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Nameless One 2

不知道该说啥了总之↓




“阿嚏!”鹤丸猛地打了个喷嚏,紧接着又连着打了好几个。

三日月有些担忧地看向他:“没事吧?如果冷的话就把窗户关上……”

揉了揉鼻子,感觉背后一阵恶寒的鹤丸摆摆手:“没事啦没事,估计是朋友在骂我吧。毕竟我今天放了他们鸽子,也不能怪他们啊。”

“哈哈,是吗。”三日月笑着,眼神却暗了暗,“有朋友,真好啊。”

“咦,你没有朋友吗?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会很受欢迎呢。”鹤丸把椅子掉了个方向,整个人趴在椅背上,“总不可能一直都呆在医院里吧,要是我是医院的人,有并没生什么大病的人一直赖在病房里不走,我可是会赶他走的。”

“只是之前不小心倒下了才被送进来的,会住院这么久也是兄长们的意思,我实在是插不上话啊。不过不在医院的时候也几乎一直在家里,不怎么出去,所以没什么机会交朋友呢。”

“居然是宅男吗,完全看不出来,真是吓到我了。”鹤丸伸手到上衣口袋里摸了摸,翻出了两颗薄荷糖,把其中一颗递给三日月,“刚好我也很久没交新朋友啦,虽然感觉这样显得像是我在拿糖收买你一样的……嗯——总之,来做朋友吗?话说你吃糖没问题吧?”

三日月愣了愣,随即开怀地笑起来,接过鹤丸手上那个包着塑料糖纸的小方块:“好呀,鹤这么有趣的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啊,像是小孩子一样。”

鹤丸不满地瞪了三日月一眼,明明自己比他大了几十岁!

“抱歉,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你很可爱?”

看三日月一副见好就收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反而让鹤丸更加不爽。今天这是怎么了,刚被说了漂亮现在又被说是可爱?

他明明超帅的?

“说什么呢,我可比你大,别把我当小孩子。”鹤丸鼓着腮帮子拆开糖纸,然后把薄荷糖往嘴里一丢,“再说了我其实超帅的,你没见过而已。”

亮晶晶的糖纸被鹤丸揉成一个小球,发出清脆的声音。

三日月看着鹤丸赌气的样子,脸上笑意更浓:“鹤比我大吗,可是看你明明更年轻的样子。”

“哼,我这叫做有活力,有、活、力!”薄荷清凉的味道在口中扩散,鹤丸心情好了不少,就没再跟三日月辩论下去,草草地结束了话题。

学着鹤丸的样子把糖送入口中,三日月满足地眯起了眼,又将视线转向窗外:“嗯,很好吃。”

“喜欢吗?”鹤丸问道。

“喜欢什么?”

“薄荷糖。”鹤丸张嘴指指自己舌头上躺着的淡绿色糖块,“喜欢的话,下次可以给你带一点。”

三日月愣了愣,然后笑起来:“谢谢,那么就拜托了。”

暖风依旧吹进房间,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却又哪里确实地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两人无言地待了一会,鹤丸站起身:“我差不多该走了,那么再见?”

三日月看着鹤丸似乎有些意外,半晌没有说话,见他这样子鹤丸忍不住调侃道:“嘿,我的记性没那么差啦,下次来会给你带糖的,说好了。如果我不忙的话明天大概还会来的,如果忙一些的话后天我也会溜出来过来的,这样可以吧?”

三日月用了一小会消化了鹤丸话里的意思,弯起了嘴角:“嗯,那……再见?”

“下次我绝对会吓到你,等着吧三日月!”鹤丸将手指交叉然后举过头顶做了几个简单的拉伸动作,悠闲地走到门口,不忘转过头来挥挥手,“要是无聊的话,下次我考虑把你偷渡出去一会?”

“好啊,我期待着。”三日月也冲鹤丸挥手道别,直到病房的门彻底关上。

“鹤丸国永……吗。真的是比我想象中还要有趣许多。”

出了医院之后鹤丸终于把手机开机,紧接着就收到了来自同僚的短信轰炸。鹤丸看着几十条未读消息也懒得去看,直接把前面的全部爽快地删除,就留了最后一条意思意思看一下。最后一条是来自大俱利伽罗的,简简单单只有一句“你死定了”。鹤丸笑得幸灾乐祸,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迅速点了点,回了一条“辛苦了,会开完了吗( ´ ▽ ` )ノ”就又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塞回口袋不去搭理。

他继续在大街小巷里游荡起来,偶然在甜食店稍作停留买些甜点或是饮料填饱肚子。

实际上他们不需要任何水和食物也能存活,饥饿感也几乎不会有,但绝大部分死神都喜欢学着人类的样子享受美食。当然,还有像烛台切光忠这样对于食物的制作过程也十分热衷的存在。

