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1500fo感谢🙏🙏🙏!!!!!!
没想到这么快就1500fo了感谢你们对我这个咸鱼的厚爱!!!开个限定三日鹤的点图/点文,根据情况大概会挑3-5个这样。。?有特别心水的就直接挑啦,难以决定的话就用抽签的方式x
可能产出会比较慢啦最近出去玩了还莫名其妙发了烧,然而发着低烧我也可以轻松一天走个8公里【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jpg】老夫的身体还硬朗着【什么
以上好像不是重点xx总之可以的话请给些具体一点的想看的设定之类的?如果想的话可以指定想要图还是文,虽然我可能会任性x图的话单人也没问题!催更也可以的,虽然只有那个勇者和魔王的w还有我大概,真的不会开车,这方面请。。手下留情【。
总之谢谢大家的厚爱!...

あの一等星のさんざめく光で あなたとダンスを踊ろうか!


突然太阳系disco中毒的后果【。

参考96猫×はしやん×天月的那版PV画的

三日月大概是不明情况被鹤丸拖来一起跳的受害者。不过鹤开心就好了,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这样想着的三日月先生

上传至○站后突然爆火的两人

三日月的萌袖是好文化

【三日鹤】和菓子屋さんと隣の花屋さん

如题是和果子屋老板三日月和隔壁花店老板鹤丸的故事

平平淡淡的日常故事吧,可能没什么糖分没什么内容orz

呜呜姐的生贺!惊喜的生日快乐!!!是不是惊喜!!!是不是!!!


6点整。

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小镇西北角上小小的街道静悄悄的。才刚刚入春没多久,这个时节气温仍然如同寒冬般刺骨。三日月宗近站在新月和果子屋门口轻轻呼出一口白气,它飘飘悠悠地在半空中摇荡着向上升,然后逐渐散开消失了踪迹。他从怀里摸出钥匙,打开了小小的古朴店铺的门,为一天的营业做起准备。

他打开暖气,清点了下柜子与冰箱里的材料,待房内稍微暖和一点后脱下外套,系上围裙。天还未亮,三日月取出必要的材料,...

冬夜。

「よっ、土産話を持ちいいったぜ」

「はっはっは、では聞くとしよう」


活击没有同框我要死掉了,速摸一张给自己回回血

本丸太高科技了大概有这种视频联络系统吧x鹤丸肯定要去找三日月讲讲在船上战斗的经历啊多惊奇的事情!!!!【滤镜三万八

然后看样子没准鹤丸加入第二部队之前是第一部队和三日月在一起也说不定,恩。应该关系很好!!!!!【又疯一个

「我于此世间的一切,都是想要同你分享的,珍贵的宝物。」



P2其实和P1没关系啦是之前摸的鱼,想着既然都是星星就一起扔上来了【超随便


试图认真地回去画画原设的那套衣服,好难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顺便这是发的第130个内容!!!!开心!!!!

【三日鹤】Paper Man

故事灵感来自迪士尼短篇动画Paper Man

短篇一发完

因为不想再剧透了所以没什么要说的了。。?如果看过那个短篇其实就已经被剧透完了【。

总之是一个相遇的故事


三日月宗近站在电车的站台上。

他一手提着公文包,腋下夹着一小叠文件,还算空闲着的左手中也拿着印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的报告。他正试图让那几张单薄的纸张在风中稍微安分一些,好在去公司的电车来之前读完这份文件。

天色很阴沉,还刮着风。不过预告不会下雨所以三日月没有带伞。

纸张在风中不安分地扇动着,仿佛急于冲出牢笼的白色鸟儿,让人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在确信了自己无法读进去任何内容之后,三日月轻轻叹了口气准备把文件收起来...

【三日鹤】这样的勇者和魔王是不是搞错了什么4

勇者x魔王【←逆转一下不是很有趣吗!】

沉迷鸟组拌嘴以至于好像爆了字数【。

莺丸的性格掌握可能很。。迷,请注意


“哦,茶叶终于到了啊。”这是莺丸打开门后看到鹤丸,准确的说是鹤丸手上盒子的时候的第一句话。
鹤丸似乎是已经习惯了对方这个态度,将盒子递到他手上:“你倒是对我这个给光坊当苦力的有点表示啊。”
“好久不见,是来喝茶的吗?这边这位也一起吗?”莺丸侧身让两人进门,十分自然地接受了三日月的存在。
“嗯……差不多吧。”鹤丸跟三日月进了屋,“说是来蹭饭的也许更恰当。”
“果然是来蹭饭的吗。嗯,知道了。”莺丸温和地笑着应下来,看向还未找到机会开口的三日月,“那么,你想知道什么?”
“啊哈哈哈...

女体化注意⚠️
注意⚠️
夏天了想画清凉凉的小姐姐——【翻滚
两张的服装都是商场里看到类似款式的特别动心想给小姐姐们穿呀ww
然后悄悄告诉你们残酷的事实,两张的鹤丸♀都是摆拍,摆拍,摆拍【。
实际上鹤丸小姐姐比这个闹腾多了,嗯【深沉

哦对,P2的衣服私设是三日月♀挑的,各种贿赂鹤丸♀之后才穿上的x平时大概都是T恤短裤,看不出性别的那种

【三日鹤】这样的勇者和魔王是不是搞错了什么3

勇者x魔王【←逆转一下不是很有趣吗!】

努力地推进剧情【?


“哎呀。”鹤丸捧了满满一怀的矢车菊站在大厅里,似是有些惊讶地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三日月,“这么快就回来了,真是吓到我了。”

“嗯,迷路了。”三日月说得倒是直截了当,十分坦诚地承认了自己方向感不好这件事,“你有这一带的地图之类的吗?”

鹤丸不可理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三日月,喃喃地念叨着他又是怎么找到自己这里的,倒也不指望三日月会回答。他捧在胸前的那一大束刚刚采回来的白色和浅红色矢车菊盛放着,半个身子都被色彩素净的花朵装点着。还有几支趁他不注意时落到了脚边,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点出一抹淡色。

当他还在努力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留存地图...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