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Reticence

点文的超能力paro【虽然好像成分不怎么多

瞬间移动三日月×空气操纵鹤丸

并没在交往的两人【你

 @鴉 感觉有点偏题orzzz




“三日月宗近你给我滚出去!!!!!!!”

 

 

一切都是从清晨开始的。

被刺耳的铃声闹醒后鹤丸国永揉着眼睛一手按掉了闹钟,然后拖着一个挂在他身上的三日月宗近下床。三日月明显还没醒,胳膊倒是死死地环在鹤丸腰上不放开,顶着绀色乱毛的脑袋还贴在鹤丸背上,嘴里模糊地念叨着什么。鹤丸试图挣开三日月,无果,只得把手伸到背后拍拍三日月的脸。

“唔……”三日月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又把鹤丸搂得更紧。

“喂喂,起来了,今天还有任务呢。”鹤丸拿三日月没辙,又扯了扯他的脸颊,“再不起来我要往你头上泼水了。”

听到这里三日月终于肯睁开半只眼睛,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想把鹤丸一起拖回温暖的被窝里去:“鹤真无情,明明可以再睡一会的……”

“那当然是可以的。”鹤丸终于把三日月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皱着眉头转身,“如果某人每天早上能够按时起床然后自己打点自己的话。你以为我不想多睡一会的吗?”

“哈哈,我喜欢被鹤照顾啊。”

鹤丸懒得理会某人耍流氓,自顾自地转向卫生间洗漱去了。

 

一边刷着牙,鹤丸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

鹤丸目前这个绑定队友,论能力的等级和相性明明比他更适合的人选多得是,却非要指名和自己进行组合。虽然执行任务的时候配合确实挺顺利,鹤丸也并不讨厌三日月好相处的性格,只是感觉……有点太过黏人了?

做任务的时候不顾反对尽可能地把自己放在危险性最低的位置,平日恶作剧的唯一协助者也就是他了,晚上还会把自己当成等身抱枕……

简直跟恋人一样……?

胡思乱想到这个结论的鹤丸差点没被混着牙膏沫的水呛死。

 

算了算了……哪有那些乱七八糟的。

鹤丸刷完牙赶紧又拿冷水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晃晃头把那些奇葩设想都甩出去。刚刚把心态调回正常模式,回到卧室鹤丸就见到让他差点突发心脏病的一幕。三日月身上勉强挂了一件衬衫,扣子错位了几颗,西装外套和裤子还不是一套的,而当事人此刻毫无自觉,正在努力地和挂在脖子上的领带做着斗争。

“喂三日月,你这是终于活腻了吗。”鹤丸赶紧冲过去在发生命案之前把那条危险的领带从三日月手中了抢过来。

这说法不对,危险的不是领带,是三日月。

“嗯?怎么会。”三日月不知道鹤丸为什么这么说,只得乖乖站好让鹤丸替他重新把扣子扣起来。

鹤丸心不在焉地整理着三日月的衣领,把领带打好之后去把配套的裤子翻出来扔给了三日月:“所以又是你去冒充交易方啊。”

“万一暴露了,我的能力比较适合逃跑。”三日月笑呵呵地换起裤子。

“确实是这样没错啦,但是每次都要扮演服务生之类的太无趣了。”鹤丸撇撇嘴,换起自己那套服务生的衣服,“偶然也想当被服务的那方啊。”

“哦?”三日月意味深长地挑眉,毫不顾忌地打量着鹤丸换衣服露出的漂亮有力的背部线条。

鹤丸飞快地打点好了自己然后催着三日月去洗漱,在他刷牙洗脸的同时给三日月西装外套内侧腋下的暗袋塞入应急用的手枪。

“好,那我就先出发了!”鹤丸拍拍手,“你可是压轴,我先去做准备啦!”