鹤丸他们所在的地方虽然相对来说较为繁华,但也不是个特别大的城市,一天下来鹤丸也快把整个城市逛了三分之一。不知何时太阳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下,陆续亮起的街灯和拎着公文包匆匆走在回家路上的白领提醒着他时间已经不早。鹤丸把剩下的一口鲷鱼烧塞到嘴里,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着一边从裤兜里翻出手机来确认自己的方位。亮起的屏幕上又多出了十几条未接来电的提醒,这些鹤丸都自动从视线中过滤了出去。他打开地图应用,在原地大致琢磨了一会,便悠悠闲闲地踏上应该是回家的路。


迷路了几次,还顺手解决了碰上的死灵之后,鹤丸总算赶在时针指向十二点前回到了位于五楼的小公寓。房里的人都还没睡,客厅里的灯亮着,三个人围着茶几坐了一圈。

不出意外,房间里杀气腾腾。

不出意外,见到他回来最激动,不顾以下犯上就直接冲上去攥着他的领口怒骂“你到哪里去了!”的是压切长谷部。

不出意外,虽然坐在沙发上的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情明显都不怎么好。就比如说大俱利,他的脸黑得快要与背后的黑色沙发融为一体了。

怎么跟预想都完全一样啊一点意外性和趣味性都没有!

鹤丸虽然这么想了,但即使作死如他也不会挑这个时候把心里的话直接讲出来。要是真的讲了,正在不成功地试图拿领口勒死他的长谷部大概会把自己就地虐杀然后分尸,连旁观的烛台切和大俱利估计都不会救他了。不如说不来帮忙捅个几刀算是很爱他了。

总之先让大家消消气。

鹤丸拍拍长谷部,让他先放开自己,装出一副差点被勒死的样子:“咳……咳咳……天啊我的心好痛当年那个会天天喊着主命的忠犬长谷部到哪里去了怎么变这么凶残了你就对我这个上司这么不满意吗……”

“……那都是过去了。我的主已经早就不在了。我承认你是我的上司,但没有义务对你也那么忠心。”

察觉到长谷部心情低落了不少,鹤丸轻轻叹气,然后揉乱了他梳得平平整整的头发:“嗯,也是呢。所以说长谷部你就好好将他铭记就可以啦,能那样全心侍奉的主子,一生有一个就够了。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前辈嘛!我觉得还是随便一点比较快活。”

“鹤丸啊……你平时随便我们也就由你去了,但你说好了会去会议的……”

眼见着烛台切就要开启老妈子说教模式,鹤丸飞快地打断他:“抱歉啦抱歉光忠!状况我都清楚,不就是和三条的交流断了很久导致合作关系也基本结束甚至快要到对立面去了所以这次会议对于维持关系非常关键什么的!但是这种会议我根本坐不住嘛!所以说我去了反而会比较添乱不是吗……”

“你是最高干部。”在这种时候一贯保持沉默的大俱利都发话了,说明他真的在生气。

“我知道错了啦俱利利!”鹤丸急忙双手合十,“之后给你带高级猫粮,放过我吧!”

沉默许久,大俱利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嘴角却似乎带起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另外两人气也消得差不多了,鹤丸立刻回到平时神采飞扬的样子在沙发上坐下,拿起茶几上新增的那个资料夹扫了两眼。

“没猜错的话,三条那边就只是想要把责任全部扣我们身上吧?”鹤丸粗略地看完第一页,就合起来自顾自地扇起风来。

烛台切满脸的无奈只能苦笑,能让每时每刻把帅气挂在嘴边的他露出这幅表情来,会议的惨烈程度鹤丸也差不多能够想象了:“确实是这样没错呢……光是跟他们讲清楚我们与这事没有关系,也还不清楚具体原因就耗了一个多小时。三条那边一直要求我们出示明确证据,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有的话反而说明我们嫌疑很大了吧,总之……幸好有长谷部在。”

长谷部对于鹤丸懒散的态度有所不满,但他的话却确确实实地正中红心:“我们去参加会议不是为了讨论谁应该承担责任而是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实在没办法最后只能告诉他们如果不进入正题的话我们就只能告辞了。”

“噢噢——!长谷部的口才,万岁!”鹤丸激动地举起手想跟长谷部击掌,见对方无动于衷就强行拉起他的手完成了一个有些别扭的击掌喝彩。

“三条妥协之后我们交换了情报,似乎死灵异常活跃的现象基本只出现于我们所在的这一个城市和周边的几个城市里,但具体每个个体出现的时间和位置还没找出什么特定规律。”长谷部简洁地将会议真正有意义的内容进行报告,“目前只能加强警备,三条那边已经安排了更多的人手进行巡逻和调查,我们这边也已经承诺增加巡逻次数和人数,还需要你进行确认。”

鹤丸很快找到了文件夹里相关的文件,收起了平日嘻嘻哈哈的态度认真地浏览起来。

“还有,三条希望恢复合作关系。”

“哈?”鹤丸愣了下,“三条提出的?”

