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我要脱单谁都别拦着我1

社会人三日月和高中生鹤丸

有幼年描写

OOC有

长度未定,没准哪天就变成只分上中下了x

以上大丈夫的请↓





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对不起鹤丸同学……我,我有喜欢的人了!”少女涨红了脸,尽力委婉地拒绝。

“我哪里不好?”鹤丸有些受伤地问。

“嗯——怎么说呢……鹤丸同学太活泼了些……我更喜欢,喜欢像莺丸学长那样的……安静一些的!”提起喜欢的人的名字,少女低下头羞涩地玩弄着手指。

鹤丸是彻底对这个世界绝望了,他实在无法理解那个每天跟老年人一样捧着杯清茶望着窗外,三句不离那个至今没人见过,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的大包平,比追求惊吓的鹤丸还要自我步调的损友到底哪里有魅力。

而且莺丸那家伙的遮住半边眼睛的发型真的好gay啊为什么那么受欢迎……鹤丸这样在心中吐槽着,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后颈留长的那几缕让他也显得很gay。

 

 

以上是鹤丸国永的第十次告白失败经历。大概是第十次吧,他自己都数不太清了。

总之……现充都爆炸吧。

接受了来自班里的现充好友们的安慰之后,鹤丸悲伤地扑到了前桌大俱利伽罗的肩上:“我知道小俱利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我好伤心啊——”

大俱利从小就和鹤丸在一个班里,从小学一直到高中都在一起,因为不怎么喜欢跟人交流没少被鹤丸骚扰。他跟鹤丸声明了不知道多少次他要一个人待着,后者却总是不管不顾地缠上来,久而久之也莫名地习惯了这么一个大概算是朋友的存在。然而今年运气不好座位被安排在了鹤丸的前面,大俱利才真正体会到了地狱的滋味。鹤丸在上课的时候没事就骚扰他,要么哼着小曲给他编辫子,还偏偏能巧妙地避开老师的视线,根本不让人活。

因此大俱利才没心情去安慰鹤丸,原本想要挥开他,却又碍于多年的友谊,只得生硬地拍了拍他的头。

没想到鹤丸变本加厉地搂住他:“呜我好感动小俱利终于长大了都会安慰人了……”

大俱利原本就不白的脸又黑了些。

 

熬到放学后鹤丸粗暴地把学校的制服外套一脱随手塞进书包里就跑去烛台切光忠的酒吧了。还是高中生未成年?鹤丸才不管那么多,反正烛台切是他的老熟人,之前也去过好几趟,烛台切早就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麻麻!我失恋了给我来杯酒!”鹤丸看没什么人,往吧台上一趴就拍起木质的桌面来。

“是是是,又失恋了,看你这样就免费给你杯橙汁吧。”烛台切擦着杯子,敷衍着他。

鹤丸嘴一撇,扭过头去:“不行。我要酒。”

“别闹了,反正你也并不怎么喜欢那孩子吧?”烛台切一脸无奈。

“嗯?我觉得挺好啊?”

“又只是挺好?”

橙汁被放在鹤丸跟前,他不情不愿地支起身子喝了两口:“更多的感情还是要开始交往之后再培养的吧?毕竟班里那些女孩子我也不是很了解,说不清……”

烛台切叹口气,往鹤丸额头上一弹:“你又这么说,这样可不行啊,并不是真的喜欢人家就去告白,被知道了对方肯定会生气的。”

“那到底要怎样啊——再这样下去班里就只剩下我一只单身鹤了!”

“这种事情你着急也没有用啊,只是还没有碰到合适的人吧。”

“啊啊好烦!干脆就和下一个转角碰上的人交往好了!”鹤丸一口气把杯子里的橙汁灌了下去,将杯子一推。

“喂等等鹤丸?!”

烛台切还没来得及拉住他,鹤丸就已经推开了酒吧的门:“这样比较有惊喜啊!”

