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子

【三日鹤】这样的勇者和魔王是不是搞错了什么2

勇者x魔王【←逆转一下不是很有趣吗!】

我以为是不正经向的,现在好像越来越正经了【蜡烛




月光透过窗子照进走廊带来了些微弱的亮光,柔软的地毯很好地消去了踏在地上的响声,三日月在深夜凭着记忆寻找起城堡的出口。

说实在的,他实在是有些无法理解所谓魔王的脑回路。先是装作侍从那一出,在明知他的身份和目的的情况下却没有对自己展露出明显的敌意或是攻击性,最后甚至不容拒绝地拉着他邀请他暂时住下,名义是让他亲眼看看自己是不是有做坏事。

天知道这位魔王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三日月的直觉告诉他鹤丸国永确实不是恶人,至少关于他的那些流言蜚语应该和他沾不上一点边。但他需要查证,人的判断是会出错的。尤其是在对方是个摸不清底的人的情况下,他不打算贸然相信表象。

 

他才刚走到走廊拐角,就碰上了鹤丸国永。魔王大人穿了一身款式简单的丝绸睡衣,正打着哈欠。

看到三日月有些紧张的神情,他揉了揉眼睛指指走廊的尽头,声音里满是睡意:“在找厕所的话,在那边哦。”

“不是……”

“那是什么啊,这么晚的。”鹤丸似乎是稍稍清醒了些,略有不满地嘟囔着,“饿了?”

三日月咬了咬下唇,微微侧过身希望对方不会因为意识到自己半夜还是全副武装的样子而警觉起来:“我需要回去。”

鹤丸轻轻咦了一声:“这里有什么让你不满的吗?”

“不,你得放我回去。”三日月看着他的眼睛,“总需要有人去解释清楚一切,你打算让外面的那些人继续误解下去吗?”

鹤丸没有说话,他继续道:“人类的恐惧是会无限膨胀的。”

“既然你也知道,那么你认为你说了他们就会信服吗?”鹤丸歪了歪头,直截了当地质疑了他的逻辑。

他说的确实有理,三日月张了张口,思忖着应该怎样说服对方。

鹤丸摆摆手表示他不必说了:“我还没说完吧。我只是邀请你住下,不是在扣留你也没有限制你的行动。你的去留完全由你自己决定,但你至少要让我知道一下吧。”
三日月完全没料到他会是这个反应,皱了皱眉不知该怎么回复。
“而且现在可是半夜,你是准备就这样摸黑出森林吗?”
他随着鹤丸的视线望向窗外,确实几乎是一片漆黑,月光下仅仅隐约能够窥见树冠的轮廓。
“我知道这不明智,但我也无法确定你是否完全可信。”三日月淡淡地说,没有移开视线。
“嗯……这倒也是。”
那双金色的眼睛在黑夜里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三日月在那一片柔和的颜色深处隐约感知到了一簇静静燃烧着的火焰。就如同鹤丸本人给他留下的印象一样,看着像是个温柔无害的人,却无法窥探他心中到底在想着些什么。他的笑容里究竟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大概也不是个定数。
鹤丸冲他笑了笑:“你就安心留这一宿吧,休息好了再走也不迟。”
“是我失礼了,身为客人却不尊重作为主人的你。”三日月斟酌片刻,点头应下。

“没事没事,明天早上起来之后就去昨天的客厅吧。”他见三日月一脸不解,挑起眉头,“怎么,你不吃早饭的吗?”

“不,只是……”

“啊,原来如此。”鹤丸没等他说完话,兀自地笑了出来,“你不会以为魔王是不吃饭的吧?”

三日月倒也没觉得有多尴尬,十分坦率地承认:“倒也不是。我只是不知道你会吃什么罢了,所以下意识地将你会邀请我吃饭的选项排除了。”

“我吃的是正常的人类食物,这点你可以放心。不过我这里的材料有限,做不出什么花样来就是了。”

“不,有能够吃的就足够了。”纵使还没有完全信任对方,谈论着这样的话题,三日月也还是禁不住笑了起来,“我对食物不挑剔。”

鹤丸望着他咧嘴笑了:“哎呀,什么嘛。勇者大人您还是会好好笑的啊。”

他没等三日月再说什么,微微点了头便转身离去,不忘挥挥手:“好了,这些话就不多说了。好好休息吧,你明天还得赶路,晚安。”

“……晚安。”

 

 

第二天三日月宗近比平时醒得晚了些,窗外有些灰蒙蒙的。他入睡时身上的护具都没有取下,只要将武器归位他就随时可以出发。收拾好了一切之后他在推开房门时想起了前一天的约定。就这么直接走也不是不行,但三日月隐隐已经有了预感,他要是不去的话那位不安分的魔王一定又会突然从哪个拐角冒出来和他“偶然”地碰上,所以他决定先去大厅看看。

他踏进房间的时候已经嗅到了淡淡的食物香味,鹤丸正将木碗摆上窗边的桌子。他穿着前一天三日月第一次见到他的那身朴素打扮,听到脚步声后他抬起头来。

“嘿,你真的来了。”他似乎有些意外,但很快地抿嘴笑了起来,金色的眼睛中漾起扩散开来的暖意,“我还以为你绝对会像昨天晚上那样直接离开呢。”

“我接受教训了。”三日月淡淡回应,然后很快地环视了房间,“你……自己做的早饭?”

