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想要传达的事

 @白零 迟到的生贺orz

比起傻白甜可能是蠢白甜

小短篇



鹤丸挂着两个黑眼圈从桌子上爬起来的时候房间里还没亮。电脑早就自动关机了,旁边摆着的荧光电子表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啊……把论文提交了之后就直接睡着了吗。他使劲眨了眨眼,活动了下僵硬的背部,身上不知何时盖上的薄毛毯滑落到了椅子上。鹤丸在毛毯掉到地上之前把它捞了起来,还无法好好运转的大脑总算把零碎的线索拼凑出来后,他把视线转向双层床的下层。

这个宿舍间的另一位住人正躺在床上睡着,均匀的呼吸声在一片寂静里仿佛悬浮在半空中,格外引人注意。鹤丸迷迷糊糊地感到些许惊讶,三日月居然回来睡了。明明最近一直都泡在实验室还是什么地方做实验的……

初春的房间还并不暖和,鹤丸打了个喷嚏,他抽了抽鼻子,终于把即将沉回梦境的意识拖了回来。连续两周的睡眠不足搅得鹤丸没法思考,他随便地把白色的毛毯往身上一裹,努力轻手轻脚地从桌边起身。想到自己裹着这个白色毛毯跑出去没准会被当成幽灵,鹤丸傻呵呵地笑起来,走到床边蹲下来盯着睡得正沉的三日月。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房间里并没多少光亮,鹤丸睁大眼睛也看不清什么。但这样就够了,毕竟太亮的话三日月肯定会醒。

想到这里鹤丸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喜欢三日月。

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恋人的那种喜欢。只是一直没有说出口罢了。

鹤丸国永活到现在,第一次有了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出来的话。第一次因为害怕结果而且不敢去做一件事。

但是他喜欢三日月。

喜欢。

喜欢啊。

 

 

鹤丸在昏暗的房间里注视着三日月模糊不清的脸庞,在沉默中与自己做着斗争。思考着思考着困意又像是毒瘾一样缠了上来,重心一歪就坐倒在了地上,还附带把旁边的垃圾桶打翻了。

糟糕。

床上的人动了动,随后带着些睡意的声音传进鹤丸的耳畔:“鹤……?”

“啊……抱歉,吵醒你了?”鹤丸慌忙把垃圾桶摆正,问的事情他自己都觉得是废话。

三日月坐起来揉揉眼睛,这才看清用毯子裹成的一团,忍不住笑起来:“没事。不过鹤不睡吗,这种时间还不去床上。”

鹤丸又把毛毯裹紧了些,干脆坐在地上卖起可怜:“对啊,我在上层所以担心爬上去会吵醒你,我也懒得爬,就只好在街边当个无家可归的流浪鹤啦。”

“是吗。”三日月又笑笑,掀开被子向鹤丸招手,“那我就先收留你一晚吧。”

鹤丸眨眨眼,然后扔下毛毯磨磨蹭蹭地钻进三日月的被窝。

“唔,鹤真是太慢了,被子里都不暖和了。”三日月闭上眼睛把鹤丸搂住,弄得鹤丸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三……三日月……没必要把我当成抱枕吧。”鹤丸自己都听得出他的声音在抖。

三日月的脸近在咫尺,抬眼就能看到长长的睫毛微颤着。隔着衣服传来的是三日月的体温,三日月的心跳。鹤丸虽然平时也和三日月勾肩搭背的,但从未想象过能够变成这种情况。这样下去别说睡觉,他没准会因为过度紧张而死。

“鹤很温暖啊。”三日月完全没有要放开的意思,倒是腾出一只手给鹤丸顺起毛来。

“干啥啊当我是小孩子吗……”鹤丸不满地抗议。

原本想挥开三日月,但鹤丸实在是不想强制疲惫的身子做些徒劳的抵抗,何况三日月哄小孩一般的安抚还真起了作用,鹤丸很快地感觉困意又回来了。三日月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鹤丸自己安分下来。鼻腔中充满了三日月常用的洗发水的香味,据说是大海的味道,但鹤丸总觉得如果月亮也有气味的话,就一定是这种淡淡的清香了。明天……还是告诉他吧。就算不被接受三日月的表情也一定会很好笑吧。一边想着,鹤丸不知何时就昏昏沉沉地靠在三日月的怀里睡着了。

看鹤丸没动静了,三日月温柔地拨开鹤丸额前的刘海,轻轻印下一吻。

 

“鹤太可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传达才好了。”

三日月戳了戳鹤丸的脸颊,后者皱起眉头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声音,然后突然清晰地吐出几个音节:“三日月……”

三日月一愣,鹤丸往他身上又靠了靠,再次安静下来。

“哎呀……真是,吓到我了……”三日月搂紧鹤丸,感觉耳尖有点发烫。

 

 

 

“……明天就告白吧。”



——————

难得写了个鹤丸→三日月然后难得让大佬脸红了我好开森【等等

日更达成我原本是想昨天双更的

评论(29)
热度(119)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