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这样的师生应该如何是好·下

 @柏舟 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

教师三日月x学生鹤丸,虽然这部分这个身份几乎没怎么出现了【。

想到了里设定设定就立刻开始爽文,等到注意到的时候一切已经向着奇怪的方向一路狂奔了出去。。太难写了啊啊啊这个我一度自己都觉得没法撮合他们了【你

所以说还是不要当做师生看了吧万分抱歉orzzzzzzzz有不少血腥。。?【不



9.

 

经过消音器处理的枪声相当轻,就算有人刚好在附近也很难引起注意,何况是在这样犯罪率极低的和平社会。

鹤丸面朝下倒了下去,像是个突然被剪断了线的提线玩偶。三日月的枪口仍然指着他,缓慢地走到了他身旁确认了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回收了滚落在一边的弹壳后,三日月起身向着小巷出口走去。

 

“哇!”

声音在身后响起的瞬间,三日月的身体比意识还要先做出了反应。这一踹落空了,转过身去的三日月惊讶地看到了夸张地冲他张开双手的鹤丸。

鹤丸额前的刘海被血液染红了一部分,未凝固的血沿着他的鼻梁缓慢地滑下,他满意地欣赏着三日月的表情,比了一个V字手势:“嗯……吓到了吗?”

 

 

10.

 

“你的接受度还蛮高的嘛,一般人知道我是吸血种,要么根本不信,要么就直接吓跑了。”鹤丸靠在墙上,毫不在意地瞟了一眼三日月对着他的手枪,“虽然你确实也算不上是‘普通人’吧。”

“被子弹贯穿头部却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和我谈话,就算不想相信也没有其他合理解释了。”尽管处于高度警惕状态,三日月仍然笑得得体,“既然这样,你究竟想做什么交易?总不可能真的只是想投宿一晚吧。”

“嗯,投宿确实是一方面。不过……”鹤丸歪歪头,露出了近乎天真可爱的笑容,“主要是因为我饿了。”

明明是深夜近乎没有灯光的小巷里,他的眼底却闪烁着细碎的金色光芒。三日月看着那双属于捕食者的眼睛,竟感到一阵夹杂着恐惧的兴奋感爬上背脊。

 

“你没有固定食物来源吗?”出于好奇,他问道。

“有呀。”鹤丸莞尔一笑,“不过他刚刚被你杀掉了。”

 

 

……啊。

 

 

11.

 

三日月宗近,职业杀手,为了接近这次的委托目标以教师的身份潜入学校。

完成任务后带了一只吸血种回家。

 

他关上门,看着鹤丸规矩地把鞋脱掉站在玄关,心情不禁有些复杂。三日月无法杀死他,也不知道有没有能够杀死他的手段,所以只能暂时接受他的要求。人类本身已经足够善变,尤其是在他所处的世界里,任何同伴都可能在下一秒弃你而去。而鹤丸这样游离在外的存在又如何,三日月难以衡量。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顾虑,鹤丸开口:“知道我的存在的只有他本人,他死了的话我揪出凶手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三日月没答话,只是按下开关,然后带鹤丸走进亮堂起来的客厅。

“嗯……而且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罢了。”鹤丸打量起只摆了最基本的家具的房间,耸了耸肩,“虽说上学也不赖,但人类的生活总是一成不变果然还是有些无聊啊。”

“……你活了多久了?”

鹤丸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间他在三日月的视野中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只剩下在灯光中朦胧的一抹白色。

那苍白的颜色属于尸骸留下的森森白骨。

然后他笑了起来,属于年轻人的声线将晃神的三日月拉了回来。

“谁知道呢。”

 

 

12.

 

三日月掏出工作用的手机,给小狐丸报告了结果,顺便也粗略地提到了鹤丸的事。

收到了消息的小狐丸慎重地考虑了一下自家兄长平日办事还算严谨的态度,还是认真地给出了回复:

 

兄长大人,就算想出这种奇怪的借口,也不会有人真的觉得你痴呆了而同意让你提早隐退的。

 

三日月默默将手机收了起来,决定还是自己解决。

 

 

13.

