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冬日随笔

又名  没有雪的魔都人民发散怨念的摸鱼

大概是现pa两个人在度假吧x啥都没想就随便写写,小短篇




鹤丸国永睁开眼时房间里仍然有些昏暗。他打了个哈欠,撑起上半身时厚厚的被子被重力拽着滑下了肩头,温暖被窝外的温差使他一个激灵,昏沉的大脑也从似乎绵延到了现实的梦境中彻底清醒了过来。身旁三日月宗近仍熟睡着,他便小幅度地在床铺上挪了挪身子,从被子中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掀起了窗帘的一角,眯起眼睛望向窗外。

只消这一眼,他便再不去想什么不去打扰自己的恋人睡觉这种事情了。

他以百分百的精神使劲推了推旁边的人,见对方有点转醒的样子便干脆猛地掀开被子将窗帘完全拉开,无比残忍地在这个寒冷的冬日清晨将还没彻底醒过来的三日月暴露在了严寒和光照这二重酷刑之下。

 

“鹤……好冷——”三日月刚睁开眼便被一片白茫茫刺得又眯起了眼来,像个赖床的小孩那般缩起身子摸索起被鹤丸收走的被子,仍带着困意的声音被他拉长,颇有几分受了委屈的效果。

不过在这样的气温下被以这种方式叫起来,的的确确是委屈了他。

“三日月!下雪啦——!”鹤丸自己也缩了缩肩膀,不过他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去管这个,他拉着三日月指向窗外,“你看啊,是今年的初雪。”

一夜之间窗外的庭院就覆上了厚厚的一层白绒毯,雪花现在也仍然在纷纷扬扬地落在各处。几片雪花付在了玻璃上,三日月坐起来靠着鹤丸,伸胳膊将一边还留有些余温的被子拽过来裹在了两人身上。外面某处响起一声短促的闷响,大概是树枝承受不住积雪的重量,将它抖落了。

“是啊,这里的雪总是这样,一旦下了就会积起很厚。”三日月早已对这样的景色见怪不怪,但鹤丸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样仗势的大雪,自然非常兴奋,“鹤要出去看看吗?”

“那当然啦。”鹤丸凑近窗户,将手贴在玻璃上,又因为太冰而很快缩了回来。

三日月打开了暖气,然后轻吻了下恋人的唇角:“那就赶快换衣服吧。”

 

 

鹤丸脖子上被三日月拿绀色的厚围巾严严实实地裹了三圈,只有三圈的原因是围巾再长也实在不够围第四圈了。他这次甚至没有抱怨三日月把他裹得像个脖子上打了石膏的患者,就迫不及待地拉开了宅子的后门,在庭院干净的新雪上印下了第一个脚印。

随着他的感叹从口中呼出的水汽随着风升起,然后很快地散开不见。鹤丸踏着松软的雪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蹲下用双手铲起了一小捧雪。贴近皮肤的碎雪很快地开始融化,凉意也随着温度的传递渗入了肌肤。三日月不紧不慢地跟了过来,鹤丸飞快地拢起两手将手中的雪捏成一个不成形状的雪球,往三日月的方向扔去。不想那雪球一点都不牢固,仅仅两人之间四五步的距离便在空中自己散了开来,雪和冰的碎屑轻飘飘地落在三日月的脚边。

三日月的笑声在小小的庭院中回荡起来,伴随着鹤丸略有不满的抱怨声。

“这里下的是粉雪,可能不那么适合打雪仗。”三日月将手套递给鹤丸,拍了拍他的脑袋,“戴上吧,别冻伤了。”

鹤丸接过手套,还有些不舍地徒手又在雪地上戳戳画画,留下了一个包子脸的三日月。这时他才感到手指被冻得有些发痛,三日月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掏出手帕替他擦去了手上还附着的雪水,然后轻柔地将他的双手裹在自己手掌间,将暖意传递给他。

“好啦……我会戴手套的。”鹤丸知难而退,他要是执意不戴手套,估计三日月也不准备放开他的手了。

没办法打雪仗,雪人大概还是可以堆起来的吧。鹤丸戴好手套活动了下指头,然后拉着三日月向着雪积得最厚的地方迈开了步子。这时他脚下滑了一下,对在雪地里行走几乎毫无经验的鹤丸自然是反应慢了一拍,错失了找回平衡的机会。三日月被他拽着,毫无防备地也绊了一下,于是跟着鹤丸一起跌了一跤。

 

“哎呀……三日月你好重啊。”鹤丸四肢展开在雪地上躺了个大字,三日月虽然伸手护了下他的后脑勺,但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他身上。

“是吗是吗,一定是因为衣服穿得太厚了。”

两人相视而笑,然后干脆在雪地里抱成了一团。雪水的寒意透过厚重的衣服渗了进来,但搂在一起就一点都感觉不到冷了,也许是对方有什么神奇的魔法吧。



——————

作为一个基友都在给我疯狂秀雪的苦逼,

我真的真的好想玩雪————————————【暴风哭泣

也真的真的好想画画————————————

最近忙到快要失去头脑【?】于是趁着半夜赶紧码一发不然我都要担心1月要没产出了,码字没过脑子要是有错字的话。。我之后再说x总之最近出没随缘吧hhhhh但是粮还是要吃的

欢迎评论ww

评论(4)
热度(49)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