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Hello, My Mr. Vampire(下)

吸血鬼+现代paro

假装吃坏牙齿的三日月亲王×牙科医生鹤丸

 @玖泗 

冗长的解释+一堆私设,感觉基本没在谈恋爱





考虑到三日月要讲的可能是非常机密,在这个人口七十亿的世界上都鲜为人知的内容,鹤丸直接带他回到了家里。

让三日月先在客厅坐下后,鹤丸迅速跑到厨房里试图翻出什么可以招待人的东西。然而冰箱和所有橱柜都找了一遍他绝望地发现对于一直以来贯彻简洁生活,说得难听点就是懒人生活的自己来说,厨房的存在意义根本就不存在。

鹤丸有些尴尬地探出半个头问三日月:“抱歉我家里没什么东西……那个,你……喝可乐吗?”

此时的三日月正兴趣满满地观察起鹤丸的居住环境,小小的公寓房里并没太多家具,看客厅里家具的简单程度,大概这里几乎不会来客人。想到自己可能是这里为数不多的访客之一,三日月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也变得愉快了起来。

看鹤丸小心翼翼的样子三日月越发觉得他可爱,压住笑意摆出一副正经样:“嗯,我没问题,不用在意。”

于是就成为了现在这个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喝着罐装可乐的状态。

三日月笑盈盈地捧着可乐罐,很满足的样子,反而弄得鹤丸想找个洞埋了自己。不,他现在就地开始挖洞都可以。一直被那双夜蓝的眼睛盯着的话,仿佛整个人都会被吸引向那其中挂着的金色弯月。要沉浸其中了。

鹤丸赶紧晃晃头,在被三日月看得忘记目的之前开口:“所以……可以开始解释了吗?”

三日月把可乐放到茶几上,轻轻点头:“首先,袭击你的是吸血鬼。正确地来说,是被变成了吸血鬼的人类。形式有多种,我就不一一解释了,但你见到的那家伙,嗯……简单来说应该是‘血奴’吧。在变成吸血鬼的时候就被剥夺了大部分的自我意识,会无条件地服从主人的命令,但是在被丢弃或者主人死亡的时候就会失去控制,所以才会半夜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袭击路人,刚好在我的地盘上就把他处理掉了。”

“你的地盘?”

“嗯,这里是我的管辖范围。我是吸血鬼亲王。”

“诶亲王?!”虽然不是非常了解,但觉得光是这个称呼就十分霸气的鹤丸兴奋地撑着茶几凑了过去,“真是吓到我了,你居然是那么厉害的角色啊!”

被鹤丸称赞的三日月稍稍面露难色地笑笑:“亲王不算什么,尽管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干涉,但我还是要听从长老会里两位兄长的安排啊。”

“唔……好复杂啊。”鹤丸坐回去,拖着下巴思考了一会,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抬起头来,“对了!明明是吸血鬼,白天在外面走动没问题吗!还有,虽然听起来大概挺蠢的,你怕大蒜或者银器这类的吗?”

三日月怔了一下,随后没能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哈哈,你们人类总是会问这种问题呢。大蒜和银器完全没有用,成年以后白天出行也没什么,最多更容易晒伤。”

“喂喂晒伤……你是认真的吗。”

“是真的哦。”

“说起来……三日月你不是牙疼吗。”

“啊,那是为了和鹤亲近的借口而已。”三日月微微一笑,“因为觉得你是个十分有趣的人。”

鹤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装作牙疼的吸血鬼吗……你也真是会想。下次你要是再没事跑来诊所我就拔了你的獠牙哦。”

“那样我会很困扰。”

 

看三日月一脸认真,鹤丸也懒得去吐槽,只是起身坐到了三日月身边伸出一只手:“可以稍微冒犯一下吗……?”

“哈哈哈,可以,随你摸。”

“不你不要说得那么奇怪啊……”鹤丸有些难堪地拨开三日月的发丝,“之前注意到了挺在意的,吸血鬼会戴着十字架的耳钉真是神奇。”

小小的挂坠细微地晃动着,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看着像是某种黑色金属却又似乎有哪里不同。设计是简洁精致的一个十字架,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戴在三日月耳上就莫名地多出了一份美感。

“这个吗,是亲王的证明。”

三日月似乎无意多说,鹤丸也不追问,只是困惑地拧紧了眉毛:“怎么什么都跟故事和传说里的不一样……到底是我们奇怪还是你们奇怪啊。”

“都很奇怪也说不定吧。”三日月淡淡地看向鹤丸金色的眼,“大概这就是全部了,决定交给鹤。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或者若是这样的我让你害怕的话,我们也可以选择再不相见。我可以保证你再也不会见到我。”

与三日月对上视线,自认懂些心理学的鹤丸却从那双眼睛里读不出任何东西。三日月的眼眸固然美丽,但那片蓝却有时让鹤丸感觉像是一潭死水,仅仅是映照着新月而已。

没有更多。

 

所以说那个称呼到底是什么鬼!!!被那么叫了还莫名开心的我又是怎么回事!!!!!

