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我要脱单谁都别拦着我2

社会人三日月和高中生鹤丸

有幼年描写

OOC有

以上大丈夫的请↓





“嗯——那个……先去光忠那里吧?他调的鸡尾酒超级棒!”鹤丸心慌地转移话题。

“也好。”三日月自然知道鹤丸那些小心思,也笑着不戳破。

两人回到大街上,鹤丸为了转移注意力强行开始聊天:“所以三日月你为什么回来了?”

“找工作的时候想办法调回来了。不过果然离开太久,完全不记得路,所以刚刚不小心迷路了,哈哈哈。”

“国外不好吗?还特意回来。”鹤丸懒得吐槽手机上难道没有导航功能了,他更好奇三日月回来工作的理由,“我爸以前天天给我灌输国外的学校好环境好什么都好,我快被洗脑了。”

“因为鹤还在这里啊。”三日月温柔地笑着,看着不像是在开玩笑。

鹤丸一脸大写的懵逼。这什么情况?实力撩妹?他又不是妹有什么可撩的?

“嗯……嗯。”半晌鹤丸才懵懵地点了个头,“可是你想,万一我也转走了呢?”

“我问过我父母了,他们说你还在,连住的地方都没变。”

好吧他完全忘了尽管三日月之前出国了,他父母还一直住在隔壁的。鹤丸默默扶额。等等问这种东西怎么像是跟踪狂啊变态一类的……算了还是不要多想。

“倒是鹤,怎么撞上人就拉着说要交往?”三日月仍然是笑着的,可鹤丸横看竖看都感觉那个微笑里面比刚刚多了些微妙的杀气。

鹤丸深思熟虑了一番,又想起当年三日月高超的套话水平,决定摆出委屈脸实话实说:“就是……你想想,现在班里都是现充了,我还是个单身鹤,而且是告白十次被拒十次的那种……所以嘛,我就觉得比起在学校找,这种邂逅没准更有趣!虽然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几率被拒绝。”

“居然不是百分之百吗。”三日月挑眉。

“我觉得我长得还行啊,没准有那么百分之一的人就同意了呢!”鹤丸说着就冲三日月摆鬼脸,“虽然比不上你就是了。”

三日月被鹤丸逗笑了:“那还有百分之一呢?”

“嗯?还有百分之一就是你这种怪人了吧。”鹤丸一边讲着,还点点头,毕竟像三日月这样被唐突地表白了还淡定地接受的人全世界也就那么几个吧。

然后旁边的人突然不回话了。

鹤丸刚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旁边的三日月就幽幽地开口了:“也是,不过鹤觉得我是怪人就是吧。”

“啊……抱、抱歉?”

“总之以后可别随便这么做了,万一碰上真的怪人了怎么办。”

我怎么感觉最怪的就是你啊三日月?!然后就被我正正好地撞上了啊?!

鹤丸强行把这句吐槽咽回了肚子里,乖乖地点头。

 

 

酒吧的门被鹤丸豪迈地推开,显得相当古朴的木门上挂着的小铃铛也随之响起。三日月跟在鹤丸身后进了酒吧,带着探究的神情打量着内部。

“欢迎光……”烛台切的话断在一半,看到鹤丸真的带了个人,还是个男人回来的时候他只感觉想吐血。

烛台切是在偶然下认识了鹤丸的父母五条夫妇,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关系就变得相当的好了,尤其是五条夫人相当地喜欢他,他的这家酒吧还曾经受到过五条夫妇的资助。妇女之友烛台切经常和五条夫人交流料理心得,也没少帮忙照顾鹤丸,都可以算得上鹤丸的监护者之一了。作为鹤丸的第二个妈,看到鹤丸在五分钟内带了个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回来,烛台切觉得他可能又需要去买点胃药了。

“鹤丸你还真找到了?!追求惊吓也没你这样五分钟就变了性向的吧!还有,我跟你说天上不会掉下来馅饼的,更别说掉下来男朋友!这种素未谋面就答应你的人绝对有问题!”烛台切恨铁不成钢地拍着吧台,指望鹤丸清醒一下。

“光忠,光忠……你冷静。”鹤丸赶紧摆手,作死如他,烛台切彻底炸掉的情况他也不想体验第二次,就简洁地给两边做了个介绍,“这位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三日月宗近。这是我麻麻,烛台切光忠。”

“给我等等。”烛台切按了按太阳穴。

“鹤,等一下。”三日月把手搭在鹤丸肩上。

“嗯怎么你们都不满意我觉得我概括得挺好?”鹤丸一脸不解。

烛台切毫不手软地往鹤丸额头上一弹:“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麻麻?嗯?这个称呼一点都不帅气你为什么就是不改?”

