客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联系,但你也可以去问问。

不用谢,希望你能顺利找到他。

 

·

·

·

 

哟,有什么事吗?我应该不认识你吧?

之前的住客?嗯……不清楚,我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搬走了。他应该很喜欢小动物吧,经常有猫啊狗啊在我回家的时候守在门口,看到来的是我而不是之前的人好像还挺失望的。可能是那个人回家的时候会喂喂它们吧,每次看到它们在门前等了不知道多久,我也有些不忍心放着不管了。结果弄得我开始习惯随身带些猫狗可以吃的零食了,每个月的预算还要在这上面花掉不少。

不过也挺开心的,我第一次这么受动物欢迎。之前一直浑浑噩噩地随便打工过日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现在有些想去找个和动物有关的工作了,也算是托他的福吧。不过这种信息对你完全没帮助啊,对不住了。

 

·

·

·

 

这位客人是在找人啊……这不是鹤丸君吗!他之前是在我们这里打过工,不过他的话可能很难找吧——听店长说他好像去当模特了?

嗯,您问我为什么?就是直觉吧,硬要说的话,鹤丸君他平时就神出鬼没的,感觉他好像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呆很久。以前聊天的时候他好像也说过,想去不同的地方看看。

他好像去北海道了,说是想玩雪。明明他走的时候才刚刚春天,就已经打算着要冬天玩雪了,鹤丸君真的是个很孩子气的人啊。每天都会想些不一样的点子来吓我们,当时每个人来上班都提心吊胆的,不过又很矛盾地有些期待今天会发生什么。虽然鹤丸君很贪玩,但正经起来又非常靠谱,又亲切好说话,我很憧憬像他那样的人。

唔,具体是北海道哪里我也不知道,我还留着他的联系方式,要直接问他吗?

不需要吗?明明这样可以省很多力气……不过鹤丸君的话肯定喜欢这样吧,充满惊喜更符合他的口味。

不用谢,我也没帮上什么大忙。那么我也该回去工作了,先生请慢慢享用您的咖啡吧。

 

·

·

·

 

不……不会吧?!这个人不是——您认识他吗!

咦,您不知道吗?他是之前超火的模特啊!因为整体色素很淡还很纤细,有种很梦幻的人外感特别棒的!我超喜欢他,手机壁纸这张是他担任杂志封面的那一期,和风真的太——合适了!不过有好几个月没见他出镜了,听说好像已经不做这一行了……真可惜……明明这么有人气,才不到两年就不做了。

哎呀抱歉,好像跑题了。不过我也只是个粉丝啦,不可能知道他住在哪里,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他之前所属的公司名字给您,可以去碰碰运气?

不用谢!可以的话,找到他之后可以请他给我签个名吗?如果麻烦的话就算了……

可以吗?!谢谢……!啊——感觉整个人连上学都有了动力……!总之,祝您早日找到他吧!

 

·

·

·

 

您好,是三日月先生没错吧?

不,这没什么,我今天原本也没什么预定要做的事。再说了,为了找人而特意打电话到公司去预约见面的,您也是第一个,答应下来纯粹是出于个人兴趣罢了。

老实说,鹤丸他突然就说不干了的时候我也吃了一惊。作为经纪人我也是公司里跟他接触最多的了吧,虽然能感觉到他对名气、甚至是这份工作本身兴趣都不是很大,但完全没料到他会在刚刚火起来不久就辞职啊。现在想想,大概那就是鹤丸的做派吧。他自己也说了,对出名啊赚钱并不感兴趣,仅仅只是想要体验一下这个职业罢了。他是我负责过的人里面最有意思,个性最鲜明的人了,现在还有点想念他了。

哈哈,毕竟进个休息室还会突然被固定在门上的充气榔头砸到的情况,也就只有他在的时候才会发生啊。现在我带的那个新人还没理解我为什么每次进门都要习惯性地先把门推开等一会才进去,明明已经不可能碰上那种恶作剧了。

真的,虽然有些不想承认,当时中招的时候每次都会生气地念他,他突然走了反而感觉寂寞了——不好意思,好像说得太多了。

这是鹤丸的住址,我不知道他辞职之后有没有搬家,但他好像是和别人合租的公寓,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应该能知道点什么。

不用谢,这点小事——不过三日月先生您也非常适合做模特啊,不考虑来尝试一下吗?