“你加油。”三日月回以微笑。

 

 

鹤丸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进去,成功地加入了服务生的行列。鹤丸这次是事先打探好,交了资料正式地申请了这份工作,当然,资料都是假的。鹤丸和几个服务生简单寒暄了几句,地形他已经记得足够清楚,接下来只要暗中支援三日月就好了。

鹤丸装出一副不怎么了解这里的样子,在错综复杂的走廊上来回转了几圈才走进厕所。谨慎地确认了厕所里只有他自己,也没有任何类型的监视或者监听系统之后,鹤丸进入最里面的隔间,轻轻敲了敲迷你耳麦。

一阵杂乱的电子音后,鹤丸压低声音:“我已经进来了。”

“明白。”三日月似乎也察觉到杂音比平时要多,简洁地表示收到消息后就切断了通讯。

鹤丸冲了下并没使用的马桶,然后普通地推开隔间的门去洗手。擦干手后鹤丸对着镜子拨了拨耳侧的刘海,确保耳麦被完全遮住。他离开厕所后又特意在走廊上迷茫地走了半圈,回到原本的房间去。

三日月要宴会开始后才会来。在那之前还是要顾好自己作为“服务生的本分”。鹤丸重重地叹了口气,和同僚再一次确认起工作内容。

 

 

“石切丸,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坐在副驾驶的三日月看了眼手表,轻声提醒道。

“再快就超速了。”性格温吞的石切丸此时也微蹙着眉毛,“再说了,还不是你在鹤丸走了之后又回去睡觉才会耽误。”

三日月也不在意,爽朗地笑了笑:“要睡够才能好好完成任务嘛。”

石切丸没有回话,反正说什么也没什么意义。

“对了,兄长大人那边解决了吗?”

“嗯,刚刚收到联系,已经将本人拦截了。”石切丸点头,视线没有离开眼前的路况,“虽然暴露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谨慎行动为好。这次对方准备也很充足,你要看好鹤丸。”

“哈哈哈,鹤他啊……会大闹一场的吧。我可起不到什么镇压作用。”提起鹤丸,三日月的神色立刻柔和下来,笑着耸肩。

石切丸透过后视镜看到他这样,眉毛忍不住又皱了起来:“总之你给我管好他。”

“知道了,我会尽量。”三日月一脸无奈的宠溺,明显准备在鹤丸的安全可以确保的情况下放任不管。

石切丸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最后车子缓缓地在宅邸的大门停下,身着笔挺西装的侍者将车门打开,三日月最后确认了一下别在西装衣领上作为标志的金色徽章,这才不紧不慢地下车,在侍者的带领下走向建筑内。步入大厅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不能再常见的上层社会宴会,身着正装的男男女女端着高脚酒杯,穿梭在摆满精美佳肴的桌子间,与每一个人进行简短而程序化的问候。服务生端着放满酒杯的托盘或是摆放着各类小食的小推车来回走动,方便人们拿取。这里的人大概也没几个知道接下来会进行的大型枪械交易吧。三日月很快捕捉到了鹤丸的身影,装作无意向那边走去。鹤丸正一手一个大托盘,轻松地在人群间缓慢走动着,时不时向从托盘上取走酒杯的人点头示意。他转头看到三日月,让三日月挑了一杯酒之后小小地鞠了个躬,抬起头狡黠地眯起鎏金的眼,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将“你真慢”几个字留个三日月就潇洒地转身离去。

三日月抿了口酒,自顾自地笑了笑:这是被嫌弃了吗。

不过完成任务是首要。三日月和周围的人打了招呼,简单地聊起来,以快速融入气氛。三日月自然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在聊天的同时不动声色地注意着会场内的动静。

交易方没有让三日月等太久,很快就有一个穿着似是执事的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让他跟自己来。三日月点头,向与自己聊天的两人道别,跟上执事离开大厅。他被领着在迷宫一般的走廊里走了许久,最终在三楼的一个房间前停下。执事抬手指向门,恭敬地鞠躬后离开。三日月敲了敲门,房门立刻被打开。看到房间里的人数,三日月轻轻皱了皱眉,走进了房间。

