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本丸日和

 @ishinichi 点的小爷被鹤鹤养大的日常☆

拖欠了好久【望天】而且完全不日常www

迷之OOC

以上大丈夫的——GO↓↓↓



原本应该是个普通的,晴朗的一天。当天不当番,准备好好睡个懒觉的鹤丸国永却在清晨就被审神者叫醒了。慌慌张张的审神者连他的房门都没敲就冲进来,还以为是敌袭的鹤丸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拿刀就被连拖带拽地扯出房去,在差点被睡乱了而拖到地上的衣服下摆绊死第三次的时候被带进了锻刀室。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鹤丸揉揉眼睛,正准备开口问自家不怎么正经的主人这么做的理由,就感到衣服被什么拽了拽。

困惑地低下头,鹤丸被眼前的蓝色团子吓得瞬间睡意全无,他眨眨眼,蓝团子也抬头看着他眨眨眼,鹤丸赶紧抬头向审神者求助:“等等等等这个惊吓也太大了主上你有孩子了还这么大了?!”

“鹤丸你是不是瞎啊啊啊他哪里看着像我啊!”

眼看审神者的拳头就要砸过来,鹤丸赶紧拉着团子后退了两步:“开玩笑的啦别这么激动嘛……不过,没认错的话,这位是三日月宗近吧……?不过为什么他看着比短刀那些小孩子还要小不少的样子……?”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锻造出来就是这样。我已经让狐之助去跟政府那边报告情况了,嘛,不出意外的话就又是系统的什么bug吧。”审神者有些困扰地一手捻着耳边垂下的发丝,“刚刚试着跟他对话了,心智大概和外表差不多吧,好像也没有以前的记忆……不过他好像记得你所以我就把你叫来了,总之暂时交给你照顾吧!”

“哈?”鹤丸夸张地歪头去看审神者确认自己没有听错,“我可不会照顾小孩子啊。”

审神者耸耸肩看向从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地乖乖地贴在鹤丸身边的三日月宗近,笑笑:“有什么不好,你不是追求惊吓吗。我看你平时和短刀们相处得挺不错啊,而且三日月也挺喜欢你的样子?”

“鹤……”三日月终于出声了,一双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转移到了鹤丸的袖口,紧紧攀在上面不松手。

被软糯糯的童声这么一叫,鹤丸下意识地低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那双映着金色上弦月的眼睛。鹤丸和三日月也就在平安时代有过一面之缘,但他至今记得那双眼睛的吸引力。而那股无形的吸引力,就算其主人变成了小孩子也一样存在着。孩子的眼睛更大一些,只要对上视线就感觉整个人像是沉浸于蔚蓝的深海中,散发着淡光的新月则更加清晰地在其中静静地浮沉着。还和千年前一样啊……真是输了。

鹤丸叹了口气,牵起三日月的手:“是是是,谨遵主命。所以——说是照顾他,具体要做什么?”

“唔……总之现在这个样子出阵是不可能了,在政府回复之前你就带他玩玩,顺便熟悉一下本丸和工作分配吧。话说鹤丸你的衣服整理一下啦!”

“知道啦——”鹤丸撇撇嘴,一大清早就把他强行拖出来的是谁啊,他简单拉了拉衣襟,然后低头征求了三日月的意见,“走吗?”

三日月抬着头看鹤丸,然后笑了起来,点点头。一瞬间鹤丸甚至觉得他身后飘起了小小的樱花瓣。心脏的某处轻轻地抽动了一下,鹤丸领着三日月走出了房间。

 

 

“这里是刀装室,隔壁的几间是手入室,然后那边是田地和马厩。平时大家会轮流种地,照顾马,毕竟现在是人类的身体嘛。对了,前面是食堂,时间到了大家就都来这里吃饭,饭平时都是歌仙和光忠负责,他们的手艺可好了!”鹤丸牵着三日月的手,带他在本丸里逛来逛去,同时讲解着房间的用途,还和遇到的付丧神们打招呼作介绍。

见三日月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鹤丸停下脚步,蹲下身来问他:“怎么,不感兴趣吗?”