 

结束了一段并无意义的对话,三日月看向了已经在茶几前坐下开始拿餐巾纸折起纸鹤的鹤丸。

“你不是饿了吗。”

“嗯。”金色的眼睛带着笑意望向他,“但是我也有原则啊。”

三日月叹了口气:“不要选很容易被看到的位置。如果你……吃相不那么好的话就去浴室,我可不想清理沾上血的家具。”

听到这话鹤丸愣了半晌,然后大笑起来。他站起来,手边刚折好的纸鹤飘落下了茶几,晃晃悠悠地停在暗红的地毯上。

“这很简单啊。”

他停在三日月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3厘米,是令三日月感到不自在的距离。鹤丸冲他伸出双手,缺少血色的双唇微微张开——这回他真切地看到了足以割裂皮肤的獠牙。三日月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铭刻在这幅时常游走于生死边缘的身躯中的反击本能。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彻底地超乎了他的想象。

柔软的,微凉的什么触上了三日月的唇。随后下唇传来短暂的刺痛,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内扩散。鹤丸的两手攀上了他背后的布料,两具身躯几乎紧紧相贴。他看见鹤丸眯起鎏金的双眼冲他笑,然后轻轻舔舐起伤口中渗出的血液。

 

三日月推开了他,似笑非笑。

“做什么呢,我的‘学生’。”

鹤丸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将手背到了身后:“我以为你会喜欢这样的。”

 

 

14.

 

最终三日月还是拿了厨房从未用过的菜刀在手上划了道口子。

如果被问起,就说是切菜不小心伤到的就好了。

“明天上完课给我乖乖回家。”

鹤丸没有说话,将滑下来的发丝别回了耳后,安静地吮吸着那个细小的伤口。现在的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几小时前月光下的猛兽,反而有些像是乖巧的幼猫。

 

“听到了吗,鹤丸国永。”三日月的声音冷了几分,不论对方是自己的学生,还是传说中的不死种族,他都没有打算由着对方支配自己。

“听到了是听到了——不过我也没有义务听你的吧。”大概是终于填饱了肚子,鹤丸抬起眼来,“没事,当我不存在也行,我懂得避人耳目。这也是为你好,反正你还要以普通人的身份做一段时间老师的吧,说不准会有麻烦。”

“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啊,只是我发现我好像还挺喜欢你的。”

 

三日月认为大概只是自己的血比较好喝。

 

 

15.

 

第二天下午天台上的尸体就在学校引起了轩然大波,老师们以最快的速度封锁了现场并将试图看热闹的学生赶回教室里维持秩序。

“啊——好可惜,看不到反而让人更加在意了!”狮子王惋惜地感叹着坐回了座位,并不禁打量了下旁边似乎丝毫不感兴趣的鹤丸,“喂,怎么了啊鹤丸,这么冷淡不像你啊?”

鹤丸暂停了音乐,耸耸肩:“有趣的事情我自然不会放过,但万一人家死状凄惨,看了之后留下心理阴影怎么办。我可不想晚上闭上眼就想起一具尸体啊。”

 

——反正昨天已经见过了。

 

接下来的几天学校停课,警方调查还未找到什么头绪,但已经排除了犯人是学校的员工或者学生的可能性。刚刚入职没多久的三日月自然受到了重点调查,但他从未和被害者有过任何交集,同时还有邻居石切丸和学生鹤丸提供的不在场证明。

一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16.

 

明面上鹤丸跟三日月仍然是没说过几句话的师生之交,但鹤丸时常私下跑去“骚扰”三日月。有时是在商场里偶然遇上,有时是回家时见到等在公寓门口的鹤丸,总而言之走到哪里都有鹤丸。

三日月清楚地知道鹤丸对他来说是个不确定因素,甚至是危险的。但渐渐熟稔起来后,他却不知道如何拒绝他了。

而鹤丸口中的“麻烦”也的确突然地到来了。

那天三日月加班到了晚上,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挡住了去路。在感受到对方视线的瞬间三日月本能地扔下了手中碍事的皮包,迅速后退拉开距离的同时拔出了别在腰带内侧的迷你军刀。然而男人动作比他快了许多,以明显非人类的速度和力量一把扼住他的喉咙将他按在了墙上。三日月手中的军刀狠狠刺入那人的手臂,并借力划开一道极深的口子。

迸出的血液黏到了掐着他的人脸上,那人手上力道却丝毫不减,血红的双眼中溢出的是憎恶和愤怒。

“为什么,那位大人会选择像你这样的……像你这样的——!”

也许眼前的人和鹤丸有关,但他现在无暇仔细思考这些。趁着对方还没有更多动作,他将脚跟在身后墙上叩了两次,皮鞋尖端藏着的刀刃立刻弹出。他抬腿踹向对方,却在击中目标的脖子前整个人被狠狠地摔了出去。三日月结实地撞在水泥地上,滚出一段距离,略狼狈地闪开了对方的一击,将手中的军刀捅进男人的侧腹。

这一击似乎给了对方一些伤害,至少给他留了些喘息的余地。他的额角刚刚撞上了什么,现在鲜血正顺着脸侧下滑,大脑也有些不太清晰,但至少没有其他严重的损伤。三日月清楚自己几乎没有胜算,哪怕现在给他十发RPG他都不确定是否足以杀死眼前这样的存在。逃跑更是不可能的,在自己转身的瞬间就只剩下了死亡这一个选项。在这样绝望的情况下,他反而禁不住笑了起来。

对方手法粗暴地直接将插在腰上的军刀拔出扔在地上,喷溅出的血液落在昏暗的地面上绘出地狱的图景。与此同时三日月压低了身子,左手中是鞋上卸下的刀刃,右手则握紧了外套暗袋中应急用的闪光弹。

 

眼前的人缓缓转身,在他开始下一轮攻击前,夜晚的死寂中响起了人声。

“给我停手。”

清冷的声音撼动着黑夜,带着难以违抗的威严。鹤丸一身纯白,静静地站在几步开外的路口街灯下,眼中是三日月从未见过的冰冷。

 

 

17.