啊……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犯了职业病,请不要放在心上。不过,您找到他之后,可以的话就再来找我一次吧,我实在是非常想带你们去拍一套两个人的写真。您不愿意的话当然是不会登出的,只是我的小小请求罢了,也算是纪念吧。

 

·

·

·

 

什么事啊……这么一大早的,我这个月的稿子已经交了啊……?

咦,抱歉,我还以为是编辑又来催稿了。

诶,找人?

鹤丸啊,他前不久搬走了。

外面挺冷的,不急着走的话你就先进来慢慢说吧。家里挺乱的,那家伙走了之后就没怎么整理过了,请别太在意。你先坐吧,我去泡点茶。

诶,问我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吗?要我说的话,应该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吧,完全摸不透他在想什么。而且怎么说……有种飘忽不定的感觉,放他一个人的话很不放心。

原因的话,果然还是因为那件事吧。毕竟是合租,我还挺担心会碰上什么奇怪的人。不过跟鹤丸相处了几天我就放心了,他人很好,很善于交谈所以就算还不是很熟悉聊起天来也不会尴尬,还经常弄些有意思的恶作剧,给了我很多灵感。不过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经常在很精致的信纸上写什么东西,但是好像每次都对写的东西不满意,还没写完就把纸团起来扔掉了。我挺好奇的,就随口问了他在写什么,结果他很认真地告诉我,他在写遗书。

当时我真是吓了一大跳,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他接着跟我说,可惜写得不够满意,这样根本不行啊。所以我很严肃地问他,那你如果写出满意的遗书,就会去自杀了吗?

他又把那天的信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收起笔笑了笑说,他也不知道,等到了那时候再说吧。

我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是受好奇心驱使我在鹤丸出去工作的时候偷偷把他前一天扔到垃圾桶里的信纸翻出来了。可是那……那哪里是遗书,分明就是情书啊。虽说很在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毕竟随便翻别人的信件,哪怕是不准备寄出或者至少留下来的也是很不礼貌的,所以最后我也没有问他。嘛,我也不认为真的问了就能得到明确的答复……不过,现在我好像隐隐约约猜到那个答案了。

不,无须在意,只是我的自言自语罢了。

他搬去静冈了,说是想去看看富士山。虽然不知道地址,但他之前给我发了这么一张照片,可能是他的住处吧。我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过先发给你吧,也许有用。

嗯?要走了吗?也是,快点找到他吧,那样他大概也用不着继续写那些寄不出去的遗书了。你的话,能做到的吧,月亮先生。

不介意的话,找到他之后请务必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感觉能够成为非常棒的题材。

 

·

·

·

 

哎呀,早上好。有什么事吗,年轻人?

这个照片?啊,这个地方我有印象,应该是清水区吧?我年轻的时候在那里住过十几年,离富士山和海都很近,我当年可喜欢那里了。明明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却记得比现在的事还清楚。

算了,我的事情就不说了,你想知道这个做什么?

找人吗,这么说来这个人我好像还真碰到过,他那么白,想不留下印象都很难啊。那天我也是早上这时候在散步,正好碰到他,就稍微聊了一会。他好像才刚来这边,还没找好住处,所以问我静冈哪里比较适合租个小公寓然后找个工作。看他就带了个很大的背包,好像孤身一人的,我就稍微问了一句。结果他对我笑笑,说他是候鸟,时间到了是需要迁徙的。现在的年轻人啊,讲的话我越来越听不懂了,大概是老糊涂了吧,哈哈哈。

既然有了新的头绪,就不要在这里站着浪费时间了,快点去找他吧!可别辜负了自己的努力,不然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的时候可是要后悔的。

 

·

·

·

 

嗯?这个人?没见过……不过好像之前午休的时候听小惠她们提过我们经常去的酒吧里来了个新的服务生,好像是见习调酒师。我有段时间没去了所以不知道,但听她们描述好像挺像照片里的人的。

总之……据说是个帅哥,白发金瞳,很爱笑,跟谁都能谈得来的感觉,就是那种神秘的情报贩子的形象吧。给,这是那家酒吧的名字。

那个人的上班时间?这我怎么知道啊,你去问小惠吧,她应该待会就回来了。

 

