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这样的勇者和魔王是不是搞错了什么3

勇者x魔王【←逆转一下不是很有趣吗!】

努力地推进剧情【?



“哎呀。”鹤丸捧了满满一怀的矢车菊站在大厅里,似是有些惊讶地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三日月,“这么快就回来了,真是吓到我了。”

“嗯,迷路了。”三日月说得倒是直截了当,十分坦诚地承认了自己方向感不好这件事,“你有这一带的地图之类的吗?”

鹤丸不可理解地上下打量了一番三日月,喃喃地念叨着他又是怎么找到自己这里的,倒也不指望三日月会回答。他捧在胸前的那一大束刚刚采回来的白色和浅红色矢车菊盛放着,半个身子都被色彩素净的花朵装点着。还有几支趁他不注意时落到了脚边,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点出一抹淡色。

当他还在努力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留存地图一类的东西时,三日月的视线已经落到了他怀里的那些盛开的花上:“这些花是……?”

“啊,你走了之后我去采回来的。”鹤丸低头望着手中小心捧着的花,从三日月的角度看过去半张脸都埋没在了柔软的花瓣中。

他很快又抬起头来冲三日月笑了笑,示意他看看周围,“好久都没什么人来这里啦,你来了之后我就在想,这里实在是太缺少,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人情味。以后你要是再来玩的话,或者是有其他人来,我总不能让这里保持这样死气沉沉的样子迎接你们吧?”

真的会有人来吗,三日月禁不住想。

但他没说什么,只是回以一个很淡的笑容:“嗯,确实很好看。”

鹤丸将那捧花留在了大厅桌上,落在脚边的那几朵也被他拾起来摆在了一边,然后他转向三日月狡黠地咧嘴笑笑:“地图的话,就算我能找到大概也是儿童画那样的东西吧。如果你觉得能看懂的话倒也没问题——但我觉得我直接带你去会快些。你想去哪里?”
三日月审视着他,难以揣测他的意图:“你要带我去?”
“所以说,稍微相信我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吧。”鹤丸耸耸肩,摊手表示自己很无辜,“附近的人都是我的朋友啦,我又不会跑去施压限制他们的言行。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可以在远处等你。”
“知道了。我……并不想怀疑你的。”这样的说辞三日月自己听来都感到无比的苍白,“我确实想去周围的住人那里看看。”
鹤丸拍去肩上附着的几片花瓣,它们轻飘飘地在空中旋了几个圈,最终还是落到了地上:“嗯——那就先带你去光坊他们那里吧。”
“光坊?”
“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和太鼓钟贞宗。他们的地盘离这里最近,而且都是很厉害的人哦。对我来说算是类似于家人那样的存在吧。”鹤丸扳着指头算了算,“认识他们也六年多了吧,很短暂但是很开心。总之去了你就知道了!”
“嗯,那么麻烦你了。”


看时间已经接近正午,两人在城堡里吃了简单的午饭后才出门。
三日月觉得鹤丸给他指个路简直像是去踏青一样。两人一前一后地在林子里走着,鹤丸时不时就会停下来向他介绍一棵树,甚至一个兔子洞。在第三次撞上突然停下脚步的鹤丸时,三日月决定跟他再拉开点距离。尽管可能是有些过分闹腾了,鹤丸确实没让这段路显得无聊或是尴尬。他口中“光坊”的家并不太远,走了一段便能看见林中小屋的一部分。鹤丸的步伐逐渐慢了下来,他指指小屋的方向,比了个“请”的手势。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他想了想,又加了两句,“伽罗坊可能看着不太友善,不过他们其实都是好说话的人。你态度好些,直接跟他们说明情况,他们应该就会好好回答你的问题了。”
“你不去?”
“不去了,你不怕我在场他们会提供虚假情报吗?比如说我是个超恶趣味的家伙之类的。嗯,这个可能是真的也说不定。”
“你看上去很想见他们。”三日月自顾自地朝屋子走去,“我无所谓,人有没有说谎这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鹤丸望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下,随即便笑出来快步追了上去:“我还没发现,难道你意外是个温柔的人?”
“是吗。随你怎么看吧。”

木门还没被完全打开鹤丸就扑上去把开门的蓝发小个子拉到怀里亲呢地揉乱了他的头发:“哎呀——贞坊呀,是不是又长高了?”
被鹤丸称为贞坊的孩子半天才从他怀里挣出来,有些气鼓鼓地整理起乱掉的发丝:“鹤先生——!真是的,你是来看望孙子的老年人吗,每次都这个样子……才几天没见啊,怎么可能长得那么快!”
“不是挺好吗,贞坊难道不想我吗?”鹤丸赔笑着又摸摸他的头,这次没有弄乱他的发型,转头向三日月介绍:“这孩子是刚刚说的太鼓钟贞宗,是魔法见习生。”
“你好!”太鼓钟仰头精神满满地冲三日月打了招呼,然后带了几分不怀好意的笑容转向鹤丸,“不过鹤先生带什么人来还是第一次呀……他不是这里的人吧?难道说——”
“小孩子少给我来这套。”鹤丸不给他说完话的机会,按住他的头露出一个隐含了些威吓的笑,太鼓钟立刻乖乖闭上了嘴。
听到门口这阵骚动,一个戴着黑眼罩的男人也从里室出来了,见到已经和太鼓钟闹腾起来的鹤丸有些意外:“鹤先生怎么来了?真是的,不要和小贞在屋子里闹了,又和上次一样打碎东西怎么办——”这时他才注意到安静地站在鹤丸身后的三日月,“啊,这位是?”
“哟光坊,我带来客人了。嗯——说是客人好像也不太妥当。”他歪头看看三日月,单刀直入地挑明了来意,“你们应该对那个魔王的传言也有所耳闻吧。他就是来调查这个的。”
“我是三日月宗近,打扰了。”
“……你好,我是烛台切光忠。”烛台切礼貌地打了招呼,看向三日月的金色独眼中却明显多了份戒备。
三日月向他点头致意:“我对传言的真实性还抱有疑惑,否则也不可能和传言中的魔王大人一同前来造访吧。”
“鹤先生才不是什么魔王!你们根本——”
鹤丸及时制止了蹦起来的太鼓钟:“别急着生气啊贞坊,他也没对我做什么。走,我们出去,教你新的招数怎么样?绝对会让你吓一大跳的。”他双手搭在还面露不满的太鼓钟肩上哄着他,走到门口又顺口问了句,“对了,伽罗坊呢,不在?”

