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攻·防·战!(下)【百日爷鹤day86】

初中生三日月和小学生鹤丸的打打闹闹【?

***注意:本篇的三日月不喜欢小孩子,不喜欢小孩子,不喜欢小孩子

由于年龄设定两个人的性格都比较小孩子气也更倔强了一些,就是我不喜欢你你离我远点vs我好喜欢你啊陪我玩玩嘛的攻防战【一脸忧伤地指着标题.jpg】

有个类似于审神者的存在,不过没什么戏份

还是没什么恋爱元素,就在结尾有一点亲亲我我【。

懒癌如我直接把注意事项都复制粘贴了,以上为避雷,没有问题的话就请↓



不论做什么三日月都一点不领情,鹤丸倒也没气馁,仍然天天变着法子跟他套近乎。一来二去地双方好像都莫名其妙地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三日月搞不懂鹤丸为什么非要粘着自己不放,明明家里其他的都一个个把鹤丸宠上天,就算父母经常不在家小狐丸也几乎是随叫随到,怎么鹤丸就天天要缠他呢。鹤丸也搞不懂为什么三日月总是避开他不理他,想来想去自己也没做什么坏事,难不成第一天吓大家的时候就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了?擅自得出结论的鹤丸那个懊恼啊,无心地闹了闹就让人家讨厌自己了,赶紧想办法挽回些形象好让三日月跟自己玩玩。

于是形势越发地发展为了拉锯战。

 

鹤丸那天仿佛是掐准了时间一样,在三日月回家的时候刚好从对面公园跑了回来。他蹭了一身灰土,左膝盖破了些皮,发丝间还夹了几片叶子。他看到三日月,小小地“啊”了一声,手背在身后低着头,大概是认定了他会责怪自己闹得脏兮兮的。

“你弄成这样,兄长大人看到会生气的。”三日月不咸不淡地说着,弯腰把他头上的叶子拂去后牵起鹤丸的手领他往家走起来。

鹤丸眨了眨眼,歪头看看三日月:“那三日月哥哥不生气吗?”

“我?”三日月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我无所谓。不论怎么样,鹤丸就是鹤丸。”

只是随口做出了个回答,三日月却注意到鹤丸的心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在他身边蹦蹦跳跳的,甚至断断续续地哼唱起小曲来。到家的时候小狐丸因为社团活动还没回来,三日月简单检查了下鹤丸膝盖上的伤口,并不严重,只是擦破皮的程度。于是他让鹤丸先去洗澡,等他出来再给他处理伤口。

在被推进浴室之前鹤丸突然想起什么,他叫住三日月让他弯下身来。三日月照做了,然后鹤丸小心翼翼地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小束不知名的亮黄色花朵,从那里面挑选出最为完好的几朵别进了三日月的发丝间。

三日月愣了愣,苦笑:“谢谢你,但我可不是女孩子啊。”

“也是哦……”鹤丸觉得他说的在理,尴尬地移开了视线,“只是偶然看到了,觉得颜色很合适才……很像三日月哥哥眼睛里面的月亮。”

“是吗。”三日月拍拍他的脑袋,“我会收好它的。先洗澡吧。”

鹤丸点点头,三日月便留他一个人在浴室里了。

等鹤丸出来的时候,三日月还坐在客厅等着他,身边摆了医药箱,他刚刚送的那束花也被插进小花瓶放在了茶几上。三日月招呼他过去,给他的膝盖做了最基本的消毒处理,然后贴上了创可贴。

“好了,不过你下次要是再受伤我可不帮你了。”

坐在沙发上的鹤丸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了一会,问起了完全没有联系的问题:“既然不喜欢花,那你喜欢什么啊?”