鹤丸招手让他先坐下:“是啊。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没放毒。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先吃。”

“不必了。”三日月顺着他的动作拉开椅子坐下,桌上是简单的面包和浓汤,“我还以为你至少会有个侍从帮你准备三餐——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

“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鹤丸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恼怒,反而相当愉快,“我就是我自己的侍从啊。”

三日月看着他,有些不知要说什么好。

“吃饭吧吃饭吧!”鹤丸拍了拍手,拿起盘子里的面包率先咬下一口,“虽然都是最基本的东西,但味道应该还不错的。”

三日月依他所说,没有再说些什么,喝起了摆在他面前的那碗蔬菜浓汤。他对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追求,但这顿饭确实相当美味。两人在沉默中结束了这顿早餐,鹤丸起身收拾餐具的时候窗外的阴云散开了,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身上。一身白的他半个身子沐浴在光线中,纤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一小片阴影。三日月望着他,恍惚地想起幼时童话中在森林空地上的明媚阳光里跳着古老舞蹈的精灵。

然而这样的一个人却是得不到众神祝福的魔王。

 

鹤丸注意到他的视线,眯起眼睛笑了,眼中的金色在阳光中化成一片闪闪发亮的星屑:“在这里和什么人一起吃早餐还是第一次啊,是个相当有趣的经历。谢谢你。”

三日月听着木碗被叠在一起发出的响声,有些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活泼的青年每天都坐在这个窗边独自吃饭的样子。

“不,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他有些手足无措,只得低声做出最基本的回应。

“……虽然说我平时还挺经常去附近的那几家人那里蹭饭啦。”没想到鹤丸话锋一转,“大家人都很好哦,虽说因为这边这么偏,怪人也会比较多一些。”

日光又被薄云遮去了些许,落在鹤丸身上的光芒逐渐淡去,三日月看着一脸坏笑的他,不禁觉得自己稍微想得太多了些。

“我得说清楚,我可没强迫他们啊。平时他们需要帮忙的时候我经常做些力所能及的。”大概是看到三日月有些微妙的表情,鹤丸立刻为自己澄清,“没有奴役劳动力,真的。”

“知道了知道了。”三日月挑起眉毛笑笑,表示没有怀疑他。

 

草草地将木碗和盘子统统扔进旁边装着水的桶里,鹤丸伸了个懒腰,然后转向三日月:“走吧,送你到门口。”

“擅自闯进来并待到现在的是我,不必再多占用你的时间了。”三日月下意识礼貌地回绝了。

鹤丸单手叉腰毫不避讳地大笑起来:“喂喂,我会这么说倒也不完全是为了尽主人的本分啊。一直待在这个一成不变的地方太无聊了,所以我给这个城堡设了些小小的魔法机关。这整个建筑里的空间是混乱的,走廊、房间,都会不定时地改变顺序,只有几个房间的位置是固定的。你才在这里呆了不到一天大概还没意识到这点吧,所以我想着要是我不带你一下你没准还得在这里再过一晚上才能出去。”

三日月神色复杂地盯了鹤丸半晌,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你可真是个奇怪的人。”

“因为是‘魔王’啊。”鹤丸笑嘻嘻地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哎呀,其实很多人都这么说,和是不是魔王大概没什么关系。走吧?”

“嗯。”

三日月无言地点头,然后一如他前一天进来时那样,默默地跟在了步履轻巧的鹤丸身后。在他的领导下,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他最初踏入的大厅。鹤丸打了个响指,厚重的门便向里打开,和煦的日光照入很久无人使用的前厅,细小的灰尘在空气中舞动着。

 

 

“谢谢你。”三日月轻声道谢。

鹤丸偏过头去看他,皱起眉头:“怎么,不要表现得像是我在卖你人情一样啊。我可什么都没做。”

“不,我是说——谢谢你能够信任我。”

“是吗。倒是你,好像到现在也还没完全相信我的话啊。”鹤丸没看他,也没准备等他回答自己,只是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也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按理来说我也应该对你持更多的敌意才对……”

三日月站在他身旁望着他的侧脸,甚至感到了一丝愧疚。他摇摇头,告诫自己不应该在这种地方受到感情的干扰。

“很抱歉。我会回去进行调查的。”

“嗯,这样就够了。”鹤丸转头看向他,吹进来的微风带起他额前薄薄的银白色刘海,“你可以随时来玩的,毕竟这里这么大啊。”

 

“再见。”

三日月宗近听到他这么说。他点头,将兜帽拉起,向他道别后迈开步子走向了城堡外明亮的阳光中。




——————


我感觉,这篇的感情线大概会很困难【捂脸

三日月其实目前敌意还是挺高的而且两个人脑回路都没接上这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走向鹤丸之后好像戏份挺少的这这这。。鹤丸家周围的住人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猜猜,虽然猜中了也没奖品啦

欢迎评论!!!

评论(14)
热度(150)
©BB子 |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给16年以前的内容点推荐了谢谢】*
请和我互动(m´・ω・`)m
刀剑乱舞沼底噗噜噜噜——
三日鹤沉迷 过激鹤推【不是
楚留香华山弟子 会吃会皮还会卖艺和讨债的低配吹风机了解一下
杂食无雷 绝赞挖坑中