门在三日月身后关上,“咔嗒”一声锁上,站在窗边的男人此时才转过身来。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三日月露出一个标准的,不带情感的微笑,“我可不记得有说过会有这么多人在场。”

男人耸耸肩:“这没办法吧?毕竟你那边也和说好的不同啊。”

“不是告诉你们因为出了些特殊情况,所以换我来了吗。”三日月又指了指外套上别着的徽章,“要求的标识我也有戴着。”

男人冷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叠折的整整齐齐的纸,走向三日月,把上面的内容展示给他:“我们早就知道你们会介入了,虽然有些对不起我们的合作方,但是有你在,他们也会被释放吧。你说是不是,三条的三日月宗近?”

纸上是三日月的资料。

与此同时,房间里的其他人已经围住了两人,枪口全部指向三日月。

看着无动于衷的三日月,男人继续说道:“还有,不要以为你有能力就可以轻易逃出去。尽管这里没有能力者,但是这个封闭的房间是专门用来对付你的能力的。你出不去的,所以还是乖乖的把那个耳麦交给我吧。”

三日月笑笑,顺从地将耳麦交到男人手上。

男人拿到耳麦后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确认没有任何其他装置后打开了通讯功能。

短暂的沙沙声过后耳机内传出了声音,男人对着耳麦开口:“你就是三日月宗近那个小助手吗,他现在——”

“喂喂开什么玩笑——!!!三日月宗近现在在我手上,要是想救他的话就给我在五分钟内到世界这头来!!!!!要是不来的话我就杀了他——!!!!!你们反派就不能有点新意吗翻来覆去就会这么几句我都要无聊死了!!!!!!!!”没有扩音功能的耳麦对面的声音却清清楚楚地让房间里所有人都听到了,紧接着通讯就被粗暴地切断。

房间里一瞬间陷入有些尴尬的沉默,直到三日月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寂静才被打破。男人由于愤怒而颤抖起来,他夺过旁边人手中的枪,指向三日月的眉心。

“看来你的助手放弃你了呢,真是可惜。”男人瞪着仍然不为所动的三日月,咬牙切齿地逐字说道,“只能在这里结束你的生命了。”

三日月一脸遗憾地摊开手:“我还以为你要用我换你那些合作伙伴出来呢。”

“我改变主意了。”

此时,在门窗都紧闭的空间里,气流却出现了细微的波动。房间内的其他人对此都并没有反应,三日月却在那一瞬间轻轻勾起了嘴角。

眺望庭院的玻璃窗在下一秒炸裂开来,飞散的玻璃碎片伴随清脆的声音落了一地。掺杂着淡淡甜味的空气一口气冲进房间,将几个人掀倒在地。鹤丸轻盈地落在窗沿,一头银发在风中翻飞着,如同即将展翅的飞鸟。

 

“哟,我是五条的鹤丸国永,可不是什么助手哦。”

 

 

最先反应过来的两人迅速将枪口转向鹤丸,在扣下扳机前手中的枪就突然地被什么打掉了。男人转回去想先把三日月解决,却发现他早就不在几秒前的位置上。他绷紧身子,端起的枪就被猛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三日月握住,男人还未来得及甩开三日月就被落在小腹的一脚踹倒,被迫放开了手枪。一切发生在短短数秒内,三日月见此时房间里还站着的几人终于想起自己的枪,而蹲在窗框上的鹤丸还在看戏模式,果断地选择了撤退。

三日月又一次凭空消失,于枪声响起的同时一把搂住鹤丸从窗口跃了下去。

“喂三三三三日月……?!”鹤丸完全没料到三日月会来这么一出,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地心引力拉着向地面坠去。

三日月没回话,只是把鹤丸又往怀里搂紧了些。耳边呼啸的风声瞬间停了下来,鹤丸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平平安安地落在了庭院里。