三日月停下了动作,垂下眼睛思考了半晌,然后将最后的棉签收进医药箱,合上了盖子:“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大概。”

 

 

紧接着的几天学生会的工作多了起来,即便是三日月也忙得不可开交。一方面要策划学园祭的内容,需要批准各个社团提交的活动计划,同时还得考虑到以后其他的预算,连课间都闲不下来。放学之后三日月也和小狐丸还有其他成员一起闷头在学生会室里工作到天黑,有那么两天甚至只能早上给鹤丸准备好晚饭留在冰箱里,让他自己回家用微波炉加热一下。鹤丸自然是知道两人很忙,有什么事情也尽量不去占用他们的时间,偶然的恶作剧也是为了让两人笑一笑。每到三日月和小狐丸回来很晚的日子,两人打开门的时候总能看到鹤丸抱着圆滚滚的小鸟玩偶坐在玄关等着他们,听到开锁的动静立刻活力满满地跑上前去轮流扑进他们怀里。

小狐丸每次还有那个精力笑着搂着鹤丸跟他开个玩笑,抱怨两句学生会是如何压榨他们这些免费劳动力的,然后向他保证闲下来之后绝对会陪他打新出的那个游戏,打到通关为止。三日月则是已经疲于应付了,只能敷衍地抱抱他就先行回房继续整理资料。

 

又是一个窝在房间里核对最终活动日程表的夜晚,三日月的房间门被轻轻叩响。三日月放下笔按了按太阳穴,起身去打开门。鹤丸站在门外,走廊的灯没开,房间内的暖光钻出门缝投在他身上,三日月看到他手中捧了一杯牛奶。

“小狐丸哥哥热了牛奶,我给你送来了。”

“谢谢。”他接过杯子,疲倦地冲鹤丸笑笑。

“三日月哥哥。”鹤丸看着他,金色的眼睛映着他的影子,冲他招了招手。

三日月随手将牛奶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在鹤丸面前蹲了下来。

鹤丸踮起脚来,双臂轻轻环上三日月的脖子,身上若有若无的柠檬糖味充斥着三日月的嗅觉。他很快地放开了三日月,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加油,三日月哥哥。”

一种说不清的情感突然涌了上来,三日月只感觉心里暖烘烘的。他看了鹤丸一会,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也随着他弯起嘴角。

“麻烦你了啊。”他摸摸鹤丸的头,“我会加油的。”

 

 

经过这个小插曲,两人的关系也没变得多么亲密。三日月前段时间已经习惯了鹤丸日常的“骚扰”,甚至潜意识里还稍微有些期待他会有什么新的主意。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消失的仅仅是厌恶的情绪,鹤丸每天跑来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也不令他感到心烦了,但这不代表他就愿意陪着鹤丸玩闹。

 

 

“喵。”三日月刚迈出家门,就见到蹲在门口的鹤丸怀里搂了只小猫,边学着猫叫边一手拉着它的前爪向三日月打招呼。

“家里不让养宠物。”他摇摇头,又加了一句,“就算你去向兄长大人撒娇也不行的。”

鹤丸赶紧摆摆手,他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的啦!我之前帮了它,今天在公园又遇到了,结果它就跟着我了而已。我看它脏兮兮的,只是想给它洗个澡,然后给它点吃的而已……不行吗?”

“你会照顾猫吗?”三日月一个问题就把鹤丸接下来想说的统统堵了回去,“我也不会,我不知道要怎么给它洗澡,也不知道猫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不了解这些就想帮助它的话,很有可能反而会害了它。”

鹤丸低下头去,怀里的小猫乖巧地也仰头看着他,眼睛是和他一样的金色。似乎是读懂了鹤丸的眼神,小猫轻轻舔了舔他的脸颊。

“对不起哦……”鹤丸顺了顺它背上的毛,轻声道歉,“不过我会去找你玩的!”

他把小猫放回地上,看着它喵喵几声,绕着自己转来转去又蹭了蹭自己才终于转身离去。鹤丸站了起来,冲三日月笑了笑,然后安静地进了家里。三日月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然后关上门向着便利店去了。

 

 

小狐丸和鹤丸经常在周末一起窝在沙发里,两个人四只手按游戏手柄按得飞快。小狐丸打大部分游戏都很有一手,哪怕鹤丸偶然反应不过来也能轻松带着他通关,因此每次出新游戏鹤丸总是第一时间缠着他和自己刷关。

