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二周目攻略·中

 @死海之中 中篇来了!!!!!终于把最难写的剧情推完了!!!!希望没有OOC!!!!!

下篇基本就开头小刀一下然后就继续欢快地闹腾了【别剧透好吗

满级勇者和近战法师二周目的故事

本篇基本全篇在刷怪

以上没问题的话↓



三日月跟鹤丸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在各个等级合适的区域帮三日月升级,路过城镇的时候去做些任务。中途三日月不止一次隐晦地表达了好意,遗憾的是鹤丸似乎对这方面相当迟钝,至今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心意。三日月虽感到无奈但觉得这样也许不坏,至少不会演变成连作为朋友和旅伴与他一起旅行都做不到的情况。每每想到这里三日月就禁不住苦笑,爱情竟会让人顾虑如此之多的事情,变得难以踏出那一步。

他对于鹤丸的爱情难以倾述,也是因为社会对于这样的恋情并没有太大的包容度。

等级越高升级就越困难,才一个月三日月就快要达到五十级已经是相当快了。鹤丸时不时会打趣地抱怨他一两句,但并没有真正刁难他的意思,毕竟鹤丸自己也是这样一点点升上来的。

不得不说三日月也是相当辛苦的,碰上的魔物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危险性,但一直隐藏实力确实是件既困难又麻烦的事情。明明可以轻松地一刀解决的魔物,他都必须做出笨拙的样子与它过上几招再杀死它,视情况他可能还要向鹤丸求助。这对于习惯直接武力压制的三日月来说简直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地狱,何况他还需要天天计算自己大致达到什么等级。

大部分时候这些事情造成的烦躁感在他看到鹤丸的笑容时就消散得一干二净了,所以暂时没有造成太大的问题。三日月抹去额角渗出的细汗,听着走在旁边的鹤丸描述他很久以前造访过的某个小国出产的精湛手工艺品。

两人正走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空气中夹杂着东部沙漠的一丝炎热干燥,微风吹拂着成片的高至腰部的金色茅草。植物组成的波浪摇摆着,仿佛身处于丰收的稻田正中央。然而与祥和的表象不同,这片平原中也潜伏着危险。这里居住着的大多数都是体型较小的魔物,能够很好地隐藏在草丛中。

 

走在前面的鹤丸也稍微有一些紧张。在这里他最擅长的魔法比较难以施展开来,要确保自己的安全是没什么问题,但要同时顾及三日月他心里还是稍微有些没底。原本他是提议绕路的,但三日月坚持还是按正常路线走,不耽误时间。

应该没问题的,三日月也积攒不少战斗经验了。鹤丸正这么想着,问题就出现了。

地面一阵剧烈的震动后,周边的地面连带着茅草开始一起塌陷。鹤丸心里一紧,拽着三日月往后退,然而已经晚了一步。脚下最后的支撑碎成了零散的土石块,他们随着一切向深处落了下去。鹤丸口中悄声念了浮空咒语,同时抓紧了三日月不让他掉下去。更深处闪出了藤蔓状的东西,伴随着破风声猛地击向了刚开始向上方攀升的两人。鹤丸在最后一刻展开了护壁,也仍然被掀飞到了洞窟的墙上。悬浮咒语失去了效应,两人一同坠入洞底。

“三日月,没事吧!”在护壁的保护下两人都没受伤,鹤丸站起来后飞快地将三日月护在了身后,“喂喂,不是吧……我可没有听说过这里会有这种东西啊。”

由潮湿阴暗的洞穴深处现身的庞然大物身上长满了苔藓,背后四条柔韧有力的藤条舞动着。被那玩意打一下可不好受,刚刚已经切身体会过一次它的威力的鹤丸暗暗想着,却禁不住兴奋地眯起了已经燃起战意的眼。

“哎呀,这下面居然有这样的巨兽啊。用你的话是,真是吓到了?”三日月左手扣住刀镡,缓缓将刀出鞘。

鹤丸迅速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枪炮大概是用不了了。

这样的地方承受不住太大规模的冲击,他拉着三日月避开一波攻击后开始分头行动:“你不要勉强自己,攻击不到也无所谓,千万不要被打到!”

