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论正确的恋爱启蒙法

 @Takika 点的两鹤一爷!

总觉得特别迷而且称呼到后面我自己都要晕x

小短片




长廊一端穿着绀色狩衣的人还静静的坐着,后面白色的影子踮着脚尖一点一点地小心靠近着。正当他伸出手要往还在品茶的人肩上猛地一拍的时候,一直好像没有注意到身后动静的那人却悠悠地转过头来笑了。

“早啊,鹤丸。”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地打了招呼,“一大早的真有精神呢。”

鹤丸国永捻着耳边垂下的白色发丝,叹了口气在三日月身边坐下:“唉,还是被发现了啊。我还以为鹤不在的话你就会放松警惕呢。”

“哈哈,爷爷我可得随时提防着双份的惊吓呢。”三日月眯着眼又喝了口茶。

 

现在坐在三日月身边的鹤丸是这个本丸的鹤丸国永二号机。一般来说,就算有了第二把相同的刀也并不会将其中的付丧神召唤出来,毕竟容易搞混,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不过鹤丸二号机就是个特例,他是被鹤丸跟三日月一起锻造出来的,然后审神者在两位为老不尊的平安老年人的请求下把他给召唤了出来。

实际上有两把完全一样的刀存在于一个本丸也是十分有趣的情景,两个鹤丸国永似乎是说好了不弄什么标示来区分自己,所以站在一起根本分不出谁是谁。第一个鹤丸被称为“鹤”,而第二个鹤丸国永就叫做“鹤丸”。

要说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就是三日月宗近从未认错过他们。

 

 

鹤丸二号机随手拿了三日月身边盘子里摆着的团子,一口咬了下去。

“唔……光忠做的团子果然很好吃啊。”鹤丸满足地咀嚼着,模糊不清地说道,“说起来鹤也差不多快回来了吧,有想要实验的新想法啊。”

“哦呀哦呀,是必须两个自己才能做到的吗?”

“是啊,是超级大的惊吓哦!”鹤丸使劲点头,“这次绝对连你都能吓到!”

三日月笑而不语,只是继续享受他的茶。

 

没过多久,长廊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一个红白相间的物体猛地扑到了三日月背上,一边夸张地拉长了声音喊着三日月的名字。

“欢迎回来,鹤。”三日月把茶杯放下,轻轻地拍拍挂在身上的付丧神,丝毫不在意对方身上的血污。

一旁的鹤丸无奈地看着另一个自己:“你这样子,又要被光忠骂了哦。上次我可是被罚洗衣当番了一周呢。”

鹤在三日月身上蹭够了,抬起头来咧嘴笑笑:“那才不算什么呢,光忠可是让我跪过洗衣板的,听说是现世很流行的惩罚方法什么的?”

“呜哇——现世这么可怕了吗。”鹤丸晃晃腿。

“嗯,听说妻子生气了的话会让老公跪搓衣板哦。”鹤一脸认真地点头。

“你这么一说光忠确实挺……那个词叫什么来着,‘人妻’?”

一直笑着听两个鹤丸对话的三日月扯了扯鹤的袖口,一瞬间露出了有些危险的表情:“鹤哟,刚刚的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哦?”

鹤讨好地凑过去吻了吻三日月:“说说而已嘛,老爷子也会吃醋?”

“怎么,都说恋爱会使人变得年轻啊。如此美丽的鹤,我也不愿与他人分享。”三日月十分自然地侧身将鹤圈入怀里,为他擦去脸上还留着的血痕。

一旁的鹤丸想起自己的点子还没跟鹤分享,不过看着身边唧唧我我的两位,也不好开口打扰。他呆呆地望着另一个自己和三日月亲热的样子,陷入了深思。这样的景象看几遍都会感到些许的违和。也许是他显现的日子尚短,还没有完全理解这幅身体和思想,但他真的从未想过和谁成为人类所谓“恋人”的关系。

对于三日月,也最多停留在尊敬的感情上……吧。

 

似乎是注意到了鹤丸探究的视线,鹤抬手勾住三日月的脖子,歪头故意露出挑衅的笑容:“不行哦,他是我的。”

鹤丸脸红了起来,他赶紧摆手:“我……我没那个意思!”