·

·

·

 

是,我就是小惠……

嗯、嗯!我觉得这个人是鹤先生没错!长相和神情,都很像!鹤先生很亲切,很快就跟常客都混熟了,但……有时会觉得我们根本没了解他,连熟人都算不上……因为他会听我们说自己的事情,但是从来不会提起自己。

鹤先生的上班时间吗……我没特意问过,所以……不确定,但他周日到周三应该都在,周四是只有上午。

店长的话,一般每天上午都是他在看店,因为人不是很多……

不用、不用谢……他今天晚上应该就在的,嗯……

 

·

·

·

 

欢迎光临,是没见过的面孔啊,要推荐点什么吗?

随便什么都行吗?好,我知道了。那您先坐下吧,上午这会几乎不会有人,不会让您等很久的。

啊,是,我是店长,怎么了吗?

找人?哦,是鹤丸啊,很可惜你挑错日子了,他今天不会来哦,明天下午才会来。

反而要挑他不来上班的日子?唔——好吧,稍等一下,我先把您的酒调好,再慢慢聊吧。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事情,不过我会尽量回答您的问题的。

蓝色珊瑚礁,请用。我觉得这个颜色与先生十分相符。

鹤丸的住处吗?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我这里并不要求员工登记住址……不过我这边有个服务生跟他玩得挺好的,我发个短信问问。

他啊……怎么说呢,是个谜团很多的人?而且……挺让人担心的。他虽然看着和所有人都处的很好,但其实对我们都保持着一段距离,他本人好像也没有缩短这个距离的意思。他点子可多了,闹腾起来确实让人头痛,但过后还是觉得和他玩得很开心。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他不想和我们留下太多联系,也不准备在这里停留很久。他就像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没有回去的地方也不知道会去到哪里去,所以才让人放心不下啊。

啊……收到回信了,太好了,他知道。给,是这个地址。

不用谢,不如说我才要谢谢您。有您这样牵挂着他还费这么大力气来找他的人,他也许就能够安定下来了吧。

 

·

·

·

·

·

·

 

“呼——好冷啊……”鹤丸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试图让它再保暖一些,一边在心里念着家里的被炉,一边迈上通向自家公寓的最后一段台阶。

但是过道上站了个人,还站在自己那间公寓的门边,好像在等着谁。

鹤丸立即认出了那是谁,刚刹住脚步准备趁着还没被注意到的时候赶紧跑路,那人却好死不死地仿佛有着心灵感应一样地看了过来。

“鹤。”那人这么唤他,与五年前如出一辙的温柔。

仅仅是那么一个字,鹤丸是双脚就如同被钉在了地上一样,再也生不出要逃跑的心思。他痛恨自己,过了这么多年却唯独还是斩不断这唯一的牵连,又疑惑那人为什么能够找到这里。他脑中一片混乱,最终只能看着三日月走向他,然后被他拥入怀里。

 

“为什么……?”半晌,他才轻声问道。

 

三日月放开了他,笑了:“因为忘记了钥匙啊。”

鹤丸看着他,那是当年三日月强行搬到他家里蹭饭的第二天,社团活动结束回家看到抱着书包蹲在家门口的他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那时候三日月也像这样,冻红了鼻头,笑得甚至有点傻乎乎的。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半天,鹤丸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轻轻勾起三日月的小指:“好吧,你先进来,外面冻死人了。但你得要给我解释清楚啊。”

 

三日月牵住了鹤丸的那只手,然后乖乖地跟在了他身后:“好我知道了。”

 

 

这只手,他曾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得不放开,也因此他一度弄丢了鹤丸。

但这一次,他不会再放开了。

 

 

 

鹤丸还没有拒绝他,所以他发誓再也不能弄丢他了。

是候鸟的话就成为他在长冬结束后回归的岛屿,是风筝的话就成为勾住他身上那根细线的树杈。

然后给他一个永久的归宿。

 

 

 

——————

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啦!三日月和鹤丸在之前发生了什么其实没有多想因为和我想写的没什么关系【你   所以问我我也不知道哦

爷鹤出镜好少哦,可恶好不甘心

总之感谢阅读,欢迎评论ww

评论(12)
热度(89)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bbko_0214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