“我想和鹤玩,不行吗?”三日月歪过头摆出有些困扰的样子盯着鹤丸。

“哈——你啊……”再次被击沉的鹤丸不禁对自己感到些许的恼火,长叹了一口气之后他拍拍三日月的脑袋,“好吧,看你现在的体格也做不了什么事情,这些具体的就之后再讲吧。不过有一点你要记好了哦,我们虽然是刀,但现在拥有着人类的身体。虽然说本质上还是不一样的,毕竟本体遭到破坏的话这具身体也没有用了,但你现在拥有的是会受伤,会生病,会饿会困会冷会热的身体哦。所以说,可要好好爱护自己哦。”

三日月认真地点了头,鹤丸满意地揉揉他柔顺的绀色头发:“好,知道就好。那么,要陪你玩些什么?”

 

约半个小时后,鹤丸捧着手中的书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视线从书上密密麻麻的字上飘到自己身边端正地坐着的三日月,鹤丸不禁在心中感叹起天下五剑大人就是不一般,连幼年形态都能在书房里坐得住。不如说,是从幼年就直接步入人类的老年了吗……?

被自己脑中冒出的想法逗笑,鹤丸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旁边三日月好奇的目光立刻投了过来,鹤丸摆摆手:“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所说的玩就是一起看书对于小孩子来说有点少见而已。说起来,你在看什么?”

三日月拿起书把封面给鹤丸看:“好像是现世流行的书籍,看不太懂……”

“那你还看得那么认真啊……”

“嗯,我想知道现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鹤丸挑起眉毛笑笑:“是吗,那你好好看吧,我有点困了先回房再睡一会。我的房间就在拐角第二个,如果不记得了可以找人问,你好了就来找我吧。”

三日月乖巧地点点头,目送着鹤丸出了房门才把注意力放回手中的书本上。

 

 

睡醒之后鹤丸眯着眼打量了下门外透进来的光,估计着差不多已经到午饭的点了。他刚坐起身把睡乱的羽织拉起来,就被不知何时端坐在他身旁正专注地盯着自己看的三日月吓了一大跳。

“唔哇……真是吓到我了。”鹤丸揉揉自己乱成一团的银发,顺手捏了捏三日月的脸颊,毕竟能这么对待天下五剑大人的机会可不多得,“怎么,直接把我叫起来不就好了?”

“因为鹤看起来睡得很香,我不忍心叫你起来啊。”三日月开心地笑着任由鹤丸蹂躏好看的脸蛋,“而且鹤的睡相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

有些尴尬的鹤丸放开了他,挑着眉毛打趣道:“虽然你夸我我很开心啦,但是说男人可爱并不是非常合适哦?”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三日月也学着他挑起眉毛。

“……算了,那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三日月毫不犹豫地拉起鹤丸的手,带着百分之百的认真劲说道:“想要和鹤结婚!”

 

 

 

“……你说啥?”

“我说,我想跟鹤结婚!”接着,三日月鼓起腮帮子别过头去,“鹤都不好好听我说话……”

真是跟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啊……不对他好像现在确实是小孩子来着。被三日月突然的爆炸性发言震得一时不知道要作何反应的鹤丸努力组织着语言,一边还僵硬地维持着这个刚坐起来一手被三日月拽着的微妙姿势。

“等,等等……就算你说结婚……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三日月歪着头,头上金色的穗子一晃一晃的:“唔,因为刚刚读的书上写了,相爱的人要结婚?”

“所以前面相爱的步骤到哪里去了啊!”鹤丸扶着额头,感觉太阳穴有点痛,万万没想到他也要有那么一天成为吐槽的那方。

回想一下方才三日月展示给自己看的那个封面,好像是主上所说的什么现世特别流行的玛丽苏狗血爱情小说……?鹤丸越想越觉得连胃都要开始痛了,他怎么就没多长个心眼在三日月遭到荼毒之前就制止他啊!