“三日月哥哥不来一起玩吗?”三日月出来倒水的时候两人刚打完一关,鹤丸放下游戏手柄冲他挥了挥手。

三条家人多,各式各样的游戏手柄也有好几个,方便五个孩子聚一起的时候可以玩。

“我就算了,我很不擅长这种游戏。”三日月摇摇头拒绝了,原本就没什么兴趣加上他操作也完全不行,平时就不怎么和兄弟玩这些,“带上我只会拖后你们进度的。”

“没关系!我一开始技术也很烂,多练练就好了呀!”鹤丸扭过头朝小狐丸咧嘴,“小狐丸哥哥教的很好的!我很快就学会窍门了!”

三日月瞟了一眼小狐丸,对方正打着手势示意他过来玩一会。

顶着小狐丸杀人般的视线,三日月微微一笑:“我就不了,你们继续吧。”

小狐丸无可奈何地耸肩,伸手把将脸埋进旁边抱枕的鹤丸捞进怀里,替他顺了顺头顶翘起来的几撮头发:“别泄气别泄气,今天我们把接下来三关一口气通了吧。”

 

 

“哇!”三日月捧着课本默念着要记住的内容往厨房走的时候,鹤丸悄悄地追上他往他背后扑了过去。

三日月这次是结实地被吓了一跳,差点下意识就把还挂他身上的鹤丸摔了出去。鹤丸也没料到他反应这么激烈,一只手被三日月扯得生疼,嘴唇抿成苍白的一条线。三日月意识到是鹤丸之后赶紧放开了他,蹲下来试图安抚站在原地惊魂未定的孩子。

“我没事啦,三日月哥哥被吓到了吧!这次是我赢啦!”鹤丸声音里带了些哽咽,但还是努力表现得跟个没事人一样,向三日月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看着鹤丸这幅样子,三日月没来由地又感到一阵烦躁,他蹙起眉头:“别再这么做了。”

鹤丸仰着头望着他没做出反应,三日月只好又严肃地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这时鹤丸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一般,匆忙地道了歉,然后飞快地绕开面前的三日月跑开了。

 

听着鹤丸的脚步声上了楼,随后传来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大概是回自己房间了。三日月揉了揉太阳穴,他觉得自己没说错什么。

“完——全不行啊三日月。”少女悄然出现在三日月身旁,面向着走廊尽头摇了摇头,“你就这么喜欢欺负小孩子吗?”

三日月眯起眼睛瞥了少女一眼,“不如说是他一直在为难我比较恰当吧?”

少女轻声笑了,她摊开手:“谁知道呢,这种事情我也不能随便就告诉你呀。不过——如果你好奇的话,明天他如果不理你了,就等饭后悄悄去他房间看看吧。没准能知道些什么哦?”

“我可没有偷偷进别人房间的兴趣。”

已经没有人对他的话做出回应了,少女早已又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三日月弯腰捡起刚刚落在了地上的课本,将上面的灰尘掸去,继续做他自己的事情了。

 

 

少女做出的预言照旧在第二天准时灵验了。前两周三日月不论怎么冷淡地对待他,鹤丸也总要每天找出个借口来给他点什么,和他说上两句话,或是给他帮个忙。然而今天鹤丸根本就没有出现,甚至到了吃晚饭的点都没有露脸。据小狐丸说,他刚从学校回来就把自己关到房间里去了,叫他也不回应。小狐丸咬下一口油豆腐,说,让他稍微静静吧。

三日月总觉得刚刚好像被兄长瞪了一眼,搞不清状况的他想起昨天少女说的话,于是说:“吃完饭他还不出来的话我去看一下。”

小狐丸二话没说就点头同意了,脸上神情仿佛在感叹三日月突然良心发现了一样。待两人吃完晚饭鹤丸也果然没有出现,轮到小狐丸洗碗,于是三日月先离席上楼去找鹤丸了。已经习惯了那个白发的孩子每天闹腾一下,某一天突然听不到鹤丸用稚嫩的声音喊他三日月哥哥了,纵使他不喜欢小孩子也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也许三日月的潜意识里已经有些在期待着鹤丸会想出什么新的招数来“为难”他了吧,虽然他自己大概是不会承认的。