“今天有集市,拜托他去采购了。”

“唔,他不在也好,不然我还得多安抚一个人。”鹤丸想象了下大俱利伽罗那阴沉的脸色,忍不住想笑,“那我们出去了,你们慢慢聊吧。”

门被带上了,留下三日月和烛台切相对无言。

烛台切轻轻叹了口气,试图缓和一下僵硬的气氛:“鹤先生似乎很信任你。”

“也许吧,我不知道。”三日月低下头,“说实话,我读不懂他的态度。”

“鹤先生对谁都那样啦。不论如何,既然他带你来了,说明他对你一定程度上认可了的。你想要知道什么我会尽量如实回答。”烛台切顿了顿,表情严肃了起来,“但你如果想伤害他,我们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看来他对你们非常重要啊。”

“鹤先生虽然和我们这里任何人都没有血缘关系,体质也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但这都没有关系。他是我们无可替代的家人。”

“我知道了。我不了解他,但我也是因为觉得传言是不可信的而在调查。”三日月点头意识理解,但接着话锋一转,“但我无法向你做出任何保证。如果他确实做过什么,并且会对这个国家的人造成威胁,那么我接下了这个任务就必须与他彻底敌对。”

烛台切没有说话,三日月看着他的眼睛,没有一丝动摇:“不要误会,这也是我希望避免的情况。你愿意告诉我实情,那么相对地我认为我也有必要告知你我这边的状况。”

“是吗。”烛台切沉默了片刻,接受了这个解释,“也是呢,鹤先生的情况比较特殊,要求那些人接纳他的存在确实会很难吧。那么我姑且相信你,你想知道什么?”

 

烛台切去叫外面的两人回屋时太鼓钟已经将鹤丸所说的“新的招数”学会了大半,小小的火球在他掌心充满活力地跳动着。他兴奋地跑到烛台切面前展示起自手中迸发的小火花,还不忘瞪一眼跟在烛台切身后的三日月。

“鹤先生,不是说好了暂时不教小贞比较危险的魔法吗?”夸赞了太鼓钟的学习速度之后,烛台切有些无奈地看向笑嘻嘻的鹤丸。

“放心放心,这个一点都不危险,你看。”鹤丸伸出手,在烛台切眼前晃了晃表示自己没耍小聪明,随后轻轻松松地将手伸进了火球中心,“这不是真的火,只是投影而已,不会灼伤人也不会烧着东西的。”

烛台切有些迟疑地学着鹤丸的样子将手探入火中,那一团明亮跳动的小火球确实没有火焰应有的热度。在确认小火球完全无害后,他放了鹤丸一马。三个人又简单聊了几句,鹤丸便带着三日月告别了。

“对了,等伽罗坊回来,你还是帮我把今天的事跟他说明一下吧。我可不希望他以为我故意瞒着他而跑来砍我。”鹤丸嘱咐了烛台切一声,又冲太鼓钟伸出手,“要好好听话啊贞坊,下次我继续教你。”

“你这语气根本就是在哄孙子啊……”太鼓钟小声嘟囔着抱怨他,随后咧嘴笑起来同他击掌,“不过,约好了啊!”

“接下来要去莺丸哪里?”

“嗯,他在的吧。”

烛台切想起什么,让他稍等一下就消失在了仓库里,随后很快带了个小盒子回来:“这是上次和他说好的茶叶,顺便帮我带给他吧。”

“好好,会准时送达的。”鹤丸接过盒子掂了掂,坏笑着看烛台切,“话说回来,我的份呢?”

“才没有呢,想要的话不提前说可不行啊。”烛台切摆摆手,没好气地打发他。

“小气。明明我也帮忙跑腿了啊……”鹤丸冲他做了个鬼脸,挥手和在门外等了许久的三日月离开了。

 

 

三日月回头看了一眼屋子,太鼓钟已经消失在了门后,正准备关门的烛台切注意到他的视线,冲他点头告别。

“怎么样?他们人不错吧。”鹤丸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

“是吗。”


“那么去莺丸那里吧——”鹤丸抬头看了眼天色,伸展了下身子,“运气好的话他可能还会留我们吃饭。”

微风穿过树林,簌簌声中三日月只是沉默着跟在了鹤丸身后。他逆着光看着走在前面的鹤丸。风将他白色的碎发带起,他看上去像极了即将腾飞的白鸟。



——————

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

沉迷摸鱼已经忘记作为文手的操守了

让不想和大家混熟的俱利去采购了:D回来的路上沉迷撸猫而晚了很多x

欢迎评论ww

评论(19)
热度(115)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bbko_0214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逃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