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关于我的男友是个渣男这件事

之前的点文x

总之容我慢慢填xx

被爷爷吓到的鹤丸+醋坛子鹤丸+想看鹤丸吃醋然后玩脱的爷爷

 @杜仲  @昵称去死QAQ  @_黄新 任性地把几个题目揉到一起去了不介意的话【



注意:有爷爷和狐球的亲密互动然而都只是表面,内心的话大概是这样的↓

三日月:兄长大人你太大只了我都没法把你想象成鹤来演。

小狐丸:那你为啥找我啊我亲爱的弟弟虐狐狸好玩吗好玩吗好玩吗你再乱摸我的毛就算你是我弟我也要打断你的胳膊。

 

 

 

三日月宗近很苦恼。

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鹤丸国永一个直男给掰弯,成功地追到了手,然而鹤丸除了同意交往以外也没什么表示,像是恋人的事情更是没做过几件。两个人还是像之前那样平淡地过着高中生活,像是普通的朋友一样。早就想把鹤丸吃干抹净的三日月很是纠结,鹤丸都没有主动亲吻过他,他也没法随便出手。

 

“所以,兄长大人,我要怎么办才好呢。”晚饭的时候三日月向小狐丸提出了这个问题。

仍然单身的小狐丸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咬了一口油豆腐抚慰自己的心灵后才说道:“要想知道他到底在不在意你的话,你试着稍微对他冷淡一些看看?”

“要怎么做?”三日月歪歪头。

“今天你洗碗我就告诉你。”

三日月微微一笑:“当然可以,如果兄长大人又想添置新盘子的话。”

看着三日月无懈可击的笑容,小狐丸当了他这么多年的亲哥自然明白他没有在说笑,只得服输:“算了还是我洗吧。总之,你先和他拉开距离,别像平时那样黏着。然后你要装作无意识地和某一个人很亲密,尤其是在鹤丸能看到的时候。”

“好难啊。”三日月放下筷子,皱了皱眉。

“没准可以看到鹤丸吃醋的样子哦?”

“那么就拜托兄长大人了。”看到三日月一下亮起来的双眼,小狐丸突然觉得他又把自己带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鹤丸国永很烦躁。

最近三日月突然就不怎么理他了,自己去找他还经常会被以各种理由推脱掉。明明说是学生会有事情,鹤丸却无意中透过走廊窗户看到三日月和小狐丸一起坐在庭院里。

后来小狐丸甚至老是跑来他们教室找三日月,交个资料,或者是单纯的闲聊。

课间的时候鹤丸无聊地在本子上乱涂乱画,小狐丸突然进了教室,递了一小叠纸给三日月。鹤丸原本没怎么在意,突然一声甜甜的“谢谢兄长大人”闯进他的耳朵。小狐丸没多逗留,留下鹤丸怔怔地盯着本子上滚来滚去的一小节断裂的自动铅芯。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吃醋……也太没出息了。鹤丸不可置信地扫掉笔芯,自己撇了撇嘴。

在这之后鹤丸突然感觉看到三日月和小狐丸在一起干什么都碍眼得不得了,偏偏老是碰上他们两个凑在一起,躲都躲不开。

前天是在走廊上碰到小狐丸追捕三日月,昨天是午休小狐丸过来拿资料的时候被三日月拉着编头发,今天放学又见到两人挤在一张桌子边低声讨论着什么趣事。鹤丸看都懒得看一眼,把课本笔袋统统往包里一塞,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离开了教室。

见鹤丸走了,三日月凑到小狐丸耳边小声问:“你说鹤真的有在吃醋吗,我看他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啊。”

小狐丸只觉得背后恶寒,抖却秉持着既然要演就演到最像的精神硬是忍着没躲开,在心里回想了下平时看的少女漫画内容:“依我看,鹤丸要么是完全没什么感觉,如果再坚持几天都是这个情况你还是对他死心吧——”

看到三日月的笑容马上要变成恶魔的微笑,小狐丸心里抖了两抖,赶紧加上:“要么是他吃醋了但是死撑着不想被别人看出来。总之……看你的了。”

“嗯——那就是还要加强演技的意思?”

小狐丸在三日月得出结论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地狱。

 

 

鹤丸在枯燥的数学课上撑起下巴游神。

明明之前老是黏着他不放的,答应交往没多久突然就完全不理人了,他鹤丸国永这是碰上传说中的玩够了就甩的渣男了吗?