他摇了摇头,不论如何鹤丸会一整个下午都闷在房间里也太反常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可不好交代。

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三日月已经站在鹤丸的房门前了。他抬起手来去敲门,然后才意识到虽然鹤丸经常来敲自己的门,他却一次都没有到鹤丸这里来过。这个房间以前是石切丸的,由于石切丸在神社的工作繁忙,就算回来也不会久留,这里也就被当成半个客房闲置了很久。这次鹤丸要来寄住才把房间打扫了一下,细心的三条夫妇还给他在门上挂了个写着他名字的小木牌。名牌歪了一点,三日月默默地将它扶正了,等了一会没有回应,便又反复叩了几次门。

“鹤丸?”三日月尝试着唤了鹤丸的名字,然后小心地将门推开一道缝。

这么做就又让事情按照少女所讲述的剧情发展下去了,不过三日月也没感到太过抗拒。他早就尝试过很多次想回避少女口中的所谓“命运”了,然而无一例外地全部都失败了。

 

也许人生中有些事情是真的无法避免的。

他已经获得了能够提前得知某些未来会发生的事情的特权了,那么上天自然不会赋予他逃避未来的能力。

说到底,他也不应该选择逃开。

既然已经和鹤丸相遇了,那么这个邂逅总是有它自己独特的意义的。

 

房间里只有书桌上的台灯亮着,静悄悄的甚至难以感觉到人的气息。但鹤丸总不可能凭空消失,他肯定躲在这个房间的某处。三日月下意识地放轻脚步屏住气息走进房间,然后很快地发现了鹤丸。他依靠着床脚坐在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维持着双臂搂着膝盖的姿势睡着了,半张脸都埋在臂弯里,但三日月还是借着台灯的光芒看到了他微微发红的眼角。

之前是在哭……吗?

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事态,正陷入激烈思想斗争的三日月这时才注意到到鹤丸身边躺着的一本书。他小心地弯下身去拾起那本书,翻过来看到封面上用可爱的字体写着“如何交朋友”。鹤丸也需要看这种书吗?三日月挑了挑眉毛,鹤丸那样阳光开朗的性格,应该不缺朋友才对。何况每天在餐桌上听他讲学校里的各种故事,那一个个名字三日月都记不过来,应该都是和鹤丸关系不错的孩子。满腹疑惑的他随手翻开了那本书,没想到里面的内容还被用不同颜色的笔认真圈划出了重点,小孩子歪歪扭扭的字几乎填满了书中的空白部分。然而书上列出的一个个方法都被圈了出来,然后用红色的马克笔打上了大大的叉。

三日月皱起眉毛,拿着那本书走到台灯边上,仔细地辨认起鹤丸尚不成熟的字体。

书上第一条是“和对方分享有趣的事情”,鹤丸在旁边详细地列了一大堆,比如说学校的事情,路上看到的东西,新的发现,等等等等。然而这个方法以及旁边的笔记全部都被红笔无情地打上了叉。第二条是“与对方一起玩”,下面标了鬼抓人,游戏,惊吓,最后列出来的读书两个字后面还跟了个表示不确定的问号。这条也同样被一个大红色的X划掉了。第三条是“给予对方帮助”,旁边写着拿包和洗碗,然后被红笔涂掉。第四条是“分享好吃的东西”,这一页上鹤丸用很大的字体写了个“樱饼”,旁边涂着各种奇怪的特效来着重强调它的重要性。涂鸦上面最后还是被无情地打了一个更大的叉。三日月一页一页地翻过去,越发地意识到书上列来出的内容全部都似曾相识。

何止似曾相识,书上提供的方法,被添加上去的详细例子,一个个被打上叉的内容,全都是鹤丸在三日月身上尝试过的。

三日月咬了咬下唇,摇摇头告诉自己这不可能,鹤丸又不缺自己一个朋友,怎么会花这么大心思。但证据就在他手上,鹤丸每次来找他那拼上全力的样子自己也不是没有看在眼里。

内心深处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又涌上来,像是温暖的洋流,将他的心脏逐渐包裹起来。似乎有什么悄然融化了。三日月现在有些懊恼了,自己确实表现得有些过于薄凉,没想到会伤鹤丸那么深。他看了看还在熟睡的鹤丸,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算是认输了,紧接着轻轻笑了起来。