“呜哇光忠欺负人——做饭那么好吃还超级贴心不就是麻麻吗哪里有错!啊痛痛痛——”说着鹤丸额头上又吃了一记,他揉着额头转向三日月,“所以我说错什么了吗……”

“以前的邻居这点确实没错,只是鹤是不是忘了,刚刚你要求和我交往而我也答应了。所以现在我的身份应该是恋人了吧?”三日月抿起嘴唇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鹤丸感觉烛台切刚刚缓和下来的目光又开始在他身上穿孔了,左右看看两边好像否定哪边都不好,干脆就倒在吧台上当一只死鹤。

 

从鹤丸这里挖出信息是没指望了,烛台切就将视线转向了三日月。说实话烛台切还是被三日月惊艳到了,但是不管长得多好看笑得多无辜,有可能心怀不轨这件事情都不会变。虽然怎么看这事都是鹤丸自己摊上的,但作为鹤丸的半个监护人,他还是有必要亲自确认一下。

“你说你是鹤丸的恋人?”

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吗。

三日月苦笑着在鹤丸旁边坐下,双臂撑在吧台上,准备好接受拷问:“嗯……算是吧。”

“算是?”烛台切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

“是鹤提出的,我也接受了,名义上应该已经算是了。”三日月看向旁边仍然在装死的鹤丸,温柔地笑笑,“只是他现在不太愿意承认呢。”

烛台切还想问些什么,却在那瞬间捕捉到了三日月望着鹤丸时眼中流露出的柔软笑意。

“是吗。”烛台切无奈地叹了口气,“那这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了,我就不插手了。鹤丸也别装死了,自己作的死跪着也得作完,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啊啊我知道了啊——!”鹤丸瞬间原地复活,不满地冲烛台切吐吐舌头,“那我……需要和三日月谈谈,占一下你这里的座位哦。啊对了,帮我请三日月一杯鸡尾酒吧,你最拿手的那种,我跟他推荐的!”

“有你这样的吗……”烛台切放弃拯救鹤丸的脑回路,只是摇了摇头,“好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人。鹤丸还是要橙汁?”

鹤丸使劲地点点头,就拉着三日月跑到小酒吧最角落的座位去了。

 

 

 

“嗯……总之……那个……”坐下之后鹤丸开始纠结了,是他自己提出交往的,现在又要说没这回事也太不像话了。

三日月也不急,笑眯眯地把鹤丸手足无措的样子全部收入眼底:“没关系,鹤不用着急,慢慢来。”

“那个,抱歉三日月,是我太冲动了。但是毕竟是我说的,我会认真考虑这件事的!”鹤丸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没敢看三日月,“所以说……至少别讨厌我……”

“怎么会呢,鹤说会考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烛台切这时把饮料送了过来,鹤丸是和之前一样的一杯橙汁,三日月的则是一杯蓝色渐变的鸡尾酒。

“橙汁和蓝色珊瑚礁,请慢用。”

“谢谢光忠——!”喝了一大口橙汁,满足地冲烛台切咧嘴笑笑。

“谢谢。”三日月礼貌地点头。

烛台切笑着摆摆手,就回到吧台了。

 

有了饮品就不用干坐着,鹤丸活跃多了,甚至大胆地问起来:“三日月你那么喜欢我?难道从我小时候就一直喜欢到现在吗?”

三日月轻轻点头。

酒杯壁上凝结的水珠无声地滑落到桌面上。

“我并不喜欢小孩子,但当时看到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跑出去了,还把你领回家帮你包扎。其实当时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后来鹤来找我,我也很开心。明明以前亲戚家的孩子来的时候我都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但是和你玩我却一点没感觉到抗拒,反而觉得很幸福。”三日月闭上眼,回味着自己和鹤丸的时光,“后来去了国外我也经常会想起鹤,那时我才理解到这份喜欢的意义。所以我回来找你了。”

“真是热烈的告白啊,吓到我了。”鹤丸把杯子抵在额上,试图挡住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

三日月自然没放过鹤丸变红的耳尖,满足地笑起来:“不过没想到会是这么戏剧性的重逢,我都以为自己掉进什么电视剧里去了。幸好那时候的御守我还一直保留着,没准就是亏了它吧。”

“御守……?”鹤丸皱起眉头,记忆深处似乎确实存在着什么和御守相关的内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放下杯子,拍了拍脸,深吸一口气,“不管怎样,我可以理解为三日月你是想要和我交往的吗?”

“可以。”

“好,那么你的挑战我接受了!”鹤丸故作郑重地叉起腰连续点了好几回头,“恋人鹤丸国永的试用期是一个月哦,来攻陷我吧,三日月宗近!”

“我明白了。”三日月微微勾起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三日月端起自己的杯子啜了一口。伏特加浓烈的味道在口腔中扩散,随后品到了些许柑橘爽口的清甜。甜的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确实很好喝。”三日月微笑道。

 



——————

自己作的死跪着也得做完这也是在说我自己【【

 @七海藻子_预售开始( ´▽` ) 给给给我更了行了吧在下输了x珍爱生命和肝力远离七海远离甩锅【。

欢迎评论ww

评论(22)
热度(111)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