而且还跟自家哥哥搞上了。

不过要说的话,三日月的条件倒也相当适合去当个渣男。颜值高,成绩好家庭也富有,现任学生会长,待人温和有礼,简直是全校女生的男神。大部分女生都会尖叫着接受他的告白,估计也有很大一部分直男能硬生生被他掰成弯的,鹤丸就是一个典型例子。那么多喜欢他的女孩子他没去告白也没接受过告白,偏偏找上鹤丸这么个原本对他也没什么印象的直男,然后又偏偏成功地让鹤丸喜欢上了他。想想之前追求鹤丸的时候简直是跟踪狂级别的黏人,现在他终于答应交往之后反而爱理不理,难道这就是——

鹤丸被自己天才般的推理所感动,差点就忘记还在上课了。

这就是通过攻陷一个对自己完全没兴趣的人获得特别的成就感的那种人吗!

原来三日月不仅是个渣男,还是个变态。

鹤丸深思了一会,对自己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这种人还是早点分了好。

一向是行动派的鹤丸自然是动作快的,不舍得归不舍得,既然是渣男兼变态那还是自己甩了他来得好一点。一下课鹤丸就跑到三日月那里,俯下身在三日月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告诉他要分手,然后面无表情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的瞬间鹤丸如果能分裂成两个的话他都要和自己击掌喝彩了,他超帅气地甩了个渣男兼变态!鹤丸当然没有漏看刚才三日月眼中的惊讶,这个惊吓简直满分!

 

 

这可真是……

三日月停下笔,颇有兴趣地眯起映着新月的双眼,顺便在心中给小狐丸添了一笔。

 

 

 

晚上鹤丸在写作业的时候自家的门铃响了起来。鹤丸还在困惑这种时间会是谁,就听到自家母亲说是三日月有事找他。寒毛倒竖的鹤丸犹豫了一秒钟,想想以母亲的性格怎么都会让三日月进来,果断地在他的名字又被喊了一遍的同时拉开了窗户。

幸好我家才二楼幸好一楼没人住不然大概要报警了……鹤丸在心中念叨着,一边翻出了窗户。紧紧地攀着窗外能够抓住的东西,鹤丸开始向地面进发。树爬过不少,但是鹤丸自然是不会爬墙的,只得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挪动,虽然没那么高但他可不想摔成残废。

“鹤?”下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完了。都被抓包了他跑出来的意义在哪里。何况鹤丸被这么一惊,手一滑就失去了平衡,跌了下去。直直地摔进一个怀抱里。

“没事吧,鹤?”见鹤丸掉下来就稳稳地接住了的三日月还是略有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僵在三日月怀里的鹤丸都慌得没心思去管他被公主抱了的细节,被三日月抓到和从二层楼摔下来的双重惊吓震得他还没完全缓过来。鹤丸想来想去思绪反而乱成了一圈,逃命的计划更是半个都憋不出来,感觉除了死还是死。

三日月看着被吓呆了的鹤丸觉得可爱,轻轻吻了下鹤丸的脸颊。

终于又开始运转的鹤丸第一反应就是挣开三日月,还不忘嫌弃地拿袖子蹭了蹭脸:“喂,不是说了分手吗!”

“你说了分手,我可没有答应哦?”三日月轻描淡写地笑着。

“我想单方面分手还不行了吗又没有结婚!”鹤丸不服。

三日月避而不答,转移了话题:“我觉得鹤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觉得鹤答应交往到现在都没能做些像是恋人的事情,可能只是在迁就我而不是真正喜欢我,所以兄长大人才建议测试一下你会不会吃醋的。”

“哈?”鹤丸觉得自己又断线了。

“不过鹤会提出分手也是因为对我在意了吧。”三日月自顾自地总结起来。

“等等……所以你最近不理我还有和小狐丸混在一起都是装的?”

点头。

“你不是追到了就对我没兴趣了?”

点头。

“所以你不是渣男?”

三日月一脸不解,脸上的无辜都要能够具现化成两个大字。

“好吧是我输了行了吧!”鹤丸一脸放弃把只存在于他想象中的桌子一掀,“我在意你!比我自己想象的还要在意一点!”

“我很荣幸。”三日月笑着将鹤丸搂住,“所以这样算是原谅我了?”

“你想得美。”鹤丸翻了个白眼,却没挣脱。

 

“鹤如果不原谅我的话就永远不放开了。”知道鹤丸已经解气的三日月立刻得寸进尺。

“那就永远不原谅你。”鹤丸翻了个更大的白眼,却也搂住了眼前的人。

“那真是太好了。”三日月笑起来,找到鹤丸的唇就无视他的抗议吻了上去,“这样就永远都不用放开鹤了。”



——————

题目越来越魔性了求拯救【。

然后给小狐丸点一百根蜡烛【。

评论(22)
热度(166)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