讨厌小孩子就讨厌吧,让鹤丸成为那唯一一个特例就好了。

三日月轻轻将书合起来摆在了书桌上,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鹤丸身边。他不准备打扰他睡觉了,但又担心这样待着会着凉,只好小心地将鹤丸抱起来放到了床上。正准备给他盖上被子的时候,鹤丸的睫毛微微翕动了几下,金色的眼睛随后便带着几分刚刚梦醒的迷茫望向了三日月。三日月动作僵了一下,他还没想好说辞,一时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还在思考该如何为他至今为止的行为道歉的时候,鹤丸的手已经紧紧攥住了他胸前的衣服布料。

 

鹤丸迷迷糊糊地被晃醒了,还没弄清楚自己是真的醒了过来还是在做梦。然而意识到将自己揽在怀里的三日月正试图给他盖好被子的时候他立刻释怀了,自己肯定是还在梦里。

他赶紧攀住三日月的衣服,抓得紧紧的试图挽留他,一边胡乱想着这个梦好真实,三日月暖暖的,眼睛里也有那弯好看的月牙。因为是在梦里,又是自己臆想出的梦境,所以稍微任性一点也不会被讨厌吧。

“三日月哥哥好过分啊,不要突然在梦里对我这么好呀。”鹤丸一如既往地冲三日月笑了起来,然而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这样我会以为,我……成功了的。”

三日月完全没预料到是这个展开,他也真没见鹤丸哭过,这一下就慌了手脚。他跟小孩子几乎完全没有接触,更不可能知道怎么哄他们。

“不是在做梦啊,鹤丸。”见没效果,他凑到鹤丸跟前,动作轻柔地拉开了他正抹着眼泪的小手,“我就在这里。”

听到他的话语并理解了意思后鹤丸怔了片刻,眼泪不减反增,鼓着腮帮子一脸不信任地伸手去捏三日月的脸颊:“你骗我!三日月哥哥明明超讨厌我的,我、我要是这么做他绝对会生气!你才不是三日月哥哥——!”

这说的倒确实没错,要放在平时有哪个小孩子敢这么对他,三日月早就翻脸了。然而看着鹤丸掉眼泪他就心软了,安静地待着随他蹂躏自己的脸期望能逗他笑笑。

“哈哈,好疼啊……别哭了啊,鹤丸。”

 

 

鹤丸手上的力道慢慢轻了,或许是终于确认了眼前这个温柔地笑着的三日月确实不是梦境中的幻影,他终于放开了手,胡乱抹去脸上的眼泪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三日月的神情。见他这幅瑟缩的样子,三日月不禁再次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然后将他搂进怀里轻轻拍起他的背。

“三日月哥哥……?”鹤丸窝在三日月臂弯里不敢动弹,声音闷闷地传出来,“对、对不起……”

“应该道歉的是我。”三日月摇摇头,“是我不对,只顾着自己,完全没体谅你的心情。我会陪你玩的,可以原谅我吗?”

听到这话鹤丸连忙从三日月怀里挣了出来,又惊又喜地望着三日月:“真的吗!真的真的吗!”

“嗯,真的。绝对不骗你。”

“吓到我啦……”看三日月对自己的态度软化了,鹤丸忍不住得寸进尺,向他伸出了右手小指,“那,拉钩!”

“好好。”三日月用自己的小指点了点他的,“鹤丸也愿意原谅我的话就拉钩。”

“嗯,原谅了!”鹤丸笑起来,那是发自真心的笑容,飞快地勾住了三日月的小指认认真真地念起来,“说谎的人要吞千针——”

 

三日月低头去吻他的额头,跟着他一起重复了一遍誓言。

 

 

 

有个可爱的弟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三日月看着已经完全恢复了精神的鹤丸坐在他身边晃悠着脚丫不停地讲着有趣的事情。

“不是弟弟哦?”少女的声音突兀地打断了他的思绪,“你们以后可是要结婚的。”

“……啊?”