“我爱着鹤啊,鹤难道不爱我吗?”

看着三日月天真无邪的笑容,鹤丸托着下巴开始思考如何跟他解释清楚:“我说啊,爱和喜欢是不一样的。”

“嗯我知道啊,但是我爱着鹤啊,想要和鹤一直在一起。”

啊啊啊我不需要这样的惊吓!

鹤丸抱着头在内心进行了无声的呐喊后,叹了口气再次抬起头来:“但是我还只是喜欢你的程度哦?嗯……不过谈恋爱什么的听起来挺新奇的可以尝试……”

“所以鹤愿意和我结婚吗?”三日月急切地打断了鹤丸。

“给我好好从交往开始好吗!主上可是说在没有好好确认感情之前就结婚会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哦!比如说吵架还有离婚之类的!”

三日月似乎并没怎么听明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鹤愿意跟我交往吗?”

“这倒没什么不行的……那就尝试一下吧。”鹤丸刚想着差不多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就感觉身上一重。

三日月整个人压到了鹤丸身上,原本就没稳好重心的鹤丸直接被一个小孩子按倒在榻榻米上,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被堵住了嘴。明明是正午,月夜却无边无际地在眼前展开,将其他一切都吞噬殆尽。鹤丸望着那双眼出了神,甚至一时忘了自己正在被一个孩子亲吻这件事情,直到一阵缺氧的晕眩感把他拉回现实,才想起来挣开三日月。

“喂喂喂……你还真是个充满惊喜的家伙啊。”鹤丸半天才找回呼吸的节奏,十分感兴趣地打量着还趴在自己身上的孩子。

“只是想到了就付诸实施,不可以吗?”三日月似乎很享受,像小奶猫一样在鹤丸身上蹭了蹭才抬起眼,一脸无辜。

鹤丸一头黑线地看向赖着不准备动的三日月,思考着眼前的付丧神到底是真的只是小孩子思维还是全都是装出来的。两人无声地对视了半天,最后鹤丸举起手来表示投降,他以前就没读懂过三日月,现在也仍然不行。

“好吧好吧,也差不多该吃饭了,你错过了早饭,总不能再错过光忠丰盛的午餐吧!”

“嗯,肚子确实感觉空了……这就是饿了吗?”

鹤丸拍拍三日月让他放开自己,等了一会没得到反应之后果断地拎起三日月,让他好好地站在一边才起身。站起来之后鹤丸还心情复杂了一会,毕竟三日月曾经还是自己憧憬的对象,结果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等他变回成年人的样子,记忆也都回来了的时候,应该就一切恢复正常了吧。

还是不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比较好,顺其自然。鹤丸这么做了决定,然后冲三日月伸出手,领着他走向食堂。

 

“三日月,饭粒沾到脸上了。”见三日月拿筷子还不是很稳就给他要了个勺子,结果还是吃得满脸都是,鹤丸无奈地伸手去替他把饭粒全部去掉。

没想到刚把最后一粒米饭摘掉,鹤丸的指尖直接被三日月一口含住。

“喂……喂三日月你在……干什么……”刚遭到毁灭性突兀告白的鹤丸心里慌得很,明明三日月还是个小孩子可是就是感觉他干啥自己心脏都要不好。

明明负责带来惊吓的是我好吗!

“不能浪费食物……?”三日月终于放开了鹤丸,一脸无辜地用小手握着勺子继续吃。

……无法反驳。

于是鹤丸放弃了思考。

桌子对面的烛台切看着坐到三条那边去的鹤丸,忍不住担忧地戳了戳旁边的大俱利:“俱利酱,你说鹤丸他是不是见色忘友了?”