三个人都点头。

“拒绝拒绝。”皱起眉毛,鹤丸直截了当地摆手,“哪有合作者开会一上来就兴师问罪的。他们根本就无意信任我们,我们又为什么要承担这个责任还去帮他们?”

听鹤丸这么说,烛台切还是略有担忧:“虽然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三条的人已经早就不是当年那些了,现在那边反感我们的不在少数。在这种时期贸然拒绝很有可能直接被对方理解为开战宣言,所以……”

“换个说法,如果那边早就有想排除我们的想法,他们很有可能抓住这个时机对内宣称一切都是我们引起的。”长谷部在一旁补充道。

鹤丸没劲地又摸出糖果往嘴里塞,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这个问题不大,他们要是真想那么做我也有办法对付。作为惊喜,具体的我就不说啦,反正不用担心,明确地告诉三条如果不准备信任我们的话我们也不准备去信任他们。”

“国永,不要吃糖了。”大俱利看时间也差不多该睡觉了,见鹤丸还在吃糖禁不住皱眉。

“没事没事,反正我们也没有蛀牙那回事。”鹤丸毫不在意地耸肩吐舌头,然后微微地眯起眼睛,一对满月里隐隐映着房里清冷的灯光,将危险的光辉肆意展露在深夜,“怎么,难道我们已经弱到害怕一群人类的狩猎者了吗?”

“不。”

“怎么可能。”

“绝不。”

三人的回答干脆果断。

鹤丸满意地笑了,他拍拍手:“好了,可以解散了吧?”



“嘿!”鹤丸倒着的脸突然地出现在病房的窗口,被风吹得乱糟糟的白色发丝下笑容与前一天如出一辙,“今天有吓到你吗?”

三日月似乎对他的到来丝毫没有感到惊讶,只是下了床把窗户开大方便他进来,笑着向他打招呼:“没想到你真的还会来。上午好,鹤。”

“你的语气一点都没有没想到的感觉。”鹤丸叹了口气,双手扒住窗框轻盈地一翻便进了房间,没好气地在小背包里翻了翻,找出一包糖递给三日月,“喏,说好的。”

接过那包糖,三日月向他道谢。

“没事,就一包糖而已。”鹤丸看着三日月回到床上,跟前一天一样坐在了椅子上,“话说你总是在看外面啊,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东西吗?昨天就有些在意了,这里的窗户外面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景色吧。”

“嗯,确实没什么特别的。”三日月爽快地承认了,“只是在想,外面有那么多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就算是很普通的公园,杂货铺,我也都几乎没有去过。那些地方究竟什么感觉,就算见过照片,在书里读到过,也完全没有实感。”

鹤丸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三日月。他想起许久以前自己与三日月的一面之缘,那时候小小的三日月就独自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院子里,端正地呆坐着一动不动像个做工精美的人偶。看向窗外的三日月脸上的神情甚至都与那是的小三日月无比相似,上午的阳光正好透过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照进来,白金的光芒撒了他一身。而他只是无比安静地坐在那里,出神地望向光的来源,望进光的里面。沉静的双眼中藏着的新月越发明亮,那是白日中唯一的一片夜。

那样的三日月宗近,好似随时要消失了一般。


于是鹤丸突然产生了想要阻止他从这里消失不见的想法。把他抓住,将他与世界联系起来。

那确实是他的突发奇想,很奇怪也很蠢。

再多呆个几秒钟,也许他就会平淡地打消这个想法了。

但鹤丸国永是积极付诸行动的人。

所以他的身体动了起来。



把双手撑在三日月的床边,鹤丸身子前倾,探入了被照亮的那一小块区域。今天的阳光格外的耀眼,他这么想着。三日月也注意到了他的动作,转过头来想看看他在做什么。两人的距离突然拉得很近很近,鹤丸把右手搭在三日月的肩上。白天消失不见了,窗外的喧嚣也一并消失了,眼前只剩下深蓝的夜空,流转的星光,还有如同瑰宝一般镶嵌其中金色的弦月。

鹤丸国永吻了三日月宗近。


——————

我也想说你们进度有点快不过就这样吧x

以及关于伊达组之间的称呼,我没按照官方的来,一个是因为那个用中文写感觉怪怪的,还有就是在这里的设定,光忠和俱利【在某种意义上】都比鹤丸年长,觉得用那种称呼有些不妥。。所以就私心了╰(*´︶`*)╯还请原谅

至于鹤丸跟三日月的聊天内容,两个人说的话都是有真有假的,虽然鹤丸还没透露太多信息w嘛剧透到此为止辣欢迎评论ww

如果有什么是一袋高级猫粮不能解决的,就两袋。

评论(2)
热度(59)
  1. piemul832ktBB子 转载了此文字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