这份预言实在是有些超乎三日月的想象,尽管他早已习惯少女冷不丁地出现也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个疑问性的音节。

“哇,大姐姐好厉害啊!是从哪里出来的?怎么做到的,能教我吗!”更加令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旁边的鹤丸激动得双眼发亮,确确实实地是在向浮在空中的少女搭话。

“你看得到她?”

“当然看得到啊。”鹤丸指了指少女的方向,满脸好奇,“为什么要蒙着脸啊?怎么能做到突然出现的?为什么可以飘起来?”

“这个……”三日月小时候其实也问过同样的问题,不过从来没得到过答案。

少女冲着鹤丸竖起食指:“这可是秘密,秘——密。被知道了可就不好玩了。”

说完她就又凭空消去了身影。

鹤丸这才想起她一开始留下的话,赶忙好奇地转向三日月:“结婚是什么啊,能一直和三日月哥哥待在一起吗?”

三日月头疼地揉揉眉心,决定先让这事情过去再说:“恩……大概是那个意思吧。但是要成年了才可以结婚,对我们来说还太早了点。这种事情以后再慢慢想也不晚,太早作出决定是会后悔的。”

“诶,是吗——”鹤丸歪了歪头,“如果可以一直在一起的话和三日月哥哥结婚挺不错的啊?”

“你呀……”三日月笑着揉乱了他软软的发丝,“以后你就懂了。”

 

 

 

 

十年后。

每到周末鹤丸闲着没事就会跑去三日月的宿舍消磨时间,此刻他也百无聊赖地趴在三日月腿上刷着游戏活动。

“时间过得真快呀,鹤丸也是高中生了。”三日月啜了一口手中的茶,感叹道,“还有两年就要成年了啊。”

“嗯,怎么?”鹤丸指尖在手机屏幕上点得飞快,心不在焉地应着。

三日月思考了半晌,然后淡淡地说:“和我订婚吧。”

鹤丸手一抖手机就掉在了沙发上。他也无暇去管他打到一半的游戏了,一脸震惊地扭头看着还笑呵呵地等着他答复的三日月。

“……你是上了大学终于学傻了吗,三日月。”

“没有,我很清醒。”

“那你是怎么,这么急着要实现当年的预言啊。”手机屏幕上已经显示了GAME OVER字样,鹤丸草草瞟了一眼就退出了游戏。

“哎呀真是令人伤心,明明那时候小小的鹤丸还拉着我说如果可以和三日月哥哥一直在一起就结婚的,现在却连订婚都这么抗拒吗。”三日月故意摆出一副心碎的样子,却坏心眼地在“三日月哥哥”几个字上加了重音。

被提起黑历史鹤丸立刻炸了毛,冲他翻了个大白眼:“是——吗,当年我就为了你对我态度好点花了多少心思多少勇气,没想到换来你现在天天对我傻笑,真是说出去都要吓死人。”

“原来鹤丸更喜欢我不理你吗?”

鹤丸想了想,摆了摆手:“还是算了吧,你板起脸来怕是连老师都要让你三分,还是笑起来好看些。”

“那就算是接受了?”

“我当年真是看错人了,没想到你这人一肚子坏水啊。”

“哈哈,甚好甚好。”他笑道,然后俯身去吻了吻鹤丸的发丝。

“不,一点也不好。”

 

三日月望着冲他做起鬼脸的鹤丸,忍不住又笑了。

十年了,他还在自己身边。

或许所谓命运是真的无法避免的,但他绝不会后悔与鹤丸相遇。

这个两人之间的攻防战,恐怕是要持续一生了。



——————


又爆字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会说这篇我一开始预计只有三到四千字吗。想写短篇的结果雏鹤太可爱了忍不住就越来越长越来越长x

三日月先生,打脸疼吗

有耐心看到这里的,请给个评论吧!【比哈特

评论(33)
热度(148)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bbko_0214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