“好我知道了。”三日月迈开步伐,绣着新月纹的斗篷在他身后飘扬。

他一个翻滚避开了第一根藤蔓的攻击,同时抬刀抵挡第二根藤蔓。随着激烈的撞击声,只使出了不到一半力道的三日月被推出了好几步远。看似柔软的藤条无法被轻易斩断,它扭动着分裂出细丝试图缠绕上三日月的脚腕。他挥刀将那些分枝斩断,在洞窟里有限的空间里继续跑动将两根藤蔓引向离鹤丸更远的地方。洞穴另一端的鹤丸在碎石间跳跃着,几波攻击下来他已经意识到藤蔓无法斩断也燃烧不起来,只能接近本体寻找弱点。轻巧地避开又一波攻击后他一跃而起攀住了藤蔓,在剧烈晃动中荡到了下方的藤蔓上站定便冲着它连接着的笨重本体奔跑起来。数个小小的六角形护壁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环绕在他周身,挡去了他无暇理会的攻击。

感到威胁的魔物立刻放弃了三日月,将藤蔓的攻击目标转向鹤丸。见状,三日月将刀卡入藤蔓护甲间的缝隙,学着鹤丸的样子攀上藤蔓。他并不习惯这样作战,动作也不如鹤丸轻盈,在快速运动着的藤蔓上移动着实有些困难。但至少这样他能够干扰魔物的注意力,鹤丸的进攻也能容易一点。压下直接斩断这碍事藤蔓的冲动,三日月谨慎地挪动脚步,挥刀将毫无间歇的攻击一一挡下。

纤细的分枝追逐在鹤丸身后,趁他闪避其他藤蔓时绕上了他按在刀柄上的左手。鹤丸蹙眉,继续跑动的同时双唇轻轻蠕动着,随即手腕被缠住的部分迸出火焰将并不耐火的小枝条燃烧殆尽。焦黑的灰烬滑落了下去,他拔刀将剩余的一并斩断,然后由藤蔓跃至本体。粗糙表皮上附着的苔藓让他打了个滑,险些摔下去。三日月在不远处唤了他一声,鹤丸应了声没事,背后展开的护壁承受住两次沉重的打击后逐渐出现裂痕。他将刀横叼在口中,手脚并用地向上方进发。细小的藤丝密集地聚了过来,腾不出手的鹤丸只得由它们去。藤蔓牢固地环住他的手腕、脚腕以及脖子后猛地收紧,开始将他往下拖。鹤丸闷哼一声,正想继续烧个痛快的时候束缚着四肢的藤丝却自己停止了动作,然后滑落了下去。

“这些由我解决就行了!”鹤丸转头看见三日月悬在下方的藤蔓上,荡了两下后稳稳地落在了绕回来攻击他的另一根藤上。

刚才应该是他帮了忙。鹤丸嗯了一声,赶忙继续向着上方攀去。

踏上魔物顶部的小平台的瞬间,脚底的庞然大物变得更加狂暴,两根藤条猛地向鹤丸扫去。他躲过了一条,强行展开护壁挡住了另一条的同时,注意到了平台正中心镶嵌着的水晶。那应该就是本体了,鹤丸想着,正准备举刀刺下的时候魔物却突然停止了动作。他听到了缓缓靠近他身后的巨大藤蔓发出的响声,然后意识到了什么。鹤丸转过身去,意料之内地看到被两根藤蔓死死绞住的三日月。

说实话,三日月确实失误了。原想直接在这个鹤丸看不见的死角里斩断缠住自己的藤蔓,他却万万没有料想到,这只魔物会拿他来迫使鹤丸收手。失去了脱身机会,他现在只能乖乖被藤条囚禁着。

“鹤丸,杀了它。”三日月咬紧牙关挤出这几个字,他手中的太刀已经卡入藤蔓护甲的缝隙,只需鹤丸动手他就可以轻松斩断禁锢自己的粗藤。

然而鹤丸没有回应他,只是淡淡地呼出一口气,将手中的太刀收回刀鞘。

“哎呀……真是输给你了。”他无奈地笑起来,然后诚恳地向面前的藤蔓伸出手,“我弃权,现在可以把他还给我了吗?”

