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手合せ

 @伊利 的手合番!

不行了没脑汁想标题了以后有脑洞再改【。



三日月宗近刚醒来就隐约听到由远及近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来者大概不是很着急就是很兴奋,侧廊的木板被踏得噔噔作响。三日月的房间在本丸最偏僻,最寂静的角落里,平日都不会被打扰,更不应该有付丧神会一大早就在这里制造出这么大噪音。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三日月闭着眼在脑中勾勒出恋人纯白的身姿,一丝笑意禁不住爬上嘴角。来者丝毫没有放慢速度,在他房门外一个急刹车,然后纸门便被豪迈地向两边拉开。

“三日月——!起床啦——!”已经整装待发的鹤丸国永叉着腰来喊三日月,一双灿金的眼在背光处都散发着点点兴奋的光辉。

“怎么了,这么有精神。”三日月张开眼便看到他最喜爱的白鹤,脸上笑意更深。

鹤丸已经踏进房间,拉着三日月催他起来:“主上她终于安排我们两个手合了!而且刚刚她还给了我个东西,说是在手合的时候用绝对能带来惊喜的效果!”

“哈哈,是吗……看来我也得期待一下了。”三日月十分配合地离开了被褥,鹤丸熟练地替他更衣,然后拉着他就往道场跑。

“鹤啊,不先吃饭吗?”三日月跟着鹤丸的脚步,尽管相当期待,却也不像鹤丸那样急,“不好好吃饭的话也没法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吧,毕竟现在是人类的身躯啊。”

闻言鹤丸停下脚步,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头:“也是……那就先去吃饭好了!刚刚来的时候光忠已经和安定还有清光在做饭了,应该有吃的!”

 

两人走进食堂的时候料理当番的三个人刚刚把饭摆上餐桌,看到鹤丸和三日月他们还有些惊讶。

“早上好,三日月先生都这么早起,真少见啊。”安定将手中的碗放下,打了招呼。

“今天是和鹤手合的日子啊,被拉起来了呢。”三日月笑着道了早安,便和鹤丸在平时的位置落座开始吃饭。

鹤丸一阵狼吞虎咽早饭就下肚了,催着还在细嚼慢咽的三日月吃完就又扯着三日月飞一般地冲出了食堂向着道场去了,留下陆陆续续来吃早饭的其他付丧神一脸茫然。

 

 

进了道场,拿了木刀之后鹤丸却往外走去。三日月略有不解,歪过头看着斗志昂扬的鹤丸抿唇笑笑也不多问什么,紧跟着到了空旷的后庭。无论鹤丸准备了怎样的惊吓,他都有信心能够全盘接受。

何况,这种事情事先去问的话就失去意义了。

“今天练习在室外庭院的战斗!”鹤丸左脚后移半步,露出了带着些许挑衅意味的笑容举起木刀。

还未等三日月做出回应,鹤丸已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上前去,木刀瞬间相交发出钝响。鹤丸深知光是比力量他没有任何胜算,没有多做停留,撤身回退,调整好体势又一次冲刺,却在三日月再次举刀防御的瞬间一晃,侧身擦过木刀刃尖,绕至三日月背后。趁着他还未转身,鹤丸稍稍施力跃起斩下。这一击被头都没转的三日月反手接下,随着手腕灵巧的转动,木刀在空中划了个圈,随着惯性击向鹤丸侧腹。

鹤丸立刻收刀在身侧险险挡住,向后一跃拉开距离:“喂喂,真是吓到我了啊……老爷子你背后是长了眼睛吗。”

“哈哈哈,怎么会。”三日月脸上居然露出了些许的得意,“只是因为我了解鹤而已。”

“喂,你这样让我很困扰啊。”鹤丸无奈地挑眉,继而了然地勾起嘴角接着发动攻击,“不过放水就太无趣了!”

接下来的几招也被三日月一一化解,鹤丸带着些玩味地望向三日月的眼眸。

潭底的新月,越来越明亮了。

哦呀,老爷子也进入状态了吗。

鹤丸满意地舔舔唇角,横刀挡下三日月的斩击,退后一步的同时巧妙地转动手中的刀,在两刃的轨道错开的一瞬挑起木刀向上砍去。似乎先一步读到鹤丸意图的三日月也及时地收住落下的刀尖,强行掉转方向将攻向自己的木刀截住并向左一推。没料到三日月这时会采取让他的攻击偏离目标的鹤丸差点就没刹住脚步扑进自己对手怀里。

他绝对是故意的。

“不要连手合都故意耍流氓好不好……!”紧急将重心移至右脚的鹤丸压低身子闪开一刀,咬牙切齿地抱怨。

“嗯?鹤指的是什么呢?”三日月笑着挥下木刀,眼中新月如钩。

鹤丸举刀又挡下一击,同时将左手伸进羽织内的小暗袋:“可不要再为无聊的事情分心了哦三日月,真正的大舞台现在才要开始——!”