 

表面看上去风轻云淡的鹤丸,此刻内心其实是在乱码的:“所以说了啊,我才不会因为你的身份产生些奇怪的偏见。再说了,你要是当时没有救我,我早就死在那里了,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鹤丸稍稍顿了顿,他百分之百地确定他看到了,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三日月沉静的眼中泛起了一丝丝希望的涟漪。

“还有,这个我之前也说过了,我并不讨厌你。”鹤丸说着咧开嘴,给了三日月一个大大的笑容,“不如说,我很感兴趣你到底还藏着多少惊吓哦。”

“是吗……”三日月跟着无奈地笑起来,“我果然很喜欢你啊,鹤。”

 

“……哈啊?”鹤丸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彻底惊呆,热度腾地窜上整张脸。

三日月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捂住脸慌忙起身:“抱歉,是我太急了……”

鹤丸愣愣地望着那双动摇的眼睛,仿佛身处永夜中深不见底的水潭边,目睹着本应平静无波的它掀起波澜。淡淡的月光笼罩着他。他完全地搞错了啊。三日月的眼中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只是他没能够理解罢了。鹤丸明白这波澜因他而起,高高在上的月也为他倾泻了光亮,所以鬼使神差地,他向那弯明月伸出了手。

“那么不交往试试看吗。”鹤丸拉住了三日月外套的后摆。

没准他早就沉沦了。

 

 

——

 

 

“果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啊。”趴在三日月腿上看书的鹤丸突然翻了个身,望向正闭着眼小憩的吸血鬼先生。

三日月闻言睁开眼,温柔地拍拍鹤丸:“怎么了?”

“你想想,这世界上吸血鬼大概也就那么多,结果就让我碰上了个亲王大人。”鹤丸把书随手一扣,撑起身子靠到了三日月肩上,“还不知道怎么就开始交往了。”

“鹤不满意吗?”三日月一下就像是受了委屈一样,抿着嘴看向鹤丸。

“你就别装了……你……明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你。”鹤丸飞快地讲完就把脸埋到三日月肩上,试图藏住发烫的脸颊。

三日月立刻绷不住了,爽快地笑了出来,根本看不出是个活了快千年的吸血鬼:“这我当然知道啊。”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吸血鬼,电影都是骗人的!”鹤丸不满地拍拍三日月让他停下来,“居然不怕阳光也不怕洋葱,流氓的要死,还把十字架当亲王的标志。”

三日月沉默了一会,歪头看向鹤丸:“提到那个……之前就一直想告诉你了,只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嗯?什么啊?”

“这个十字架耳钉,不仅仅是一个标志。”三日月一手把绀色的鬓角别至耳后,让闪着冰冷光芒的黑色耳钉露出来,“它是人类能用来杀死吸血鬼的唯一武器。”

鹤丸愣了愣,盯着那个轻轻在三日月耳垂上摇晃的小玩意不知到底该不该相信:“你在说什么……这个怎么看都没有杀伤力啊,而且那么危险的东西你就随身戴着……”

“它无法销毁,长老会最后决定交给我保管。虽然也可以锁起来甚至丢弃,但我觉得带在身上是最安全的。尽管吸血鬼本身的存在就是被长老会严令保密,不能让人类知道的,但全吸血鬼的命运都被这个小东西掌握着啊。”三日月碰了碰那个耳钉,轻轻笑了,“随便把它放在什么地方就太不负责任了。不过使用方法我是完全不知道……”

 

“三日月,可以把那个给我吗?”鹤丸突然抬头问道。

颇有兴致地让视线在鹤丸身上停留,三日月笑着点头:“可以啊。”

突兀的要求却立刻就得到了许可,鹤丸反而有点没了兴趣,撇撇嘴拍拍三日月:“喂,刚刚还说着责任责任的,立刻就不负责任地转让给一个人类了吗……”

“我相信鹤不会拿它乱来,不过,我也想听听你的理由。”牵过鹤丸的手,三日月轻轻摩挲着恋人的掌心。

“三日月大人有这么重要的责任在身,那么我作为立于您身侧之人,也应该学会肩负相应的责任吧?”鹤丸嘴角扯出一个自信的弧度,故意用着别扭的敬语。

他与三日月十指相扣,露出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般的笑容。

 

 

“再说了,能杀死您的只有我才对,不是吗,三日月亲王大人?” 



——————

期中考完了我浪一发x私心加了很多设定而且其实我也不是特别了解吸血鬼的体系所以采取了比较常见的【?】希望不要太OOC

欢迎评论ww

评论(16)
热度(99)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bbko_0214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