三日月不可置信地望着冲他露出笑容的鹤丸,魔物当然不可能真的就这样放他们两人走,这点鹤丸也应该清楚才对。

缠着他的藤条突然松开了,他向着布满尖锐碎石的洞底坠落。三日月调整了下姿势,刚找到可用来做缓冲的位置就被跟着跃下来的鹤丸扑了个满怀。两人借助鹤丸的魔法浮在了空中不再下坠,藤蔓又一次向两人发动了攻击。三日月被鹤丸拽着避开了,他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上方不远处燧发枪开火的声音回响在石窟里,打断了他的思绪。平台顶部的大水晶被弹丸击碎,魔物发出凄厉的吼叫声,失控的粗藤胡乱地砸向周围的石壁。

“哈,居然真的相信我那么轻易就放弃了吗,怎么可能。”鹤丸带着三日月避开落下的碎石,低声笑了起来,“能让你吓一大跳的东西还多的是呢。”

“这里很快大概就要塌掉了,我们先上去吧。”他转向三日月,小心地牵着他的手,魔法的力量托着两人向上,直到他们平安地落在了塌陷下去的洞口边上。

 

“鹤丸。”三日月紧紧拽住了他的手腕,“你真的吓到我了。”

“嗯?怎么了吗?”鹤丸眨了眨眼,不明白他的意思,“对了,你没受伤吧?抱歉啊,是我没保护好你——”

“我说的不是这个。”三日月蹙起眉,手上力度无意识地又重了些,“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你要放弃了。”

鹤丸被他抓得有些疼,火气也上来了:“那你希望我不管你直接下手吗?然后看着你在我眼前死掉?”

“我不会那么轻易死掉的。”

“谁知道你生命力到底顽强到什么地步啊?好,或许你真的不会死,但那又如何?难道要等哪天你真的不小心死了然后再让我对着你的尸体说——啊真是抱歉,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死掉——这样?我可不想拿你的性命去赌博。”

“那你赌自己的就可以吗?”

“你说过,你觉得我是个值得信任的人。”鹤丸呼出一口气,盯着三日月一字一句,“可你真的信任我了吗?我不会拿任何人的生命做赌注,我自己的也一样。”

 

三日月开口说了什么,但鹤丸没有听到。
洞穴的坍塌声中,还混入了些别的杂音。紧接着一根藤蔓猛地带着碎石块钻出洞口,向背对着它的三日月挥下。那是魔物临终最后的攻击——鹤丸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凝固在血管中,时间的流动甚至都被拖慢。三日月似乎意识到了背后逼来的危险,鹤丸也不清楚自己喊叫着什么竭力甩开了被他攥得生疼的手,以最快的速度挡在了藤蔓与三日月之间。已经来不及展开护壁了,鹤丸甚至能感觉到被生生削开的气流。他拔刀硬是抵住了这一击,藤蔓与太刀相撞震得他虎口发麻。一击结束藤蔓立刻改变方向横着扫过去,它从未行动如此迅速敏捷,鹤丸只来得及将三日月使劲推出它的攻击范围。他腹部随即受到一记重击,整个人摔在地上滚出一段距离。鹤丸咳嗽着蜷起身子,开始逐渐模糊的视野中三日月赶了过来,藤蔓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量,软趴趴地落在地上成为了毫无生气的死物。三日月牵住了他的手,鹤丸安静地侧头对他努力笑了笑。


鹤丸醒来时意识到自己正枕在三日月的腿上。三日月的手轻轻搭在他额头上,注意到鹤丸醒了后他将手收了回去。
“抱歉啊,又吓到你了……?”
三日月没有回话,大概是真生气了。
鹤丸坐起身来伸手去捏他的脸:“别这样啊,怪吓人的。我没事,相信我。”
“希望如此。”三日月由着他蹂躏自己的脸,等他终于放手后站起身来,“我要走了。”
鹤丸眨着眼睛看了他半天,终于挤出一个疑问性的音节。
“你睡着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我没生你的气。”三日月平静地看着他,继续说道,“被你这样一味保护我确实感到了不快,但错在于我。”

他没有再解释下去。如果没有那个愚蠢的谎言,他至少应该是与鹤丸并肩战斗的。事已至此,无论是戳破谎言还是继续维持这样微妙的关系,三日月觉得这都对鹤丸是不公平的。

“对不起,鹤丸国永。”