被鹤丸从怀里掏出来的是一个带拉环的金属罐,长得和审神者偶然会喝的叫做“碳酸饮料”的包装有几分相似。他咬住拉环一拽,大量的烟雾从小小的罐子里冒了出来,金属罐落在地上滚了滚,随后鹤丸在笼罩了周围的白烟中隐去了身姿。

 

“哎呀……现世的东西真是十分有趣啊……”三日月抬手在眼前晃了晃,视界里一片灰白没有任何改善,甚至连自己的手都看不太清楚。

既然如此,能够看到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三日月闭上双眼,将木刀举至身前,做好防御的准备。然后他准确地捕捉到了,金属链的清脆响声。那是属于鹤丸的,独一无二的声音。仅仅是听到都能让他的心脏随之鼓动起来的声音。

靠近了。

杂草被厚底木屐踩踏的沙沙声,锁链在其主人腾空时相互撞击的细小铮鸣,以及木刀挥下的破风声。

心跳随着这些细微的声音加速,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一般。一丝笑意略过三日月眉间,他抬手稳稳地挡住了那一刀,接着听到鹤丸落回地上,以及随之挥出的第二刀。连空中漂浮的白雾仿佛都以木刀为界漂亮地削为两半,三日月压下手臂在肩侧硬是拦下这一击,趁着鹤丸后退的间隙紧跟上去。

木质的刀刃数次相交,两人对于对方的一招一式心知肚明,比起在比试,也许说是在起舞更加合适。

攻击再一次被挡下的时候鹤丸收刀,退至三日月的视线会被烟雾遮住的距离,认真地思考了起来。虽然平时战斗他更愿意听从自己的本能用些比较乱来的战斗方式,但那些招数用在三日月身上明显是行不通的,毕竟他太了解鹤丸了。不如说,因为太过于了解,要是不改变战略没准被干掉只是短短几秒钟的事情。鹤丸也同样地清楚三日月的能力,跟天下五剑硬碰硬绝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主上给的这个叫做“烟雾弹”的东西……鹤丸无奈地吐吐舌头,虽然很有趣……不过三日月看不到自己的同时他也看不到了。再说了,仔细想想若是利用声音来确定对手位置的话,鹤丸反而处于不利。

那么,要怎么办才能逆转呢——

 

 

看着鹤丸与周围的白融为一体,三日月也并不急于追上去。他握了握刀柄,确认着手中武器的触感,同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他既不准备输给鹤丸,也不急于结束战斗。时间多的是,三日月更期待鹤丸能够带来怎样的惊喜。

锁链碰撞的声音再次响起。

迎面而来的是全力冲刺的鹤丸,右手将木刀持于身侧,完全没有攻击的架势。三日月横刀扫出,被鹤丸半蹲侧身闪过,在略有停顿的瞬间将刀抬至与身体平行,让力量与惯性凝聚于脚底推进,直刺三日月的胸口。本应致命的一击被堪堪避开,擦身而过的同时三日月手中的木刀也紧追而来,鹤丸反手将刀竖直抵在背后防住这一刀,将重心转移至左脚强行停下并稳住身子。眼看两人距离再次被拉大,三日月向前一步挥斩而下,绣有金色星月纹的袖摆随着他的动作张开。

烟雾已经逐渐散去,鹤丸挡下攻击,僵持半秒后脚下施力旋转半圈至三日月身侧,两刀又是数次相交。

差不多是时候了。

鹤丸又接下一刀之后迅速后撤,在下一击落下前的瞬间蓄力跃起,将自身轻盈的特点发挥到了最大,精准地落在三日月的刀尖,借力再次腾空而起。张开双臂,雪白的羽织如同鸟儿的羽翼般舒展开来,风在耳边的呼啸声与心脏喧闹的鼓动一同刺激着鹤丸紧绷的神经,他畅快地笑起来,高度集中的双眼收缩成兽瞳,下落的同时向下全力斩击。

三日月举刀防御被逼退半步,两人在重整体势的刹那一并挥刀,然后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

 

鹤丸的刀停在三日月颈边,而三日月的刀则落在了距离鹤丸胸口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鹤丸首先笑了出来,他收起刀来,意犹未尽地舔舔下唇:“这样是平手啊——嘛,不过也足够惊吓了啊!三日月你觉得呢!”

“很尽兴。”三日月也松弛下来,拉过鹤丸搂入怀里。

“喂喂老爷子……很热啊,至少先去洗个澡好不好,我现在可是浑身都是汗味哦?”鹤丸有些难堪地稍稍推开三日月,随后扭头吻上后者的唇。

三日月轻笑,把脸埋进鹤丸肩窝:“无妨,这样就好。鹤闻起来很美味。”

“给我等等……这个形容不对吧……?!”鹤丸毫不留情地往三日月小腹上来了一拳,听到三日月闷哼一声之后又象征性地摸摸头作为补偿,“听话,先去洗澡。”

“鹤……”

“听,话。”鹤丸才不理会三日月的死打烂缠,拉起三日月就往澡堂的方向拖去,“你要是乖乖的话我考虑……晚上陪你。”

听到这里三日月立刻收起委屈的表情顺从地跟上鹤丸,背后似乎还飘起了小花。

“啧,色老头……”



——————

为了手合的趣味性。。婶婶塞了个烟雾弹给鹤丸,然后本丸被雾霾所笼罩

啊啊啊不行了我已经。。打斗实在是太难了

总之!终于写完辣啊啊啊啊【摔键盘

欢迎。。评。。论。。。。【躺尸

评论(23)
热度(131)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