 

与三日月对峙的人身形一僵,转向了鹤丸,诚惶诚恐地单膝跪下:“鹤丸大人。”

“我可没有印象允许过你干预我的私事。”

“可是,鹤丸大人……!”男人慌忙试图辩解,在看到鹤丸的眼神的瞬间又赶忙低下了头避开视线接触,“他是个完全不理解我们世界的人类,而且还……与这种人关系亲密,我担心对您不利……”

“我没有对你们提起过三日月的事情,最近也没有回光忠那里。倒是你,知道得可真是详细啊。”

男人沉下头不敢发话,在看到他按在地上的那只手握成拳的瞬间鹤丸挡在了三日月身前,轻巧地拨开了冲过来的男人挥出的拳头,另一只手扯住他散乱的头发将人掼在了地面上。垂眼毫不怜惜地盯着被自己紧紧钳制住,由于不甘心而面容扭曲的男人,鹤丸轻声笑了起来。

“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觉得其他的都是愚蠢的。你的那些手段我都看在眼里,我也知道你那毫无尊严的讨好是有目的的。”透过鹤丸那双微微眯起的金色眼睛,颤抖着的男人隐约窥见了旷野上被飞雪掩埋的血痕与尸首,“你已经触及我的底线了。”

 

 

18.

 

男人狼狈不堪地爬起来,头也不回地逃开了。

 

鹤丸一脸嫌弃地拍了拍手上粘上的灰尘,随即回身握住了三日月挥向他的刀刃。

“真是特殊的道谢方法。”他冲三日月笑了起来,却没了刚刚那样的威压,“明明是我救了你一命啊,三日月老师。”

血液顺着他的手腕蜿蜒而下,染红了挽起至手肘的白色袖口。三日月望着他,在那双眼睛的深处又一次捕捉到了被雪藏在万丈深渊底部的,同样深不见底的孤独。他叹了口气,松了手上的力道,待鹤丸放开手后将刀收了起来。

鹤丸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他搂住三日月,骨节分明的手指插入墨蓝的发丝,然后微微仰起头来去舔舐三日月额角还未凝固的血液。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很无聊啊。”鹤丸呼出的气息落在他的耳尖,有些痒。

三日月沉默了片刻,最终按住鹤丸的肩膀让他放开了自己。他没有等鹤丸发问,只是小心地触碰着他的脸颊,用指腹缓缓摩挲着直至唇角,然后探过身去,在那双唇上落下了一个极其轻柔的吻。

鹤丸的唇上还残留着自己的血,这一个点到即止的吻也染上了些血腥味。

 

他微笑着看着露出有些错愕的表情的鹤丸,装作无辜地眨了眨眼。

 

“我以为鹤丸同学是这个意思的?”

 

 

19.

 

“啊——真是的。”鹤丸慵懒地靠在三日月肩上,叙旧告一段落后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怎么了?”

电视上播放的电影已经结束,演职员名单慢慢地随着抒情的音乐滚动着。两人早就没有在关注剧情了,三日月摸到遥控器干脆关掉了电视。三日月早就辞去了那个教师的职位,并且今天也在思考着如何能早些从杀手界也隐退。鹤丸则是考了大学,现在正在当个不务正业的美术生,反正他也不指望真的成为什么艺术家。

画画三日月倒是可以的。

“如果更早些意识到你这家伙的心思,我应该当时在那个天台上就吸干你的血的。”鹤丸调笑着坐直了身子,将食指按在三日月的脖子上描着颈动脉的位置。

“但是鹤也没有因为那时的选择而后悔吧。”

 

不确定因素也好,危险也好,只要掌握在手中,将他变为自己的就可以了。

这点对于两人来说是一样的。

何况他们也真真切切地爱上了对方。

 

 

“就结果来说还是不错的。”鹤丸无谓地耸了耸肩,笑着倾身将大部分体重压在了三日月肩上,“你看,反正我们都不是什么善茬。”


——————

我、我尽力了【倒

希望。。希望没太狗血。。吧。。。

总之欢迎评论啦(゜∀。)吐、吐槽也行!

评论(13)
热度(95)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bbko_0214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