看着鹤丸的身影消失在酒吧的门外,烛台切万分无奈地叹了口气,收起鹤丸的空杯子。应该说年轻有活力就是好呢,还是仗着年轻就作死哪天万一真死了都是活该呢。

冲出酒吧,鹤丸就往前冲,凭直觉选了个路口一拐。由于进了条小巷子,路上空无一人。鹤丸失望地低下头,默默地在心中悲叹人品总是在关键时刻离家出走。

“果然不行——哇啊?!”鹤丸刚转身想回去,就跟身后的人撞了个满怀。

 

“啊抱歉……”鹤丸想想这也算是这个拐角遇上的,心一横,拉住眼前的人,“总之那个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虽然是个男的不过我拼了,鹤丸没敢抬头看对方的表情,厚脸皮如他这时候也有点怂。

“可以啊。”沉默了数秒后,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

“咦……”

居然就这么超级普通地接受了?!而且一点没有吃惊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是哪里啊?”

鹤丸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温润的面孔。男人的脸棱角分明,嘴角带着浅浅的弧度,微颤的睫毛下掩着一整片璀璨的夜空。尽管用于男人身上显得有些不恰当,但一时间鹤丸只能想到美丽这个词去形容眼前的人。绀色的发丝在微风中扬动,由背后街道投来的夕阳微光投在他身上,勾勒出一个柔和的金色轮廓,如同破碎的点点萤火。

 

简单粗暴地来说,这人简直是自带圣光的少女漫主角。

“怎么了,鹤?”男人看鹤丸愣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以拉回他的思绪。

“嗯?!等等你为什么知道我……”说到一半就脑中就隐约浮现出些许被时光冲得模糊不清的回忆,鹤丸顿了顿,凑上去望向对方的眼。

无垠的夜空中静静地浮着一弯新月。

“三日月哥哥……?!”

无疑,眼前的人就是鹤丸的幼时玩伴三日月宗近。

 

 

鹤丸五岁的时候趁着没人看着他就跑去爬树,看到高处的枝条上点缀着几朵刚开的花,没注意树枝的强度就往上爬,结果自然是脚下的树枝折断跌了下去。树不算太高,尽管很痛也没受什么伤,鹤丸爬起来抹抹脸上沾上的泥土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才发现他落到了隔壁家的院子里。十三岁的三日月当时独自在家里看书,听到有动静就到窗边看了下,没想到院子里多了个白白的小团子。那个团子站起来拍拍身上,眼角红红的使劲抿着嘴,旁边地上还躺着几根断树枝,大概发生了什么三日月看了也猜得到。只是不知为何,并不喜欢小孩子的三日月想也没想就蹬上鞋子开门去院子里了。

当时还不是很懂事的鹤丸也明白没有许可就到不认识的人家里是不可以做的。他原本想赶在没被发现之前离开的,才刚向着院子的小门走了两步就听到了开门声。这下鹤丸慌了,跑也不是停也不是,啪叽一下就又摔地上了。扑在地上之后鹤丸觉得痛,又想想现在爬起来也跑不过人家,干脆就待在地上挺尸了。

三日月开门就见到那个小团子浑身一僵,摔倒了还半天没动静,担心起他是不是刚刚伤到哪里了,把门匆忙地掩上就快步过去查看。

如果熊不会吃死掉的东西……那我装死应该也不会被吃掉……鹤丸紧闭着眼睛,趴在地上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简直要哭出来了。

“你没事吧?”三日月放轻声音问道。

鹤丸死死地闭着眼睛,不做反应。过了几秒钟鹤丸突然感觉身子一轻,然后他离开了地面。在一阵慌乱中鹤丸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抱了起来,赶紧双手攀住眼前人肩上的衣料。通过接触传来了细微的颤抖,鹤丸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发现抱着自己的少年正在笑。

“原来醒着啊。”三日月抱着孩子有些吃力,但还是被这个可爱的小团子一系列动作逗笑了,“没事吧?你叫什么?”

鹤丸恍惚地觉得这个大哥哥笑起来真好看,但是心里还是害怕的,警惕地盯着他:“你……不会次我……?”

“当然不会。”三日月看孩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就轻轻地把他放回地上,确定他站稳了才放开手,“我叫三日月宗近,你呢?”