“不要问我,我一个人就好。”大俱利皱着眉头吃他的饭,表示不想搭理烛台切。

“可是俱利酱从刚刚开始眼睛就一直往鹤丸那边看啊。”

藏不住的小心思被烛台切一语道破,大俱利端起碗,把脸往里面埋了几分:“只是看他好像挺困扰的。”

烛台切观察起鹤丸的神色,陷入了沉思:“嗯,是挺难得的……看看会发生什么吧。”

此刻抬起头向自己的两位好友挤眉弄眼企图求援的鹤丸就这么愉快地被卖了。

 

晚上鹤丸给三日月盖好被子,确认他睡着之后轻手轻脚地回到了自己房间。点起灯来,鹤丸从柜子里翻出个小本子在矮桌边坐下。审神者给每个付丧神都发了一个这样的本子,说是可以用来记日记,或者写点什么都可以,作为在这里度过的日子的记录。刚开始鹤丸兴致勃勃地一写就是好几页,后来感觉有点无聊了就晚上随便简短地记记当天发生的趣事。翻开最近的几页,上面都是类似“光忠做了叫做‘布丁’的点心,很好吃”,“俱利酱又掉进我挖的陷阱啦”,“主上带了现世的玩具回来,可以把水射的很远!和短刀们玩了很久”的内容。

鹤丸想了想,然后在今天的那一页上记下了三日月的到来。

 

 

跟小小的三日月成为“恋人”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审神者也已经告知鹤丸政府的回复了。似乎确实是系统中存在的bug导致召唤出的付丧神并不完整,以前并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例子,但经过时间和经验值的积累,缺失的部分也应该会自动被找回,然后在特化的时候成长为原本应有的样子。总之这半个月内审神者给三日月安排了些相对简单安全的手合和远征,随着经验值一点点的增长,三日月似乎也长高了不少。同时记忆也逐渐找了回来,至少他已经能够认出同为三条刀派的兄长们了,也想起了刚刚现形的鹤丸黏着他玩的事情。

不过已经是少年体型的三日月态度倒是完全没有改变,一天到晚紧紧地跟在他身边。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把平安时期两人的立场颠倒了一样。

“我说啊……三日月你不感觉微妙吗……”某一天鹤丸还是没沉住气忍不住问起来。

“嗯?哪里微妙?”光明正大地坐在鹤丸腿上的三日月似乎心情很好,转头看向鹤丸的时候头顶的两片叶子甚至抖了抖。

真要说哪里微妙,鹤丸自己也说不太清:“这个……你想想,以前对你很照顾的大哥哥现在突然变成小孩子了还跟那时候的自己一样,不会感觉有点奇怪吗?”

“我很高兴鹤能对我这么照顾啊。”三日月仅仅是思考了片刻就立刻说道,“鹤不喜欢这样?”

“倒也不是不喜欢……能够看到你这么反差的一面我很惊喜啊。”鹤丸耸肩,“毕竟以前一直感觉你是个特别令人尊敬的兄长什么的……”

三日月抬起头来,眼中完全没了刚才随便的神色:“我想要鹤拥有和我对等的感情。如果鹤觉得我对你来说只是兄长的话,在我提出结婚的时候这么说不就好了?你没必要勉强自己答应我。”

“哈——这样显得你又比我年长了不是吗……”确实地意识到了自己之前随便地答应下来有所不妥,鹤丸叹出一口气,干脆地向三日月低下头道歉,“抱歉啦,之前确实是我太敷衍了事了。我确实一直觉得你像是我的兄长一样,但是经过这半个月的相处,对你的看法也有所改变了。不过现在还太早了点,你的记忆和身体都还没完全恢复吧?所以你特化之后,如果还希望我们是恋人关系的话,我会好好回答你的。”

三日月想了想,随后绽开笑脸:“嗯,好啊。”

 

 

 