“哈……你真是吓死我了。”鹤丸把额头抵在三日月的肩上,让自己平复一下心跳,“不用逃也没问题啦,刚刚破坏窗户的时候我顺便把乙醚放进去了,再过一小会那些人也没法动了。”

“呆在那里,万一鹤受伤了怎么办。”三日月感觉鹤丸的反应像是受惊了的小动物,怜爱地揉了揉鹤丸的头。

“拜托,我有信心能保护好自己的。”

三日月轻轻摇头:“我相信你的能力,但我不允许有那个可能性。”

鹤丸不满地冲三日月吐舌头,然后转过身去联络起石切丸:“……嗯……似乎提前被发现了,没事……应该都在三楼,收拾就交给你们啦!”

麻利地切断了通话,鹤丸扯起三日月离开:“啊——回家回家!今天的惊喜真是大成功!”

“啊,石切丸让我看好你不要乱闹的来着。”三日月此时才想起石切丸的叮嘱。

“还不是你被抓了!”鹤丸立刻反驳,想了想又撇嘴甩甩手,“虽然我觉得就算我不就救你那么几个人你也能放倒了……”

三日月笑得无奈:“鹤也太高估我了。”

“说起来你不是有枪吗怎么不用?”

“哈哈,能不用的话我会尽量不用的。”

鹤丸无力地抽抽嘴角,看这反应是根本忘记了那把应急用手枪的存在了吧。

 

 

 

回到家后鹤丸立刻抢占了浴室,任务之后冲个热水澡最能让他放松。不过事情总有出差错的时候,比如说今天。

鹤丸把身子草草擦干,把浴巾随便一围赤着脚走出去的时候,似乎是踏上了没有被冲掉的泡沫上,脚下一滑。

“哇啊——?!”鹤丸感觉重心倾倒的瞬间觉得自己这下是死定了。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鹤丸在撞到地面之前靠上了什么温暖的东西。

“小心点,鹤。”

“我靠?!”鹤丸感到三日月略凉的手环上自己腰上的瞬间才明白自己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爆出了粗口,“三日月你搞什么啊不要把能力用在这种奇怪的地方?!”

三日月一脸委屈:“我这不是保护了鹤吗。”

鹤丸听了直翻白眼,拍拍三日月的手想挣开:“谢谢啦……但不就是摔一跤吗,又不会怎样。”

“不能这么说啊,我会心疼的。”三日月非但没放开鹤丸,反而搂得更紧了。

除了腰上裹了浴巾以外就是裸着的鹤丸越来越觉得难堪,这家伙手摸来摸去是干啥?!还有刚刚那句话是怎样?!

鹤丸又扭了扭身子想把三日月甩开,可惜三厘米的身高差和明显的体格差此时就体现出了优势,鹤丸第一次发现三日月力气这么大。然而此时三日月沉默着低下头,随后鹤丸感到后颈上一阵温热。鹤丸实在忍不住炸毛,他疯了吗还在舔自己?!

 

“三日月宗近你给我滚出去!!!!!!!”鹤丸摸索着抓到了三日月较长的那缕发丝,毫不留情地一扯,听到后者吃痛的吸气声之后指指浴室的门,“你三秒钟不出去我就拿毒气灌满这个房间!!!!!”

“知道了……”三日月仿佛一只被斥责的大型犬,有点垂头丧气地出了浴室。

 

在三日月将门关上之后,鹤丸摸了摸后颈上被舔过的位置,捂住脸猛地蹲了下去。

啊啊救命怎么回事意外地不讨厌……

 

 

三日月回到卧室后坐到床上捂住脸,深呼吸了几次。

差点就没有控制住自己……

随后他望向过了许久还紧闭着的浴室门,轻笑起来。来日方长,慢慢来也可以。何况,看来他还是相当有希望的。

 

要怎么让这只迟钝的白鹤注意到呢。



——————

我自己都觉得不科学但怎么说都是科幻嘛xx

说实话这两个能力都太难写啦啊啊啊!!!

我怎么老让他们跳楼

评论(23)
热度(131)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bbko_0214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