鹤丸沉默了半晌,仅仅是定定地看着三日月平静的面容。这样的道歉他并不想要,三日月宗近也没有向他道歉的理由。
最后他歪了歪头,向他伸出手:“我不拦你。旅伴这东西原本就不是束缚性的,我们谁想离开随时都可以离开。但是你不应该向我道歉。遇见你很开心,谢谢你,三日月宗近。既然我们要分开了,比起道歉,还是道谢比较好一点吧?”
三日月抿起嘴,犹豫着握住了那只比自己细了一圈的手:“谢谢你,再见。”

目送着三日月离开后,鹤丸坐在原地伸了个懒腰,开始思考起下一步该做什么。



鹤丸向来是个随性而自由的人,他在各个大陆游历,没有家,仅有的能称之为友人的几个人也一年联系不上几次。路途中遇上的旅伴许许多多,有热心肠的善良人,也有随时在利用他人的,不那么好的人。但不论他们聊得多么投机,又或是关系多么差劲,总有一天鹤丸与他的旅伴会抵达各自的目的地,然后挥挥手分道扬镳。将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再遇到第二次的人远远地抛在脑后,鹤丸继续他一个人的旅行,直到再次碰到某个想结伴走一段的人。
他习惯并喜欢这样的生活。一个人旅行并不是什么孤独的事情,没有任何人或物在广阔的天空中束缚他纯白的双翼,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但三日月不太一样。
在他提出要离开时,鹤丸脑中冒出了想要挽留他的,小小的念头。

他在乱石堆上坐了半晌,试图搞清楚到底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三日月随便挑了个方向就走了,他没来过这里,而他自己本身方向感又不好,往哪边去都没太大差别。

他现在的目的仅仅是离开。

黄金的茅草逐渐稀疏,他绕开一片矮树丛,踏入了幽暗的林子。这一带的地形相当奇特,一边是没有一棵树的平原,而另一边就是茂密得几乎透不进光来的低矮树木组成的树林。没走多久,三日月便停下了脚步,他早已注意到了自己斜后方野兽的低吼声。体型似狼的魔物周身弥漫着黑色的雾气,猛地从树木的阴影中扑向它跟踪了一小段的猎物。寒光一闪即逝,它既没有品尝到期待许久的鲜血,也没有看清那晃眼的光芒来自什么,甚至还未来得及发出最后的哀嚎便在半空中断成两截,化为消散在风中的残渣。

死去的魔物的同伴相继发出了威吓的吼叫声,压低了身子缓缓逼近,将握着太刀似乎还在发呆的三日月围在正中央,寻找着时机咬断那流动着甜美鲜血的脖颈。

三日月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被躁动的粗喘盖过,他缓缓将弧度优美的太刀指向了正对面的那只魔物,然后低声笑了起来。

光线昏暗的树林中金色的新月沾染上了沉静冰冷的杀意,挥出的刀刃在空气中划出月痕,宽大的袖口翻飞着。

 

“是啊,我也该稍微认真一点了。”

 

 

 

远处的树林中传出巨响,鹤丸反射性地转头去看。腾起的土灰中一整排树木倒了下去,周边的一圈也受到了波及。
那是三日月离开的方向。
“喂喂……那家伙,不会吧……”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扯扯披风朝着那边跑去了。

 

 

 

在一片狼藉中仅剩的一只魔物在最后的挣扎中猛扑向三日月,却反被干脆利落地刺穿了心脏。它的后腿抽搐了几下,然后也无声无息地死去了。三日月毫不感兴趣地甩开了它逐渐化为碎屑的尸体,将刀收回挂在腰侧的刀鞘。

他转过身,熟悉的一抹白色撞入了他的视线。

鹤丸站在几米开外的树林间,平静地望着他。

 

就仿佛在看着陌生人一般。



——————

攻喜三日月先生成功耍帅然后玩脱【。

哇啊啊啊这个题材真的是又带感又好难写!!!!!

痛并快乐着!!!!!作业好多好麻烦我正努力着!!!!!

有几段码了又砍了好几次,真的好难让他们吵起来啊!!!!!

我去摸鱼补补血,欢迎评论ww

评论(6)
热度(67)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