盯着鹤丸看了半天,鹤终于拍着大腿开怀地笑起来:“哈哈哈——没想到逗自己玩也相当的有趣啊!”

“喂喂……没你这样的吧!我可是难得想到能把所有人都吓一大跳的好点子!”见鹤的眼睛亮了起来,鹤丸得意地清清嗓子,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不过在那之前,我只是想问几个问题而已。”

鹤认真的比了个OK的手势:“嘛,要是你能保证是个特别棒的主意,我就好好回答吧。”

“你们,是恋人没错吧?”

鹤仰起头和三日月对视,然后耸耸肩:“嗯……虽然是没错,不过老爷子他更喜欢夫妻这个说法呢。”

“唔……”鹤丸一知半解地点头,“所以恋人之间到底要做些什么?”

“当然是让鹤在我身下——”三日月慢条斯理地开口,还没说完就被鹤飞快地捂住嘴把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鹤瞪了三日月一眼以示警告,又冲鹤丸摆了摆手:“别理这个色老头。实际上也没什么特别的吧,也就是待在一起。有的时候一起胡闹一通,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带头的……有的时候吵个架再和好,其实很普通啦。”

“那样的话听起来不也跟亲密的朋友差不多吗?”鹤丸不解地看了看还被捂着嘴的三日月。

“并不完全一样哦。”看三日月又想说什么的样子,鹤又赶紧把他的嘴捂的更紧了些,“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光忠和小俱利的话,只要对他们有好处,就算死掉也可以。但是如果是三日月的话,不管怎样我都会想办法和他一起活下去的。毕竟我可没法丢下这个连衣服都穿不好的家伙一个人啊。”

三日月温柔地戳戳鹤的手背,把那只手移开后笑笑:“鹤一个人的话会寂寞吧。如果再也见不到鹤的话我也会寂寞的啊。”

看着眼前两位又开始眉目传情,鹤丸撑着脸叹了口气:“你们说的我大概理解了,不过还是不怎么懂……”

鹤挑起左边的眉毛,似乎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然后凑到三日月耳边说了几句。

两人交头接耳了半天,最后是三日月抬手以袖掩唇故作神秘地说道:“那么实际试试就会知道了吧。”

“……哈?”鹤丸完全跟不上步调,“我要跟谁去谈恋爱啊。”

“那当然是由你再去捞一把三日月宗近啊。”鹤慵懒地伸出一根指头在几乎傻掉的鹤丸眼前晃了晃,“三日月以外都,不,允,许。”

“你是认真的吗……我才32级,去厚樫山不是拖后腿就是找死啊……”

“没事没事!”鹤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他,“会有可靠的队员帮你的啦!再说了,如果是三日月的话绝对不会让你断掉的!我们要的只是一点点苦肉计,把心疼你的三日月引出来而已!”

鹤丸看着还靠在三日月怀里的鹤,不知道到底脑袋出问题的是哪边:“那个……万一没有呢……”

“肯定有的。”连三日月都慢悠悠地跟腔,一边还拿起了一串团子喂给鹤吃,“无论是哪个我,都拿鹤没辙啊。嘛,算是铭刻在灵魂中的感情吧。”

鹤无比认真地点头:“就是这样,相信三日月吧。”

 

 

 

“哦,对了,你说的那个能吓人一大跳的点子是什么?”

“诶……你们刚刚的发言太吓人了我忘了……”

“很好,那我现在就去拜托主上让你明天和第一部队出阵厚樫山。”

“喂等一下啊!开玩笑的啦我记得的你回来啊啊——”

“哈哈哈……加油啊,鹤丸。”

 

 

距离第二把三日月宗近降临本丸,还有十天。



——————

Lv32的鹤丸听两位讲了半天仍然懵逼中

然后十一天后被攻略了x

诶嘿嘿嘿欢迎评论

评论(24)
热度(108)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