“和……和丸国永。”

“和丸?”

“不是和!是和!和——!”鹤丸鼓起腮帮子重复了半天,没听出来差别的三日月只能茫然地看着他,鹤丸赌气地展开双臂学了学鸟类飞翔的动作,“是和啊——!能在天桑飞的——!”

三日月总算理解了,笑着摸了摸鹤丸的头:“鹤丸吗,真是个好名字呢。”

鹤丸自豪地叉起腰使劲点头。

“要进来坐一会吗,我给你检查一下有没有受伤。”

“嗯——!三日月哥哥!”

然后当年的鹤丸就这么轻易地被拐走了。好吧幸好他遇上了个好人。

 

把鹤丸带进房后三日月先给他倒了杯清茶,注意到鹤丸膝盖和手臂上细碎的伤口,就让他先坐着,自己去柜子里翻出简易的医疗包。他回到客厅沙发边时看到鹤丸捧着茶杯皱着小鼻子,又没忍住笑了出来。

“有森么好笑的啊,则个苦死了!”鹤丸愤愤地把杯子放下。

也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大概是不愿意喝茶的吧。

“抱歉,不过家里只有茶了呢。”三日月苦笑了一下,然后开始清理鹤丸的伤口,“可能有点疼,稍微忍一下。”

“嗯……”

 

“好了。”

鹤丸小小地点点头,然后从沙发上跳下来在客厅里跑了几步,转向三日月叉起腰以示自己完全没问题了。

“嗯,看来已经好了呢。”

“谢谢——!”鹤丸又小跑到三日月身边,扯扯三日月的衣角,等三日月弯下腰来就踮起脚往他脸上亲了一口。

看到三日月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鹤丸咧嘴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挥了挥手就跑走了。

 

 

在那之后鹤丸就黏上了三日月,隔天差五就跑去找他玩。

三日月也很宠鹤丸,看到鹤丸来了不管是作业还是看到一半的书就都放到一边,陪着鹤丸闹。

直到鹤丸八岁的某一天,放学后鹤丸一如既往地跑去隔壁按响了门铃,三日月却不在了。听说是突然被送到国外去上学了。鹤丸失落地回到家里翻着绘本,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少了什么。在那之后鹤丸很快在骚扰大俱利上找到了乐趣,渐渐地淡忘了隔壁家温柔的大哥哥。

 

 

 

“叫三日月就好了。”三日月笑得“哎呀,鹤也长大了啊,甚好甚好。”

“拜托都那么久了当然的……”鹤丸任着三日月揉他的头发,这么久了三日月的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变,“倒是你,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抱歉……因为是突然决定下来的,我也是前一天晚上才知道的,没有来得及……”三日月有些内疚地垂下眼,“抱歉。”

“没事啦,都是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了。”鹤丸笑起来,“不过真是吓到我了,我当时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三日月望向那双反射着夕阳的眼睛。鹤丸笑起来还如同当年,嘴角带着活泼的调皮感上翘,金色的双眼中蕴含着奇妙的柔光,像是秋日午后的暖阳。

“但这不是见到了吗。”

“也是。”鹤丸耸肩,“去光忠的酒吧坐坐吗?叙个旧什么的。”

“没记错的话,鹤现在还没成年吧?”

“没事没事!光忠不管我的!”鹤丸拉起三日月的手就往大街上走去。

 

“啊……对了。”三日月没动,鹤丸只得停下脚步来等他。

鹤丸歪头看向半天还是没有下文的三日月:“怎么了?”

“刚刚那个交往的事情,还算数吗?”

 

 

 

 

“……咦——?!”




——————

幼年太可爱忍不住写了那么长一段orz。。幼鹤怎么这么可爱呜呜呜管不住手。。

想到个开头就放飞自己了我觉得下一篇要卡很久xx

啊对了鹤丸现在还是个直男【大概

 @七海藻子_预售开始( ´▽` ) 七海什么时候放肉什么时候更!!!【等

欢迎评论ww

评论(43)
热度(177)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bbko_0214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