之后的日子一如既往,出阵,内番,三日月一旦闲下来就黏着鹤丸,一点没有月亮的样子,倒不如说像是绕着鹤丸打转的卫星。鹤丸还是每天晚上写点简单的日记,小本子上的记录却不知不觉间被三日月填满了。

 

“和三日月一起田当番,天下五剑大人完全不会这些啊”

“三日月提出想去厨房帮忙,被光忠赶出来了”

“三日月好像很喜欢甜食”

“明明是小孩子的外貌,可是完全吓不到三日月”

“去设置了新的惊吓,没想到被三日月发现了,不过他还来帮忙了”

“带三日月一起去后院探险啦”

“虽然茶梗立起来了但还是下大雨了,三日月和莺丸说的一点都不准”

“今天大扫除!三日月要深夜才回来,还是等他一下吧”

 

虽然写了要等到三日月回来,但忙了一整天下来鹤丸还是没顶住睡眠的诱惑,趴在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鹤丸懵了一会,意识到自己不小心睡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他立马清醒了。糟糕三日月一个人没问题吗他好像还没弄懂衣服怎么换啊……鹤丸赶紧起身,保持跪坐的姿势度过了一晚的腿此时却不准备乖乖听他使唤,还处于麻木状态的脚一歪,失去平衡的他直接摔进一个绀色的怀抱中。

“咦,三日月……?”没搞清情况的鹤丸抬起头,撞入眼帘的是与千年前留在记忆中的如出一辙的脸庞和双眼,“你特化了?”

穿戴整齐的三日月笑着点头,搂着鹤丸低下头去亲吻他的发丝:“因为无论如何都想早一些听到鹤的答复,所以我最近都很努力啊。不过看到鹤记了那么多我的事情,真是太令人高兴了。”

鹤丸愣了下,随后挣开三日月看向桌上摆着的日记本:“你……看了?!”

“哈哈哈,虽然鹤的睡相十分的可爱,但后来稍微有些无聊了……”三日月完全没有在反省的样子,“抱歉啊,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啊啊可恶这个很重要啊!刃生的惊喜都记在里面的你就这么随便地看了吗!”还想再多抱怨几句的鹤丸突然注意到了三日月话语中的微妙之处,“等等你不会一晚上没睡吧?!”

三日月带着温润的笑容轻轻颔首:“因为想要鹤醒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我啊。我已经都想起来了,虽然仅仅与你有过一面之缘,那时的鹤真是可爱又美丽呢,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一把强大的刀了。我等了这么久,是时候给我一个答复了吧?”

鹤丸挑挑眉,试图掩盖自己有些尴尬的神情,然后先是蓄足了力气往三日月肩上招呼了一拳。

“嗯,这是你随便翻我日记的报应。”鹤丸有些得意洋洋地凑上去,勾住三日月固定护颈的饰物,凑上去吻上三日月的唇,“然后这是回应。怎么样,吓到了吧……唔哦?!”

还没来得及对着三日月好好耀武扬威一番,鹤丸就被压到了榻榻米上。

等等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还有现在是早上喂!

 

“鹤啊,这可是你挑起的哦。”

“三日月你等一下现在刚早上喂会有人来唔唔呜唔……”

试图挣扎无果,鹤丸最后耸耸肩,伸开双臂去拥抱了属于他的那片夜空。

这个月亮,是仅属于他的。

“对了,我们结婚吗,鹤。”三日月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鹤丸扑哧笑了:“你还想着那个啊。好啊,没问题,结婚吧。”

 

 

今天的本丸也很和谐。

发现三日月和鹤丸早餐缺席,烛台切思考了一会,决定不去叫他们了。


——————



最近卡文卡到死亡。。点文还差一个辣之后再把图也填了w

说起来我就小声问下如果写个为了OOC而OOC的文你们会不会打我xx那种爷爷为了给鹤丸惊喜尝试着喝了迷之人格转换药水然后变成了一口流利翻译腔的年轻人之类的设定。。【打死这个人

欢迎评论ww

评论(9)
热度(142)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